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的秘書會捉鬼 > 4.第 4 章
    韓盛偉在辦公室轉了幾圈,再三思量后還是決定先回家再說。他摸起桌上的車鑰匙打開辦公室的門走了出去,繞過辦公大廳只見前臺的位置上空空的,薛燕燕不知道去了哪里。韓盛偉見狀不由地松了口氣,快步地朝公司大門走去。

    雖然自家爺爺和妹妹經常弄些神神道道的符紙,但是韓盛偉一直對這種事嗤之以鼻。只不過是出于對爺爺的尊敬、對妹妹的疼愛,韓盛偉除了偶爾拿天一派只有兩個人的梗逗逗韓向柔以外,并不對他們所推崇的玄學的事過多評價,他壓根就不相信那些玩意。

    可是想到自己莫名其妙就去吻了一個自己完全不喜歡的女孩,韓盛偉覺得自己就和中了邪似的。這時候也顧不得上信還是不信,韓盛偉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先把妹妹給自己的符紙找出來。

    開車到家,韓盛偉換了鞋直接去了三樓的臥室,他打開床頭柜的抽屜,一個疊成三角的符紙端端正正地擺放在里面。

    韓盛偉伸手將那個符紙拿了起來,手指在接觸符紙的一剎那間感覺到一陣灼熱,還不等他將符紙甩開,符紙就在他手里變成了一堆灰燼。韓盛偉身上若隱若現的桃花香氣也在那一剎那煙消云散。

    瞬間,韓盛偉覺得自己的大腦又恢復了清明。

    剛才韓盛偉雖然知道自己遇到的事有些詭異,但仍然魂不守舍的一遍遍回想和薛燕燕的那個吻,甚至有股想沖回去找薛燕燕的沖動。要不是他意志力好,估計這會兒早就在辦公室和薛燕燕又親上了。

    如今符紙將韓盛偉身上殘留的桃花香氣燒的一絲不剩,韓盛偉這才徹底清醒過來,頓時驚的出了一身的冷汗。

    看了眼地上的灰燼,韓盛偉神情十分復雜,要不是親眼所見,他真不相信這些神神道道的事居然是真的。

    看了眼腕上的手表,此時離下班的時間還有三個多小時,但韓盛偉不想回公司去了。他起身去浴室沖了個涼,將薛燕燕摸過的襯衣丟到臟衣籠里,下樓到廚房找了些中午的剩飯隨便熱了下墊了墊肚子。

    劉淑琴午睡醒來,看見的就是兒子沒精打采地歪在沙發里的樣子,不由地有些驚訝:“你怎么這么早就回來了?公司沒事了。”

    韓盛偉揉了揉隱隱發疼的額頭,有些郁悶地嘆了口氣:“公司一堆文件還沒處理呢,不過我今天遇點奇怪的事,我想等我妹回來問問她。”

    劉淑琴聞言不由地笑了一聲:“你不是不信這些事嗎?怎么這會想起求你妹了。”

    韓盛偉想起今天自己像是被控制住心神的樣子,不敢嘴硬,隨手拿起一個抱枕摟在懷里,可憐兮兮地看著劉淑琴:“媽,我和你說,今天要不是我意志力好,你就得多個兒媳婦。”

    劉淑琴一聽瞪大了眼睛:“咋了?你被人家姑娘給強了?”

    韓盛偉惱羞成怒地力證自己的清白:“媽!你在想什么呢?我沒有!”

    劉淑琴砸了砸嘴,看臉上的表情似乎有些遺憾的樣子:“沒強成功呀?”

    韓盛偉心累地趴在沙發上,一句話都不想多說。

    韓向柔到家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韓盛偉要死不活的樣子,她一邊換鞋一邊打量著他的眉心,幸災樂禍地笑道:“哥,你今天遇到什么事了?怎么爛桃花突然開的這么旺。”

    韓盛偉瞬間就從沙發上蹦了起來,幾步竄到韓向柔跟前,一臉震驚地問道:“你看出來了?”

    “看出來了,也聞出來了。你是不是親她了?爛桃花的味道這么濃。”韓向柔嫌棄地皺了皺鼻子,拿手扇了兩下:“你肯定是沒帶我給你的符。”

    韓盛偉訕笑了兩聲:“我這不換衣服忘了帶了嘛。”他生怕韓向柔生氣,連忙補充道:“我一發現不對勁就立馬回來拿你給我的符紙了,不過那符紙我一碰就成灰了。”他低頭聞了聞胳膊,有些不解:“沒聞見什么爛桃花的味道呀。”

    韓向柔沒再多說,準備回房去換衣服,韓盛偉可憐巴巴地跟在后面,不住地哀求:“我的親妹妹,你可得救救你哥。你不知道今天我就像是被迷了心智似的,可嚇人了。我怕到明天她再來勾引我,到時候我就不一定能控制的住自己了。”

    韓向柔不以為意地擺了擺手:“沒事,回頭我給你幾張符能暫時保你平安無事,等到周末我休息的時候再幫你去把這事擺平了。”

    韓盛偉一想到今天才星期一頓時覺得生不如死,拽著韓向柔不肯撒手:“還有五天呢,一想到在公司遇到這種詭異的事我都不想去公司了。”

    韓向柔有些無奈地看著他:“你怎么這么慫呢,又不是什么厲鬼你怕什么?”

