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的秘書會捉鬼 > 19.第 19 章
    韓向柔走到小女孩身旁,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無奈的嘆了口氣:“看來今天吃不上烤魷魚了。她魂魄離體已經七天了,過了今晚十二點她就徹底回不去了。”

    一聽這話,宋雨也顧不上害怕了,連忙站起來問道:“那怎么辦呀?你能找到她的家嗎?”

    韓向柔拉住了小女孩的手:“沒事,她能帶著我找到。我先送她回家,你們慢慢吃吧。”

    姜萌萌見韓向柔要自己去有點不太放心:“可是這么晚了,你一個人送她回去很難說碰到什么事,我們和你一起去。”

    王樂樂也站了起來:“就是,你一個女孩子大半夜的去別人家太危險了。”

    明天還有上班,韓向柔不想這么多人陪著她,她以前捉鬼的時候一個人跑習慣了,深更半夜的去亂墳崗都是常事,揍起人來更是拳頭符篆全上,壓根就不知道啥叫害怕。

    不過現在沒時間多解釋,為了讓她們放心,韓向柔還是讓姜萌萌和宋雨兩個陪著自己。

    韓向柔帶著小女孩上了自己的車,伸手在她額頭上一點,一絲亮光從她眉心飛出來飄到車窗外。韓向柔跟著亮光一路追去,開了半個來小時,亮光進了一個豪華社區。

    姜萌萌看著小區的安防措施忍不住嘆了口氣:“這個小區住的都是土豪,據說安保非常嚴格,必須經過業主同意才能放我們進去,你覺得她爸爸會信我們的話嗎?”

    韓向柔淡然地說道:“沒事,正好我家也住在這個小區。”

    姜萌萌:“……”

    ****

    安志剛有些煩躁的站在陽臺上抽煙,按理來說現在家里母慈子孝的應該高興,可是他這幾天看他閨女怎么看怎么不順眼。

    安志剛是屬于先富起來的一批人,他年輕時候趕上了政策的好時機走南闖北的忙著撈錢,直到三十多了才被家人催著娶了媳婦。可惜的是媳婦雖然好看但是身子柔弱,生了女兒安曼曼后更是經常生病,強撐到女兒十歲的時候一場肺炎就奪去了她的生命。

    安志剛那時正值壯年,本來也想再娶一個,但一直沒遇到合適的。直到去年他和幾個驢友去旅游,在一個小山村里遇到了一個叫李娟娟的女人,安志剛對她一見鐘情直接領回來結婚了。

    閃婚的結果可想而知,十三歲的安曼曼對這個突然闖入家里的女人十分反感,而李娟娟雖然生長在山村里,但因出眾的長相也頗得家人寵愛,養成要尖逞強的性子。兩人見了第一面就對上了,之后更是經常吵的你死我活。安志剛雖然頭疼,但他又對李娟娟十分著迷,舍不得和她離婚,只能兩邊哄著,覺得日子久了說不定就相處的好了。

    幾天前,李娟娟的父母來看閨女,安曼曼看不上李娟娟父母的樣子,李娟娟父母也不把自己當外人,一進屋就想當長輩,說了沒兩句話就吵了起來。李娟娟父親一生氣把安曼曼推了個跟頭,正好頭磕在桌子角上昏了過去。

    安志剛當時正在書房接電話,等出來的時候李娟娟和父母正圍著安曼曼不知道做什么,一見到他有些驚慌失措。安志剛看到昏倒在地上的女兒當時就怒了,直接把李娟娟的父母趕了出去,抱著女兒去了醫院。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存愧疚,李娟娟沒有去安慰父母反而一反常態的跟到了醫院,還跑前跑后的跟著忙活看著十分殷勤。晚上安志剛回家給女兒取換洗的衣服,回到醫院時發現女兒已經醒了,更讓他驚喜的事女兒居然和李娟娟相處的十分融洽。

    在醫院觀察了一天后,安志剛把女兒接回了家。他發現李娟娟就和變了個人似的,對安曼曼噓寒問暖,晚上起來幾次去女兒房間看看有沒有蓋好被子。而安曼曼也變的非常喜歡李娟娟,整天粘黏著她,一口一個媽叫的特別甜。

    煙燃到了吸嘴的部位,安志剛把煙掐滅轉身看著落地窗里的客廳,安曼曼盤腿坐在沙發上看動畫片,一個手指板著腳丫子另一個手指挽著李娟娟樂的前仰后合,而李娟娟一臉溫柔的看著安曼曼,時不時的給她喂口水或者往她嘴里塞兩個藍莓,一副把安曼曼疼到心坎里的模樣。

    這個畫面是安志剛期待已久的,但是現在看著不知道為什么有些心煩。他不由的又掏出一支煙點上,總覺得有點心慌意亂。

    “哈哈哈……”客廳里傳來曼曼開心的笑聲。可若是按照以前,這個時間曼曼應該是在房間里看她喜歡的書,這孩子從小就不愛看電視,尤其是對動畫片一點好感都沒有,看一眼都覺得浪費時間,只有書籍是她最喜歡的東西。

    難道摔到頭對人影響這么大?感覺整個人都變了。正在安志剛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門鈴忽然響了。安志剛看了正在忙著給曼曼喂藍莓的李娟娟一眼,隨手把煙掐了,決定自己去開門。

    “都這么晚了,誰這么不識趣呀?”李娟娟不滿的抱怨了一句,拿起一張紙巾小心翼翼的給安曼曼擦她嘴角沾上的藍莓汁。

    “可能是老張吧。”安志剛隨口說了一句,這個點能來按門鈴的都是一個小區的,和他關系好的還真不少,所以沒什么奇怪的。

    打開房門,安志剛看到三個漂亮的年輕女人站在門外,頓時有些摸不著頭腦:“你們找誰?”

