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的秘書會捉鬼 > 5.第 5 章
    第五章

    符紙看起來輕飄飄的,可從韓向柔的手出來就像箭一樣飛了出去,在薛燕燕的嘴唇貼上來的瞬間擋在了兩人中間。薛燕燕躲避不及,一口親到符紙上,瞬間被符紙彈飛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墻上。

    符紙化成灰落了下來,韓向柔走了過去在韓盛偉的腦門上輕輕拍了一下,一股清清涼涼的氣息在韓盛偉身上游走了一遍,將韓盛偉從渾渾噩噩中拽了出來。

    想起剛才自己差一點又和薛燕燕親上,韓盛偉的頭發都豎起來了,他哀怨地看了韓向柔一眼,似乎在問她怎么那么慢才出手。

    韓向柔笑的眼睛都彎了起來:“我這不是想看看你意志力到底怎么樣嗎?你這也不大行呀。”

    韓盛偉一肚子苦水沒法說,中午的時候他好歹察覺出有些不對,但是晚上這次他完全被控制住了心神,大腦一片空白。別說接吻了,估計薛燕燕就是讓他脫/光了裸/奔,他也能照做不誤。

    看著一臉蒼白半躺在墻角露出大半酥胸的薛燕燕,韓盛偉不敢逞強,拽了拽韓向柔的胳膊和她小聲商量道:“妹啊,給哥個符紙唄。”

    韓向柔有些無語:“有我在這里你還用符紙?我不比符紙管用多了。”

    韓盛偉可憐巴巴地伸出手:“以防萬一嘛。”

    韓向柔看他嚇的嘴唇都發白了,伸手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符紙遞給了他。韓盛偉拿著符紙頓時覺得自己安全不少,他老老實實搬了個凳子找了個視覺好的墻角坐在那里,一副等著看戲的模樣。

    韓向柔走到薛燕燕面前,伸出手捏住了她的下巴:“你為什么要讓它進到你的身體與你合二為一,你是不是傻?”

    薛燕燕看著韓向柔的臉,眼里滿是嫉妒的神色:“你這種天生就長的漂亮的人怎么知道我們這種平凡女孩的苦楚。”

    她用力地推開韓向柔的手,看著遠遠躲著自己的韓盛偉忍不住流下了一串淚水:“我從大二的時候就暗戀他了,他學習好長的好家世還好,我們學校很多女生都喜歡他。我為了追求他努力進了和他一樣的社團,他參加校內的所有活動我都去給他加油,為了和他偶遇我在圖書館外面一等就是幾個小時,可是他卻從來沒有注意到我,甚至不知道有我這個人!還不是因為我長的不好看嘛!”薛燕燕歇斯底里地吼道:“要是我長了你這么好看的臉,他早就過來問我要電話號碼了!”

    韓盛偉聽的一臉懵逼,大學那么大,一天偶遇的同學不知道有多少,他要是每個人都留意一下,那一天也甭干別的了。

    薛燕燕見韓盛偉絲毫沒有想起來的樣子,不由地有些心灰意冷:“大學畢業以后,我本來可以進一家知名的廣告公司的,可是我不甘心,我還想為自己爭取一下。當我知道他創業自己開了一家公司后,我就過來應征做前臺,我以為只要我們認識了,他就會喜歡我。”

    韓盛偉聽到這終于忍不住插了一句嘴:“薛燕燕,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還不是因為我長的不好看!”薛燕燕氣的眼睛血紅,聲嘶力竭地朝他吼了過去:“你就是嫌我長的丑。”

    韓盛偉沒想到薛燕燕的心里這么扭曲,容貌都成為她心底的執念了。

    看到韓盛偉一副壓根不想反駁的樣子,薛燕燕只當他默認了,頓時更加歇斯底里。她蒼白的臉蛋瞬間變的紅潤嬌艷,身上的桃花香氣也開始逐漸變濃,只是聲音卻依然像剛才一樣十分尖銳狂躁:“那我現在不是變的很美了嗎?你怎么還不過來說愛我?”

    “行了吧你,勾搭誰呢!”韓向柔隨手把剛剛爬起來的薛燕燕按倒在地上,一伸手將一個半透明的影子從她身上扯了下來:“一個沒多少道行的桃花妖,也敢當著我的面作妖。”

    薛燕燕覺得自己的靈魂像是被生生的撕裂開來,痛的她渾身顫抖,最讓她感到恐懼的事,她感覺到臉上一陣陣的發燙。

    “我的臉,我的臉怎么了?”薛燕燕顧不得身上的劇痛,她連滾帶爬地從墻角撲向一邊的柜子,從抽屜里翻出來一個鏡子立馬照了起來。

    之前妖艷的五官、水嫩白皙的皮膚全都不見了,鏡子里出現了一個平凡無奇的臉。薛燕燕的手忍不住顫抖,這張臉她是那么的熟悉,熟悉到她做夢都覺得厭煩,它怎么又回來了?她不是已經變美了嗎?

