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的秘書會捉鬼 > 41.第 41 章
    這才剛剛到上班的點, 辦理出院的人不多,不到十分鐘許蓉蓉就辦完了各種手續回到了病房。許小軍已經換好了自己的衣服, 母女兩個拿著東西扶著許小軍離開了醫院。

    從醫院開車回家也就半個來小時的時間,李亞飛把保溫桶里的粥倒了出來, 許小軍勉強的喝了幾口就咽不下去了。昨晚經歷的一切簡直太恐怖了,許小軍覺得自己渾身上下哪哪兒都不舒服。

    李亞飛嘆了口氣:“要不你先回房間躺會兒?”

    許小軍有氣無力的擺了擺手, 顫顫巍巍的坐在了沙發上, 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昨天上班的時候韓秘書, 不對,是韓大師就提醒過我, 可是我不但沒有相信還把她告到了總裁那里。現在想起來我就是腦子笨,顧總原本是堅定的唯物主義者,可他現在對韓大師的話絲毫沒有一點懷疑,這說明他是知道韓大師的本事的, 我怎么就沒想到呢?”

    “那是因為您壓根就不相信鬼神一說,其實這種事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帶著敬畏的心去看這些事肯定錯不了。”許蓉蓉雖然年輕, 但是她平時就喜歡在網上看這種東西, 所以接受程度倒比許小軍要高一些, 說起來也頭頭是道。她把熱好的牛奶遞給許小軍, 認真的囑咐他:“一會兒大師來了, 爸可要和人家道歉。有本事的人難免會倨傲一些, 您要是態度不好, 人家才不會救你呢。”

    “我知道。”許小軍端著牛奶不住地點頭, 可是情緒多少還是有些崩潰:“不是說世界上根本就沒有鬼嗎?為什么我走個夜路都能碰見鬼呀!”

    許蓉蓉默默的看著他:“現在還說建國后不能成精呢。”

    許小軍眼圈都紅了,看起來十分無助:“新聞聯播上明明告訴我們要樹立正確的科學價值觀,要用科學的世界觀和方法論來看待事物。要是我知道世界上居然有這種不科學的事,打死我都不會晚上出門的!”

    看著嚎啕大哭的許小軍,許蓉蓉尷尬的不知道怎么安慰情緒崩潰的老爸。還好沒等許小軍哭太久,門鈴就響了。李亞飛連忙拽了兩張紙巾遞給許小軍:“快擦擦,大師來了。”

    許蓉蓉打開大門,一個穿著細長高跟鞋搭配著合體的職業套裝留著大波浪長發的女孩站在門外十分客氣的問道:“請問這里是許小軍先生的家嗎?”

    許蓉蓉見那個女孩和自己的年齡差不多大,有些遲疑的問道:“你是?”

    韓向柔淡淡的說道:“我是許經理的同事,秘書室的韓向柔,顧總讓我過來看看許經理。”

    許蓉蓉猛然睜大了眼睛:“您就是韓大師,快請進來。”

    客廳里,許小軍在李亞飛的攙扶下站了起來,他看到韓向柔后羞愧的不知說什么才好,支支吾吾的叫了聲韓大師,尷尬的連頭都不好意思抬。

    韓向柔打量了許小軍一眼,昨天雖然他一臉的倒霉相,但起碼看起來倒是挺精神的。可今天一瞧,兩鬢白了一大片,臉上滿是皺紋、眼袋下垂的比眼睛還大,看起來老了十幾歲。

    韓向柔搖了搖頭:“不過是個還不成氣候的新鬼,怎么就把你嚇成了這樣?”

    許小軍一聽這話腿都軟了:“就這還不成氣候呢?她都要帶著我跳樓了。”

    李亞飛給韓向柔倒了杯茶,小心翼翼的問道:“大師,你看我們家老許這事怎么辦呀?他只不過是路過那里,那個女鬼怎么就非得讓他當替身呢。”

    韓向柔沉吟了一下說道:“許經理最近面色暗淡,正在走背運,所以比正常人更容易遇到陰物。至于找替身……”韓向柔搖了搖頭:“雖然民間有很多關于水鬼或者跳樓而死的人必須找替身才能投胎的說法,但正常來說不管是怎么死的,都有鬼差來接引。除非她跳樓的地方有什么問題,讓鬼差感應不到她。”

    李亞飛干巴巴的問道:“那怎么辦呢?”

