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的秘書會捉鬼 > 3.第 3 章
    薛燕燕是臨海大學的畢業生,畢業后沒有回老家而是留在了臨海市。原本她學的是廣告設計,按理說應該找個廣告公司更合適,但也不知薛燕燕怎么想的,這兩年一直在韓盛偉的起航科技公司當個最普通的前臺,并沒有跳槽的打算。

    韓盛偉三天沒來上班,積壓了不少文件,他在辦公室里忙碌了一天,連午飯都是讓秘書給送進去的。直到忙到五點鐘,他才從堆積的文件中抬起頭來,喝了口涼掉的咖啡,拿起桌上的車鑰匙準備去幾百米外的晨輝大廈接妹妹回家。

    正在核對本月快遞單的薛燕燕見韓盛偉從公司里面出來,連忙站起來綻放出最燦爛的笑容:“韓總,您要下班嗎?”

    “嗯。”韓盛偉點了下頭,便匆匆忙忙地走了。

    見韓盛偉看都沒多看自己一眼,薛燕燕頓時覺得有些失魂落魄,她隨手拿起桌子上的小鏡子,仔細打量著鏡子里的自己。單眼皮、細長眼,腮上有幾個零星的雀斑,即使涂上有斬男色之稱的YSL12號唇釉,也沒給她的姿容添色多少。

    薛燕燕沮喪地嘆了口氣,心情十分低落,連核對了一半的快遞單也看不下去了,隨手將它們鎖在抽屜里,關上電腦和同事打了聲招呼后垂頭喪氣地走出了辦公大樓。

    雖然知道自己無論是條件還是外形都和韓盛偉相差很遠,但薛燕燕心里依然抱著不切實際的幻想。她在上大學的時候就喜歡上韓盛偉了,可是作為學校風云人物的韓盛偉連她是誰都不知道。即便如此,薛燕燕依然沒有放棄,她覺得只要努力,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總有一天可以變為現實。

    但是從目前來看,也許只能在夢里才能實現這個夢想了。

    薛燕燕騎著藍色的電動車離開了公司大樓,剛過了兩個紅綠燈,就看到一輛眼熟的路虎車停在了路邊,韓盛偉推開車門走了下來,雙手插在褲子口袋里,目不轉睛地看著晨輝大廈的門口。

    看到韓盛偉站在路邊翹首以盼的模樣,薛燕燕咬了下嘴唇推著車子躲在公交牌后面,她有些好奇是什么樣的人值得韓總這樣等待。

    薛燕燕并沒有等太久,很快一個踩著十厘米高跟鞋披著大波浪長發穿著職業套裝的美艷女孩從辦公樓里走了出來。那個女孩看起來非常年輕,皮膚水嫩飽滿,臉上并沒有濃妝艷抹,只簡簡單單涂了個粉底抹了個口紅,即便是這樣也足以讓人覺得驚艷。