    韓盛偉聞言頓時膝蓋一軟,一臉驚恐帝看著韓向柔:“什……什……么?還有可能是鬼?”

    “也不一定是鬼,也有可能是什么精怪。”韓向柔解釋了一句,就見韓盛偉腿軟的更厲害了。

    “她今天還邀請我去她家吃飯。”韓盛偉一副要哭的表情:“你說她是不是想像電影里演的女鬼那樣,想吸光我的陽氣?”

    “你想太多了,我看你只被迷了一點心智,并沒有被吸陽氣。”韓向柔看著韓盛偉確實害怕的厲害,只能將計劃提前:“這樣吧,等吃完晚飯后你給她發個微信,就說特別想她。到時候我陪你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東西作妖。”

    韓盛偉遲疑地看著韓向柔:“咱大晚上去呀?”

    韓向柔無所謂地攤了下手:“周末去也行,反正我是不會請假的,我還要賺兩個億去蓋天一派呢。”

    韓盛偉聽的直牙疼,要指著工資掙兩個億這得干幾輩子呀。

    韓向柔站在樓梯上看著韓盛偉:“你想好了嗎?今晚去還是等周末?”

    韓盛偉一咬牙下了決心:“就今晚去。”

    ****

    吃過晚飯,韓盛偉在韓向柔的示意下,從網上復制了一串肉麻的情話發給了薛燕燕,順便表達了想去看她的想法。也不知薛燕燕對自己的魅力是不是特別有信心,絲毫沒有懷疑地發來了她的住址,順便還發了一段語音。

    韓盛偉顫抖著手點開,只聽見里面傳來一個嫵媚至極的聲音:“學長,人家等你哦。”

    韓盛偉哆嗦了兩下,胳膊上冒出一層雞皮疙瘩,忙不迭地把手機丟在一邊,就像是摸了什么惡心的玩意一樣。

    韓向柔拉住安全帶系上,有些不解地看著韓盛偉:“你至于這么害怕嗎?”

    韓盛偉搓了搓胳膊上:“也不是害怕,就是想起那種身不由己的勁兒覺得有些瘆得慌。今天中午要不是正好趕上員工吃完午飯回公司,我覺得她當時能把我給辦了。”

    韓向柔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哥,你艷福不淺呀!”

    韓盛偉一臉的苦澀:“這樣的艷福還是算了吧,我不敢要。”

    薛燕燕租的房子在臨海市的老城區,離韓家比較遠,韓盛偉足足開了四十分鐘才到薛燕燕家的樓下。

    韓向柔下車后抬頭看了看這棟破舊的老樓,扭頭問韓盛偉:“是402室嗎?”

    韓盛偉掏出手機打開微信看了一眼,心底對韓向柔更加信服了:“是402。”他不由地往韓向柔身邊靠了兩步,輕聲問道:“妹,你是看見鬼了嗎?”

    “沒有,就是那個窗口桃花氣息比較濃。”韓向柔收回了視線,邁腿向樓道里走去:“走吧,我們上去看看情況再說。”

    破舊的老樓只有一樓有個燈泡,二樓以上的燈全都壞了,兩人摸著黑上到四樓,到薛燕燕家門口時,韓盛偉緊張地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韓向柔躲在樓道里的陰暗處,韓盛偉一個人來到門前,深吸了幾口氣,輕輕地叩了三下門。

    咯吱一聲門打開了,薛燕燕穿著輕薄的睡衣站在門口,一伸手將韓盛偉拉了進去。

    “學長……”

    看到薛燕燕的臉,這回韓盛偉是真的腿抖了。

    原以為薛燕燕是靠化妝改變了容貌,所以才看起來越來越美。可今天晚上薛燕燕的臉上干干凈凈的一點妝都沒化,但是五官看起來卻比以前精致漂亮許多。若不是能從眉眼中看出薛燕燕的影子,韓盛偉只怕都不敢認她。

    韓盛偉下意識往后退了一步:“燕燕,你怎么變樣了?”

    薛燕燕輕笑一聲,并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伸手繼續去拉韓盛偉:“進來說嘛。”

    “進去吧。”韓向柔從陰影處走了出來,把韓盛偉推了進去,順手關上了房門。

    薛燕燕看到從外面突然進來了一個人頓時臉色大變,可等看清韓向柔的臉后又變成了嫉恨的表情:“是你?”

    “你認識我?”韓向柔好奇地看著她:“我不記得我見過你。”

    薛燕燕盯著韓向柔看了片刻,忽然又換了一副楚楚可憐的表情,往韓盛偉身上一偎:“盛偉,你怎么帶她來了,你現在愛的不是我嗎?”

    濃濃的桃花香氣在屋里四散開來,薛燕燕伸出一根細長的手指在韓盛偉的脖頸間滑動:“你忘了你今天吻我的事了?”

    韓盛偉聞著薛燕燕身上的香氣,神情變的有些癡迷,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摟住了薛燕燕的腰。

    薛燕燕朝韓向柔露出了一個得意的表情,踮起腳就要當著韓向柔的面去親吻韓盛偉的唇。

    韓向柔雖然非常想看薛燕燕是怎么誘惑韓盛偉的,但她又怕韓盛偉事后找自己算賬,只能遺憾地從懷里掏出了一張符紙往兩人中間一拋。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