    韓向柔見許小軍一副神思不屬的樣子,拿出一張安神符來。符紙無火自燃,韓向柔將燃燒的符紙放進桌子上的牛奶杯里,朝許小軍點頭示意了一下:“把牛奶喝光。”

    許小軍看著白白的牛奶上一層灰色的灰燼頓時有些不知所措,李亞飛連忙端起牛奶杯遞給許小軍,伸手掐了他胳膊一下:“趕緊喝下去,大師的符肯定很靈驗。”

    牛奶已經不熱了,加上符灰后味道更是一言難盡。不過好在許小軍還記得自己不聽話的后果,也不敢有什么異議,把牛奶一氣都給喝光了。

    涼牛奶下肚卻從腹中升起了一股熱流,許小軍頓時覺得身上輕快了不少,一直抖個不停的手也安靜了下來,原本緊張害怕的情緒也消散了不少。

    韓向柔看了下手表說道:“你去床上睡一覺吧,我晚上再過來。”

    李亞飛見韓向柔要走,連忙和許蓉蓉一起把人送到門口,小聲的問道:“大師,麻煩您跑這一趟要怎么收費呀?”

    除了在海神島以外,韓向柔一直沒有對客戶報過價。不過她之前的那幾位客戶都是土豪,出手就沒有低于百萬的。當然他們也是為了和韓向柔打好關系所以出手才格外大方,做生意的難免會遇到各種陰私手段,能和這種大師交好,花多少錢都值得的。

    但許小軍和他們的情況不太一樣,雖然許小軍作為部門主管工資不菲,但是和一出手就是上百萬的土豪們還是有著不少的差距的。韓向柔琢磨了下決定回去問問秦墨這種生意的市場價是多少,然后在秦墨的基礎上翻個倍。畢竟自己用的可是極品符篆,不是那些初級符篆可以比擬的。

    “先不著急,等把這事料理干凈了再說。”看到電梯來了,韓向柔不再多說,直接進了電梯。從許家出來,韓向柔并沒有急著回公司,而是按照新聞上的地址來到了自拍女孩墜樓的地方——東唐華府。

    東唐華府并不是正兒八經的小區,只有三棟沿街的高樓。高樓后面是一條不算寬小巷子,巷子的另一邊是高墻。曾經很多行人為了抄近路都走這條巷子,可自打出了墜樓的事后,這里的行人明顯少了許多。

    這條巷子常年不見陽光,韓向柔從巷子口一進來就覺得這里比別的地方陰氣更重一些。等走到墜樓的地方后,更是明顯的能聞到血腥的味道。韓向柔看著用石灰蓋住的水泥路面,默念生風咒。一陣風憑空出現,將地上的石灰吹到了小路的旁邊,露出了一攤黑紅色的血。女孩墜樓已經十天了,可這血跡卻一點干涸的跡象都沒有。

    韓向柔燃了一張符紙扔在血泊里,符紙在接觸到血液的一瞬間燃燒起來,發出噼里啪啦的響聲,很快就將污血燒的干干凈凈,連周圍的陰氣都少了許多。

    處理完污物,韓向柔抬起頭往樓上看去。這棟樓有一半的陽臺是沒有封閉的,欄桿目測也就一米二左右,個子高一些的人或是踩到高處極易發生墜樓事故。墜樓的女孩家里住在十一層,韓向柔很快就將目光落到了一戶人家的陽臺上,陽臺上有一個晾衣桿,上面掛著幾件衣服,看起來雖然平平無奇,但是那處的陰氣幾乎是別的人家的十倍還要多。

    韓向柔圍著巷子轉了兩圈,并沒有發現有陣法的痕跡,也沒有看到什么地縛靈。不過現在是上午陽氣正足的時候,很多東西看不到也是正常的,韓向柔準備等晚上抓了那個女鬼后,再來這里看看究竟。

    下班后,韓向柔直接在公司的食堂吃的晚飯,在休息室睡到十點后這才開車往許小軍家駛去。

    許小軍喝了安神符后一覺睡到下午四點多才醒,臉上的眼袋消下去大半,精神頭看起來也足了。只是想到馬上就要晚上了,許小軍家的三口人都沒有心思做飯。晚上許蓉蓉點了個外賣,一家人食不知味的吃完了晚飯就坐在客廳里等著,沒有一個人說話。夜色越來越黑了,李亞飛有些不安的挪動了下位置,小心翼翼的看著許小軍:“要不要給韓大師打個電話問問到哪里了?”