    還不等薛燕燕哭出聲來,讓她更驚悚的事情發生了,她的臉在恢復成以前的樣子后并沒有停止,而是繼續變化著:臉上的皮膚變的暗黃無比,一塊又一塊的斑看起來讓人心驚肉跳;原本平整的眼角出現了肉眼可見的細紋,蘋果肌慢慢塌陷,法令紋浮了出來,整張臉看起來老了十歲不止。

    “啊啊啊啊啊啊啊!!!”薛燕燕捂著臉大聲尖叫:“我的臉怎么會變成這樣?怎么會變成這樣?”

    韓向柔憐憫地看了她一眼:“你自己不知道嗎?這是你讓桃花妖上身的代價呀!要是你沒你的精氣,她怎么有力量讓你變美去魅惑男人?說實話,你還算幸運,讓她上身的日子不長。要是日子久了,你的靈魂都會被她吸干凈,到時候這個軀體就是她的了。”

    見薛燕燕一副備受打擊、生無可戀的模樣,韓向柔不再搭理她,使勁晃了晃手里裝死的桃花妖,手勁兒大的險些將她給捏碎了:“說吧,你是怎么蠱惑薛燕燕的?”

    桃花妖被韓向柔硬生生地從薛燕燕體內拽出來的時候就知道自己不是她的對手,可她又不愿束手就擒。她四處看了一眼,便將目標瞄向了韓盛偉。

    桃花妖眨了兩下桃花眼,晶瑩剔透的淚珠掛在睫毛上,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看起來楚楚可憐。

    “盛偉,人家是真的喜歡你,你救救我嘛。”嬌滴滴的聲音從她紅潤的嘴唇里吐了出來,甜的讓人骨頭都覺得發酥。

    韓盛偉深吸了一口氣,拿起符紙舔了一口果斷地貼在自己的腦門上。

    桃花妖一口氣沒上來氣的差點厥過去,就沒見過這么不解風情的男人。

    韓向柔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捏著桃花妖的脖子晃了晃,好心地勸她:“你別給我整這些沒用的,你的本體呢?”

    “我沒有本體了。”桃花妖一副不甘心的模樣:“要是我有本體的話我就自己修煉成人型了,還用的著費心費力地融合人身?她長的又不好看。”

    剛緩過來勁兒的薛燕燕聽到這句戳心窩子的話立馬就怒了,她爬起來跑進臥室,拿出一個金色的手鏡丟在地上:“她是從這里鉆出來的。”

    韓向柔彎腰撿起地上的小鏡子,仔細打量了一番,有些驚訝地看著手里的挑花妖:“這不是桃木做的呀,你還真沒本體了。”

    這手鏡雖然不是桃花妖的本體,但也是她容身的地方,依然和她血脈相連。

    桃花妖見薛燕燕把自己容身的鏡子拿了出來,怨恨地瞪了她一眼,終于老老實實說了實話:“我剛剛修成人型的時候本體被人給砍了,幸好知道一個法術,便硬生生的將自己的神魂剝離下來,雖然逃脫了一死,但是受創十分嚴重,連人型都維持不了。當時正好這個手鏡掉在附近,我便寄身在這個小鏡子里。”

    “我本來沒想做壞事。”桃花妖還為自己辯解:“是薛燕燕想變美的執念太深,我這才幫了她。”

    韓向柔呵呵了一聲,看了眼旁邊被吸食了大量精氣而變老的薛燕燕,嘲諷地看著桃花妖:“你就是這么幫她的?”

    “我一開始只想教教她化妝的。”桃花妖的眼神忍不住韓盛偉那里飄:“后來我在鏡子里看到了韓盛偉,覺得他長的不錯身材也挺好,這才想借著薛燕燕的身體來接近他。”

    想起中午的那個吻,桃花妖有些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嘴唇:“只可惜,才親了一回。”

    頓時,韓盛偉臉黑的像鍋底一樣。

    韓向柔聽夠了故事,也不想再和挑花妖多廢話了,直接簡單明了地說道:“不管怎么說你還是害了人,我給你兩個選擇,一是進我的葫蘆里化成靈氣,或者我開鬼門送你去地府接受審判。你如今只剩靈體,四舍五入也算是妖精里的鬼了,早點去地府受罰說不定還有投胎的希望。”

    桃花妖眼睛轉了一圈,可憐兮兮地說道:“那我去地府吧,只是我這輩子就是樹,身上又帶了罪孽,不知道下輩子能投胎成什么。”

