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的秘書會捉鬼 > 40.第 40 章
    “大夫, 我丈夫沒事吧?”

    “病人的腦部并沒有其他的損傷,只是有些腦震蕩而已。等他醒來以后可能會出現頭暈嘔吐的癥狀, 這些都是腦震蕩的正常反應,不用過于擔心。要是病人反應嘔吐或者頭暈特別嚴重的話及時和護士聯系。”

    “好的, 謝謝大夫!”

    許小軍被說話聲吵醒,他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居然躺在病房里。他看了眼妻子的背影, 撐著胳膊想坐起來, 這才發現手肘的位置居然蹭掉了好大一塊皮, 膝蓋也有些發疼,腦袋更是天旋地轉暈的厲害。最讓他懵逼的事, 他居然發現自己的額頭上有三個大包。

    李亞飛把大夫送出病房回頭發現丈夫從床上坐了起來,她連忙跑過去又是關切又是責備的看著他:“好不容易早下班一天,你不在家好好歇歇出去喝什么酒,要不是有好心人看到你摔倒報了警, 還指不定出什么事呢。”

    許小軍捂著額頭慢慢想起了昨晚的事,老同學來臨海出差, 一起去喝了酒。他是走路回家的, 回家的路上……

    許小軍倏的臉色一變, 瞬間出了一身的冷汗。

    李亞飛剛倒上一杯溫水就看到許小軍害怕到發抖的樣子, 她連忙把水杯放下, 伸手將許小軍抱住:“小軍, 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這就叫護士!”

    許小軍猛的拽住了李亞飛要按呼叫鈴的手, 瞪著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前方, 大口的喘著粗氣:“亞飛, 我昨晚撞見鬼了。”

    “什么?”李亞飛愣了一下,摸了摸他的腦門自言自語的嘟囔道:“也不發燒呀,怎么還出現幻覺了呢?難道是腦震蕩后遺癥?”

    “不是的,亞飛你聽我說。”許小軍把李亞飛拽到自己旁邊,聲音里帶著明顯的顫音:“我暈倒的那個地方,你記不記得前一陣出過什么事?”

    李亞飛不到半分鐘就反應過來了,有些遲疑的問道:“那個地方好像有個女人自拍的時候從樓上掉下來了,你說的是這件事嗎?”

    墜樓的人每年都有,但是因為自拍墜樓的比較少見。當地新聞、朋友圈沒少轉載此事,李亞飛當時被這個新聞刷了好幾天的屏。她還把這個新聞給女兒轉了過去,囑咐她自拍的時候一定要安全第一,千萬不要為了博眼球去做危險的事,所以說李亞飛對這件事算是印象深刻。

    許小軍苦澀的點了點頭,聲音有些沙啞:“我路過那里的時候聽到了一個女人在唱歌,我順著歌聲抬頭向樓上看去,有一個女人坐在欄桿上自拍。很快她失去了平衡從樓上摔了下來,掉在了我的面前。我當時以為又是一起事故還想打電話報警……”許小軍想起當時那一幕渾身抖的像篩子一般:“結果她血呼啦的從我面前爬起來了還朝我笑……”

    李亞飛下意識摟住許小軍的胳膊,驚疑不定的看著他:“你是不是出現幻覺了?”

    “我不知道。”許小軍緊緊的抓著被子:“她長的和新聞里出現的照片一模一樣,我當時很害怕就往外跑,等到路口的時候我回頭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已經消失了,她又開始坐在樓上唱歌。”

    李亞飛緊緊的貼在許小軍身上,這種事雖然很難讓人相信是真的,但是聽起來還是十分嚇人。一時間兩口子都沒有說話,抱在一起瑟瑟發抖。

    不知過了多久,李亞飛冷靜了下來,她摸著許小軍冰涼的手有些心疼的說道:“等明天我去那路口給她燒點紙,讓她別纏著你。”

    “管用嗎?”五十多歲的老男人眼淚汪汪的看著李亞飛,看起來居然有點可憐無助的感覺。

    “肯定管用的,她墜樓是自己不小心,和你又沒有關系,你只是碰巧路過而已。”李亞飛扶著他躺了下來:“這才凌晨兩點,離天亮還早著呢,你先睡一會,其他的事等明天再說。”

    許小軍本來就喝了不少酒,再加上又摔成了腦震蕩,這會兒腦袋暈暈乎乎和漿糊似的。有媳婦在旁邊陪著,外面護士站的燈也亮著,許小軍心里的恐懼退卻了幾分,握著李亞飛的手就睡著了。

    李亞飛折騰了一個晚上也有些困了,她見許小軍睡著了便把他的手放到了被子里,打了個哈欠準備到護士站要一個陪護床。

    護士站有兩名護士在整理病人資料,李亞飛走過去輕聲問道:“請問這里有陪護床嗎?”