    薛燕燕眼巴巴地看著兩人有說有笑地上了車,心里難受的像喝了苦瓜汁一樣。比起剛才那個漂亮的女孩,她平凡的就像是丑小鴨一樣,無論是容貌還是身材都沒有可比性。

    恍恍惚惚地回了出租屋,薛燕燕把挎包往床上一扔,皮包的紐扣在取出鑰匙后沒有扣緊,一個金色的手鏡從里面掉了出來,落到了薛燕燕的枕頭邊上。

    薛燕燕看到了卻沒有心思去收拾,她甚至連衣服也沒換就躺在上了床上,閉著眼睛回想起剛才看到的那一幕,心里十分疲憊。

    自己因為愛慕韓盛偉放棄廣告設計師的職業到起航科技公司做前臺到底值不值得?難道近水樓臺先得月是針對美女而言的嗎?像她這種長相平凡的女孩是不是就沒有機會。

    薛燕燕忍不住趴在枕頭上嚎啕大哭了一場,淚水將枕套浸濕,發絲沾在臉上看起來十分狼狽。

    足足哭了半個小時,直到一滴眼淚都流不出來,薛燕燕才止住了哭泣,此時的她眼睛發酸喉嚨發澀,渾身上下都透著疲憊的氣息。

    很快薛燕燕趴在半濕的枕頭上睡著了。

    “你想變美嗎?”朦朧中,薛燕燕聽見有人問自己。

    “想!”薛燕燕雖然睡的迷迷糊糊的,但卻下意識回答了這個問題。變美是她心底的執念,做夢的時候都要念叨幾回。要不是沒有太多積蓄,她早就去整容了。

    一陣輕笑聲傳來,薛燕燕努力想睜開眼睛,可眼皮就像被膠水黏住一樣怎么也睜不開,意識也離她越來越遠。

    “我可以幫你變美,變的比所有女人都美,你愿意嗎?”那個聲音充滿誘惑地在薛燕燕耳邊響起,直擊她內心深處的渴望。

    “我……愿……意……”薛燕燕連反應都遲鈍了,迷迷糊糊地回答了這個問題后,便沉沉地睡去。

    *****

    韓向柔進入晨輝集團后同應屆畢業生一起參加了為期一個月的新員工培訓后,正式進入了實習期,并被分到了秘書室。

    因為工作需要,秘書室和總裁辦公室在同一層,秘書部主管陳琳是個四十來歲的女人,她只簡單詢問了下韓向柔的情況后就把她領到了一個空著的工位,緊接著塞給她一摞厚厚的英文材料:“這是明天開會需要的資料,將材料翻譯成中文后復印二十五份,今天下班前要完成。”

    韓向柔接過資料來翻看了一下便打開電腦忙里起來,坐在韓向柔旁邊工位的女人仔細打量了她一番,摸起手機打了一串字出去:“新來的秘書看起來不簡單哦,她那身行頭至少六位數。”

    隨著這一句話,微信群里很快熱鬧起來,秘書們七嘴八舌議論起來。

    “光那個包就得十幾萬,今年的限量款。”

    “我去,這是家里有礦啊!”

    “或者是上頭有人?”

    “話說她長的好漂亮,你們說她來是單純為了上班還是別有所圖啊。”

    “估計是奔著顧總來的吧,如今既多金又年輕長的還帥總裁真不多。”

    “不會吧?顧總可是最煩這樣的女人了,看在她長的這么漂亮的份上,我祈禱她不要這么跌份。”

    “感覺我們要有熱鬧看了……”

    韓向柔不知道別人在議論自己,她認真地翻譯著手里的文件,直到忙到中午見秘書室陸續有人站起來準備去二樓食堂吃飯,才合上文件奔著一個看起來十分面善的女孩子去了:“我們一起去吃飯唄?”

    秘書姜萌萌看著韓向柔滿臉期盼地表情,忍不住點了點頭。

    韓向柔一直信奉飯桌上可以培養感情,一路上,她一共約了七八個秘書一起吃飯,自來熟的讓人不忍拒絕。

    晨輝集團的這群秘書們每天接觸的都是公司的主管、高層以及其他公司負責人,長期和這些人來往讓她們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和韓向柔吃了一頓飯她們就發現,這個新來的秘書心思單純人也挺簡單,和她美艷的外表和十厘米御姐范的高跟鞋嚴重不符,人還挺可愛的。

    一群秘書們私下里都松了口氣,來個好相處的同事總比啥都不會干的大小姐強,她們可不愿意干完自己的工作還得幫別人收拾爛攤子。

    韓向柔也很喜歡秘書室的這群前輩,從面相上看,沒有一個壞人,都可以作為朋友交往。交朋友對于韓向柔來說,是僅次于賺兩億元的第二個人生目標。

    她真的不想過招鬼當玩伴的日子了,她要和人交朋友!

    ****

    韓盛偉上午出門談業務,回到公司時已經中午了。公司的玻璃門在指紋驗證后打開,辦公大廳空蕩蕩的,一個人也沒有。

    韓盛偉松了松領帶朝自己的辦公室走去,剛打開辦公室的門,就見一個妖艷的女人坐在沙發上,香肩微露,露出皎好的脖頸。

    這是薛燕燕,可又和以前的薛燕燕不一樣。

    最近一個月,薛燕燕不知為什么突然迷戀上化妝,而且化的越來越好看,宛如變了一個人一樣。同時變化的還有她的身材,原本微胖的體型變的凹凸有致,舉手投足間帶著不經意的魅惑,看起來十分勾人。

    韓盛偉知道薛燕燕對自己有點心思,但是他沒想到薛燕燕居然敢趁著公司沒人鉆到自己辦公室來。

    韓盛偉不禁皺起了眉頭,手放在門把手上沒動:“薛燕燕,你在我辦公室里做什么?”