    “請問這是你們家的孩子嗎?”韓向柔把躲在自己身后的女孩拽了出來:“她找不到家了。”

    安志剛看著這個和自己女兒一模一樣面孔的女孩,頓時覺得五雷轟頂:“曼曼?”他猛地回過頭,聽到客廳里傳來的動畫片的聲音頓時臉色變得很難看:“可是曼曼她明明在家呀!”

    停頓了片刻,安志剛從鞋柜上拿上鑰匙,隨手把房門關上:“方便去那邊聊聊嗎?”

    韓向柔握住了安曼曼冰涼的手拉著她跟在安志剛的后面來到旁邊的亭子里,安志剛習慣性的去摸口袋里的煙,可拿出來想到曼曼不喜歡煙味,又把煙放了回去。

    “她說她是我的女兒嗎?”安志剛看著安曼曼依然覺得有些發懵,在他開門前女兒明明坐在沙發上正在看電視,怎么一開門又出現一個女兒。

    “我確定在家的那個是我的女兒,我女兒腳心有個胎記,我出來前還看見她一邊看電視一邊在撓那個地方。這個孩子確實和我女兒很像,但是……”安志剛看著眼前和女兒一模一樣的臉,倒是想出個主意:“要是她找不到家了,我領養了也行,就當雙胞胎閨女了。”

    韓向柔臉上流露出意外的神情:“你是說你的女兒正在家里看電視?她沒有昏迷?”

    “你這話什么意思?”安志剛不樂意了:“雖然我閨女前幾天撞到頭了,但是你也不能咒她呀!”

    “撞到頭了……”安曼曼迷茫的臉上露出一絲痛楚的表情,她伸出右手摸了摸額頭,委屈巴巴的說了一句:“頭疼。”

    安志剛一聽到這女孩說話的聲音立馬心軟了,和她姑娘說話一個調調,難道當初自己老婆生的是雙胞胎,不小心丟了一個?不能呀,女兒出生的時候自己就在產房外面,沒看見老婆生倆呀。

    韓向柔沉吟了片刻,覺這事比她想象的要復雜。一般生魂離題多半是身體出了意外,魂魄不小心滯留在外面,送回去就行了。但是像這種生魂在外面,**卻被別的魂魄占了的事非常少見。畢竟肉身和魂魄是相互契合的,肉身會排斥其他魂魄的進入,除非……

    韓向柔的看向那棟漂亮的別墅,除非有人用了手段,將另一個人的魂魄塞了進去。

    “向柔這是怎么回事啊?”姜萌萌拽了下韓向柔的胳膊,總感覺事情好像有點復雜。

    韓向柔回過神來,直接和安志剛說道:“其實這孩子不是人,她現在是生魂的狀態。”韓向柔伸手在安曼曼的眉心一點,安志剛看到一個亮光飛了出來,圍著別墅打轉:“她的魂魄可以感應到她身體在的地方,我們跟著她找到了你家。如今算起來她靈魂離體已經七天了,若是今晚十二點之前她回不去,她就徹底變成鬼了。” 韓向柔將安曼曼推到安志剛的面前:“現在離十二點只剩下一個半小時了。”

    安志剛頓時有些慌亂,他活了大半輩子還第一次遇到這么離譜的事,要不是看著眼前的這個女孩真的和自己家曼曼長的一模一樣,他早打電話報警了。

    安志剛的視線不由落到眼前的女孩身上,她的表情依然帶著迷茫,小腿已經變的有些透明,看的安志剛心里一顫。他下意思伸出手想去摸摸她的頭,安曼曼頭一歪,伸出手勾住了安志剛的手指,做了個拉鉤蓋章的手勢。

    安志剛的臉瞬間白了,這是以前他和曼曼最喜歡做的一個手勢,只是從娶了李娟娟進門后,曼曼就再也沒和他這么親近過了。安志剛眼圈一紅,反手握住了安曼曼的手,抬頭看著韓向柔:“請你救救我的女兒。”

    韓向柔點了點頭:“先進去看看情況再說。”

    安志剛拉著安曼曼的手來到別墅門口,掏出鑰匙打開了房門。李娟娟聽到開門的動靜以后不滿的起身說道:“怎么出去那么半天,到底是誰……”

    李娟娟走到玄關處,看著安志剛拉住的人影瞬間呆住了,臉色變的極為難看。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