    護士抬頭看了她一眼,有些抱歉的說道:“陪護床得到一樓的的服務大廳去租,這會服務大廳應該有人在值班,你下去看看吧。”

    李亞飛道了聲謝,請護士幫她打開住院處的門,坐著電梯下了樓。

    病房里,剛剛睡著的許小軍忽然聽到窗口傳來耳熟的歌聲,他恍恍惚惚睜開眼睛,發現屋里一片漆黑,李亞飛不知道去哪里了。他摸了摸疼痛的額頭,翻了個身剛準備睡覺,忽然看到一個女人坐在窗臺上看著他。

    許小軍瞬間就出了一身的冷汗,他猛的一翻身從床上跳了下來,光著腳就往外跑。就在他離病房門口就差兩米的時候,一個穿著藍色長裙的女人擋住了他的去路。女人也就二十多歲的樣子,相貌姣好,身材也很高挑。

    她笑吟吟的看著許小軍:“你想去哪兒呀?”

    許小軍卻笑不出來,他驚恐的看著這個漂亮的女人,腿腳發軟,一步一步往后退。

    “你為什么要找我?我和你無冤無仇的,你可不可以放過我?”

    “我也不想找你,可是若是沒人替我的話我就不能投胎了。你乖乖的替我好不好?只要從窗口跳下去就不用忍受這種害怕了……去吧……跳下去吧……”

    女人朝他走了過去,輕輕的在他臉上吹了一口氣。淡淡的血腥氣息傳來,許小軍感覺自己的大腦變的似乎有些遲鈍,意識有些恍惚。

    女人輕笑了一聲,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臉:“過來呀。”

    此時的許小軍臉上已經看不到一絲恐懼,他呆愣愣的看著前方,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女人的身影重新出現在窗臺上,她居高臨下的看著許小軍,誘惑的朝他招了招手:“快點爬上來,我們一起來拍照!”

    許小軍僵硬的走到床前搬起李亞飛坐的凳子,一步一步走到窗戶前,踩著凳子抱住窗戶使勁的往上爬。

    病房門突然開了,李亞飛剛要把陪護床推進病房,就看到病房的窗戶大開著,許小軍正在奮力的往上爬。

    “救命啊!快來人呀!”李亞飛一邊大聲尖叫一邊朝窗臺跑了過去,在許小軍就要爬上去瞬間一把抱住了他的腰。

    許小軍掙扎了一下沒有掙脫開李亞飛的懷抱,他猛然轉過頭瞪著她,臉上露出了惡狠狠的表情:“你給我松手!”

    李亞飛心里一驚,手卻抱的更緊了:“你是誰?你不是我老公!你從他的身體里出去!”

    聽到李亞飛喊救命的兩個護士也急匆匆的跑了進來。她們一看病人要跳樓頓時急了,一邊大聲叫著人一邊趕緊過來拉許小軍。隔壁病房的家屬聽到吵鬧聲也都起來了,一聽有跳樓的全都擠了進來,還有人嫌看的不清楚順手給開了燈。

    一抹藍色的身影一晃而過,拽著許小軍胳膊的護士下意識伸出頭看了一眼,卻發現外面什么也沒有。小護士以為自己眼花了也沒在意,趕緊叫了兩個男人把不再掙扎的許小軍給扶了下來。

    許小軍剛從窗臺上下來就恢復了意識,他看著滿滿一屋子人有些迷茫:“怎么這么多人?發生能什么事了?”

    李亞飛“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她一邊錘著許小軍的胳膊一邊痛哭起來:“你可要嚇死我了,你差點就從樓上跳下去了你知不知道?”

    “我?跳樓?”許小軍剛想辯解兩句,腦海里卻忽然閃過自己失去意識前的那一幕,瞬間臉色變的極其難看:“是她!是她來了!我看到她了!就是那個女人!”

    一個護士出去找大夫,另一個護士蹲在旁邊安慰他:“你是不是出現幻覺了?你看到誰來了?”