    韓向柔松開手把桃花妖放開,從包里掏出一堆符紙,扒拉了半天抽出來一張符。

    韓盛偉看的嘴直抽抽,要不是地點不對,他一定好好教教她什么叫分類。

    桃花妖站在韓向柔身側,見她此時無暇顧及自己,身體一轉化成一股粉煙就往窗外跑。韓盛偉見狀不由地喊了一聲:“她跑了。”

    韓向柔連頭也沒抬,也不知從哪里翻出來一個葫蘆,拔開塞子對準了桃花妖。桃花妖剛從窗戶縫里溜出來,就覺得一股吸氣緊緊地拽著她,她使勁地掙扎,可終究抗不過那股吸力,直接接吸進了葫蘆里。

    韓盛偉見桃花妖被收了,這才敢把臉上的符紙撕下來,小心翼翼地疊好放在口袋里。他走到韓向柔旁邊,十分好奇地看著她手里的葫蘆:“你從哪里掏出這么大的葫蘆的。”

    韓向柔搖了搖手里的葫蘆,葫蘆迅速縮小變成掛墜大小,她隨手把葫蘆往口袋里一揣:“這是我們天一派的鎮派之寶,老祖傳我的,可吸世間萬物。”

    韓盛偉看著那么大的葫蘆眨眼間變的如此小頓時眼睛都瞪大了,聲音也變的無比諂媚:“妹啊,你看我有資格進天一派嗎?”

    韓向柔拍了拍韓盛偉的肩膀,十分歡快地搖了搖頭:“都說了你資質不行,我們天一派收徒的門檻很高的,要不然怎么會只有兩個人。”

    韓盛偉十分懊惱,要知道自己以前就不拿天一派窮的只有兩個人的梗逗韓向柔了,沒想到這么快就被懟了回來。

    桃花妖雖然收起來了,但是和桃花妖寄身之物還在,韓向柔丟過去一張符紙,金色的手鏡立馬燃起了大火,但火焰只圍著手鏡燃燒,并沒有向其他地方蔓延。大概兩分鐘后,火焰熄滅了,手鏡被燒的十分干凈,只留下些許的灰燼,而屋里原本濃郁的桃花香味也隨之煙消云散。

    韓向柔打了個哈欠,朝韓盛偉說道:“行了,這里的事辦完了,咱回家吧,我都困了。”

    韓盛偉連忙去開門,一直呆愣愣看著這一切的薛燕燕見狀猛地撲了過來,抱著韓向柔的大腿就不松手,一臉絕望的模樣:“我怎么辦?我的臉怎么辦?”

    韓盛偉連忙把薛燕燕扯到一邊丟在地上,生怕她弄傷了韓向柔。

    韓向柔低頭看了看薛燕燕的臉,一臉遺憾地搖了搖頭;“你被吸走了精氣自然會變老,我也沒有辦法,不過這種時候我以為你會更關心你的壽命問題。”

    薛燕燕癱在地上忍不住嘶吼:“我都老成這樣了,即使活到七老八十有什么意思?”

    韓向柔搖了搖頭,轉身離開。

    韓盛偉看了薛燕燕一眼,心里有些不忍:“或者你可以去試試整容,也許會有效果。”

    薛燕燕沒有說話,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樣。

    第二天,薛燕燕并沒有來上班,而是給公司的人資部門發了封電子郵件提出了辭職。韓盛偉在人資部送來的辭職報告上簽了字,又遞給他一張簽好字的單子:“薛燕燕畢竟是公司的老員工了,這次又遇到了些意外,給她打一筆補償金吧。”

    破舊的居民樓里,呆坐在椅子發愣的薛燕燕被短信聲吵醒,她有氣無力地摸過手機打開短信,看到兩筆收入入賬。薛燕燕盯著最后那筆補償金看了半天,忽然嚎啕大哭起來。

    韓向柔收完桃花妖就把這事拋到了腦后,早上到了公司很快進入了忙碌的狀態。

    “韓向柔。”秘書部主管陳琳叫了她一聲:“顧總要可美卡公司的資料,你整理好了給他送去。”

    韓向柔應了一聲,從抽屜里拿出一疊裝訂整齊的文件,朝總裁辦公室走去。

    “叩叩叩……”輕輕地敲了三下門,韓向柔在聽到里面喊了一聲“進來”后,推開了辦公室的門。

    “顧總,這是你要的資料。”韓向柔將材料放到顧柏然的桌子上。

    顧柏然拿起文件抬頭看了她一眼,有些詫異地挑了下眉毛:“你是新來的秘書?”

    韓向柔點了點頭:“我叫韓向柔。”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