    “我在等你呀。”薛燕燕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款款地向韓盛偉走來,一伸手將韓盛偉拽進了進來,隨手關上了辦公室的門。

    韓盛偉被薛燕燕壓在辦公室的門上,聞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桃花香味,神情不禁有些恍惚。

    薛燕燕伸出涂著紅指甲的手指輕輕的撫摸著韓盛偉的脖子,紅色的唇瓣呼出淡淡香氣,誘惑的聲音在韓盛偉的耳邊響起:“學長,我一直都好喜歡你,你喜歡我嗎?”

    感覺似乎哪里不太對,韓盛偉努力將自己的意識從這溫柔鄉里掙脫出來,可當他還沒等將拒絕的話說出口,那張美麗飽滿的嘴唇已經挪了過來,輕輕地吻住了他的嘴。

    剎那間韓盛偉將一切都忘了,本能的摟住了薛燕燕的纖纖細腰,吻住那張美麗至極的紅唇。

    忽然嬉笑聲從門外傳來,吃完午飯的同事們陸續從外面回來了,迷迷糊糊的韓盛偉回過神來,一下子將懷里的女人推開了。

    用手背擦了擦嘴唇,嘴里殘留著淡淡的桃花香氣,韓盛偉不知道自己剛才是怎么了,居然能做出和自己的員工在辦公室接吻的事,這是他一直告誡自己絕對不能做的事。

    “怎么了?你不喜歡和我接吻嗎?”薛燕燕將白嫩嫩的手指放在韓盛偉結實的胸膛上,漂亮的臉上露出了委屈的神色:“可是你剛才明明摟人家摟的很緊嘛。”

    韓盛偉的神情閃過一絲尷尬,他輕咳兩聲,將薛燕燕的手撥開:“燕燕,你該出去工作了。”

    似乎知道過猶不及,薛燕燕并沒有糾纏,而是給韓盛偉拋了個媚眼:“那晚上你到我家吃飯好不好?我給你做桃花羹。”

    這聲音宛如有魔力一般,震的韓盛偉心神蕩漾,張開嘴下意識就要說“好”。可話剛嘴邊,韓盛偉突然又清醒過來,察覺到似乎哪里不對,他立馬堅定地搖了搖頭:“不好意思,今晚我有事。”

    薛燕燕眼里閃過一絲不甘,可是聽到外面的聲音越來越熱鬧也只能放棄,抿起嘴角朝韓盛偉微微一笑:“那我們明天再約。”

    薛燕燕扭著腰走到韓盛偉的辦公桌拿起自己之前放在這里簽字的文件,朝韓盛偉輕輕晃了晃,曖昧地說道:“放心,不會有人知道我們在里面做了什么的。”

    韓盛偉一臉尷尬地扭過頭,薛燕燕輕笑一聲,扭著腰輕輕地撞了他一下,拿著文件從辦公室走了出去。

    屋里的桃花香隨著薛燕燕的離去漸漸淡去不少,韓盛偉回到辦公在桌前怎么也冷靜不下來,滿腦子都是剛才那個極具誘惑性的吻,似乎想拽著他的心往下沉淪。

    這不該是自己應該有的狀態。

    韓盛偉使勁地搖了搖頭,他私下里雖然女朋友一直不斷,但在公司里從沒對任何女員工有過曖昧的想法,甚至一直告誡自己絕對不能和公司女員工談戀愛。

    怎么今天會放縱自己和一個女員工接吻了呢?

    “我哥最近的爛桃花有點多。”

    不知為何,韓盛偉鬼使神差地想起韓向柔之前說過的話,好像她還給了自己一張符紙。

    韓盛偉立馬站起來往褲子口袋摸了摸,發現口袋空空才想起來,那天自己換衣服的時候似乎把那符紙放在床頭柜里了。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