    “跳樓的女鬼,穿著藍色裙子,她想找我當替身。”許小軍緊緊的抓住護士的手,看起來神志有些錯亂:“你們救救我,我不想給她當替身,我只是從那里路過啊,憑什么找我……”

    “女鬼?”護士想起剛才看到的那抹一閃而過的藍色影子,有些害怕的朝窗口看了一眼。

    后半夜是在鬧哄哄中度過的,許小軍完全不敢睡覺了,縮在被子里恨不得把自己卷成一個球。李亞飛坐在旁邊和他靠在一起,睜著眼睛看著天花板上的吸頂燈。直到五點多鐘天亮了,兩口子才靠在一起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覺。

    早上八點,許小軍的女兒許蓉蓉拎著小米粥和包子來到醫院。按照李亞飛發的微信找到了509病房。

    推來病房的門,就看到狹小的病房里只有一張單人病床,李亞飛半躺在病床上靠著墻壁打著呼,許小軍則把自己都縮進了被子里只剩下一個腦瓜頂。

    許蓉蓉把保溫桶放到一邊的桌子上,輕輕的拍了拍李亞飛:“媽,醒醒,你怎么這樣就睡著了?脖子會疼的!”

    李亞飛驚醒了,她睜開眼睛看到女兒的臉才長長的松了一口氣,有氣無力的打了個招呼:“蓉蓉來了,先坐吧。”

    許蓉蓉看著李亞飛保養得當的臉上有兩個大大的黑眼圈,有些納悶的問道:“昨晚我爸檢查到很晚嗎?你的黑眼圈怎么這么大?”

    李亞飛覺得自己身上一點勁兒都沒有了,一臉發愁的看著天花板:“昨晚你爸撞鬼了,那個鬼想讓他當替身,一直纏著他跳樓。你爸嚇壞了,直到早上才睡著,我也那會兒跟著打了一個盹兒。”

    “啊?”許蓉蓉驚訝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媽,你也摔到腦子了?說什么胡話呢!這世界哪有鬼呀!”

    “是昨晚新接進來的病人嗎?”一群大夫走了進來,走在前面的大夫拿著病例看了一眼,面無表情的說道:“只是普通的腦震蕩,回家靜養幾天就好了,你們給他辦出院手續吧。”

    許蓉蓉有些不安的站了起來:“這就出院呀?不多觀察幾天嗎?”

    大夫快速的抬頭看了眼窗戶:“不用觀察了,在這里反而不利于病人康復。”他把開好的住院通知單遞給許亞飛:“抓緊去辦出院手續,急診有個腦出血的病人要轉過來。”

    許蓉蓉還要說話,李亞飛伸手拉了下她的胳膊,虛弱的說道:“蓉蓉,你去辦出院手續。”

    許蓉蓉狐疑的看了她一眼,接過許小軍的醫保卡和身份證走了出去。大夫們見病人家屬比較合作也松了一口氣,轉身去下一個病房查房。

    李亞飛嘆了口氣,從抽屜里拿出許亞飛的手機,給李亞飛部門的副經理打了個電話,委托他幫忙給許小軍辦理病假手續。

    掛掉手機,李亞飛揉了揉發酸的肩膀,掀開被子推了推許小軍:“小軍,起來了,回家再睡。”

    許小軍暈暈乎乎的坐了起來,好半天才回過神來,臉上又露出了恐懼的神情:“要回家嗎?咱家可是十二樓。”

    李亞飛想起昨晚的事也有些后怕,她連忙說道:“要不我們找個廟去拜拜吧,求個護身符什么的。”

    許小軍慌亂的點了點頭:“我打電話問問老家的張嬸,她以前是跳大神的,應該知道哪里靈驗。”

    許小軍剛摸過手機,電話就響了,他看到屏幕上的名字連忙按了接聽,底氣不足的叫了聲:“顧總。”

    顧柏然的聲音帶著一絲怒火:“許小軍,你很好!昨天下午我怎么和你說的,六點以后不能出門你忘了?”

    許小軍欲哭無淚的捧著手機,要是知道能遇到這種事就是打死他也不敢出門呀。

    顧柏然深吸了兩口氣后聲音聽起來冷靜了幾分:“你在家等著不要出門,一會兒大師去幫你解決這件事。”

    許小軍的腦袋有些沒轉過彎來,下意識問道:“哪個大師呀?”

    顧柏然的怒吼聲從話筒里傳了出來:“說你有大兇之兆的韓大師!”

    “韓大師?”許小軍呆愣愣的重復了一句后猛然的瞪大了眼睛:“韓秘書居然是大師!”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