    許小軍搖了搖頭:“再等等吧。”

    許蓉蓉平時雖然喜歡看些靈異文章和鬼片,但是這事落到自己家人頭上就沒那么好玩了。她看起來比許小軍還緊張,圍著屋里轉了幾圈后覺得心煩意亂的,干脆從冰箱里拿出來一大盒冰激凌,美其名曰吃點涼的冷靜冷靜。

    在許蓉蓉吃完了一大碗冰激凌后,門鈴終于響了,李亞飛剛要去開門,許蓉蓉猛的抓住了她的手,深吸了兩口氣說道:“媽,我去開。”她走到門口兩只手握在一起,做足了心里建設后才小心翼翼的從貓眼里朝外面看去,發現站在門外的是韓向柔后頓時松了一口氣,她真怕從貓眼里看到什么奇怪的東西。

    韓向柔和許小軍兩口子打了個招呼后直接說道:“許經理回房間去睡覺,我守著你。你們母女兩人在客廳也行,在別的房間也行,記得別開燈。”

    李亞飛和許蓉蓉對視了一眼結結巴巴的說道:“要不我們還是在客廳吧,那女鬼之前也沒來過,萬一走錯屋呢?”

    韓向柔無所謂的點了點頭,許小軍穿著家居服躺在床上,韓向柔把燈關上后往自己身上貼了個斂息符坐在了一邊的椅子上。安神符的效力還沒有過去,許小軍躺在上床沒一會就睡著了。韓向柔盤腿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大概過了兩個小時左右,韓向柔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看著窗戶的位置。

    窗戶不知道什么時候開了,吹得窗簾呼呼作響。窗簾朝兩邊滑去,一個女人從窗口爬了上來。似乎吸取了昨天的教訓,這次她沒有坐在窗臺上唱歌,進來以后直接朝床上的許小軍飄了過去。一陣風吹過,窗戶砰的一聲關上了,許小軍被聲音驚醒,睜開眼睛正好和女鬼四目相對。

    “啊,鬼啊!”許小軍一翻身從床上滾了下來,趴在床邊瑟瑟發抖:“韓……韓大師……救命……”

    韓向柔把身上的斂息符撕了下來,女鬼似乎發現事情不對,調頭就往外跑。可那窗戶早就讓韓向柔做了手腳,女鬼一頭撞在窗戶上摔了下來趴在了地上。韓向柔走了過去,把摔了一臉血的女鬼提了起來:“就是你要找替身?”

    女鬼發現自己在韓向柔的手里一點力氣也使不出來,連原本身上的陰氣也被吸走,頓時有些慌亂的掙扎起來。韓向柔掐住女鬼的脖子半拖到門口打開了房間的燈,坐在地上的許小軍眼睜睜的看著韓向柔拽著一個渾身是血的女子走了出去,嚇的不知道坐在地上冷靜一會還是跟著出去,畢竟他老婆孩子還在外面呢。

    客廳的燈亮了,女鬼的身影在燈光的照射下淡了許多。可即便是這樣,許蓉蓉和李亞飛兩人依然尖叫著跑到客廳的角落里,離女鬼遠遠的。

    韓向柔坐在沙發上,把女鬼丟到旁邊,冷聲問道:“你為什么要找替身?”

    女鬼捂著臉痛哭起來:“我也不想這樣,可是找不到替身我就投不了胎。”

    韓向柔有些奇怪的看著她:“是誰告訴你的?”

    女鬼抹了把臉上的血,老老實實的說道:“沒有人告訴我,但當我變成鬼的那一刻我就知道,除非找到替身,否則我只能成為孤魂野鬼,果然我在原地等了好幾天也沒有鬼差來領我。后來我想了個主意,跑去醫院的重癥監護室里去等鬼差,可是鬼差從我旁邊過去連看都沒看我一眼,就像我不存在一樣。”女鬼委屈的擦了下眼淚:“我也不想害他的,但是我實在是沒辦法了。”

    “這就奇怪了。”韓向柔捏起女鬼的臉上下打量了一番,喃喃自語道:“你看起來也沒什么特別的呀。”

    女鬼被韓向柔捏住下巴后嚇的一動也不敢動,直到韓向柔松了手以后才戰戰兢兢的小聲說道:“其實也不只是我,我們那邊有個老奶奶生病死了也投不了胎。”

    韓向柔挑起了眉頭:“這倒是有趣了。”她站了起來看了眼癱坐在地上的女鬼:“走吧,我們去你家那里看看。”

    女鬼連忙爬起來,順著窗戶就要往下跳,韓向柔一把抓住了她的衣服把她拎了回來:“跳上癮了是吧?走門!”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