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的秘書會捉鬼 > 43.第 43 章(捉蟲)
    張昭煜目光呆滯的坐在床上, 腦子半天沒轉回來。雖然靈異事件調查局根據工作需要經常晚上出警,但是這種靈異事件通常一個月也碰不上一回。張昭煜一直認為自己的工作是十分輕松的, 完全可以干到退休,順便還能養個老什么的。直到認識的韓向柔, 張昭煜就對自己的工作產生了顛覆性的認識,臨海市怎么有這么多的靈異事件呀!還讓不讓人活了!

    回過神來以后, 張昭煜連滾帶爬的從床上跳下來, 一邊抓著褲子往上套一邊摸起手機給李大東打了個電話。

    李大東躺被窩里睡的正香的時候就被電話吵醒了, 他瞇著眼看了眼屏幕上名字,迷迷糊糊按了接健:“喂, 老大,都這么晚了你不睡覺嗎?”

    聽到電話里睡意朦朧的聲音,張昭煜的聲音中帶幾分幽怨:“我倒是想睡覺啊,這不被電話吵起來了嘛!”

    李大東被張昭煜的語調嚇的打了一個哆嗦, 瞬間就精神了,臉上露出驚恐的表情:“老大, 這個點打電話不會要去干活吧?”

    張昭煜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韓向柔發現有人飼養厲鬼, 她一不小心就把人家鬼窩給端了, 讓咱去善后。”

    手機那頭頓時沉默了, 半晌后李大東結結巴巴的笑道:“韓道友還真是天賦秉異, 啥事都能遇上啊。”

    張昭煜把外套拿過來放到臂彎里, 一邊換鞋一邊說道:“行了, 別廢話了, 叫上兩個人到明瑞路東唐華府九陰巷, 韓道友在那等著呢。”

    *****

    韓向柔打完帶電話后把老頭藏身的地方賺了一圈,九個飼養厲鬼的門里還留有幾個殘魂,看起來嚇的神志不清了,除此之外到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韓向柔從地道里出來,發現那群孤魂野鬼在洞口旁邊圍了一圈又一圈。韓向柔沒直接送他們走,打算等張昭煜來了再說,畢竟開鬼門也需要符篆的。

    韓向柔想起白小錦說起的這附近還有一些魂魄也投不了胎,剛想抬頭叫她下來問問,就看到白小錦坐在陽臺上仰著身子舉著自拍桿在尋找合適的角度。她似乎發現了韓向柔在抬頭看她,興奮的轉身過來招手:“大師,我們來拍個合影!”

    韓向柔翻了個白眼。

    兩秒鐘后一個藍色的聲影從樓上掉了下來摔在了韓向柔腳邊,砸扁了一堆鬼魂。韓向柔面無表情的從白小錦身上邁了過去,覺得這事還是去找別的鬼問問比較好,就白小錦這腦子估計早就摔的不好使了。

    半個小時后,三輛車相繼停到了巷子旁邊,李大東從車上下來往巷子里看了一眼,頓時震驚了:“好濃的陰氣,以前我們怎么沒發現這個地方?”

    張昭煜回頭看了他一眼:“那是因為你以前不認識韓向柔,要不然早就發現了。”

    李大東訕笑了兩聲,跟在張昭煜后面穿過了結界進入了巷子。走了大概一百多米,張昭煜看到了幾十個鬼魂、坍塌了一半的圍墻以及地上的一個大洞……

    張昭煜有些頭疼的捂住了腦門:“大東,修這墻和這路大概得花多少錢呀?”李大東在旁邊估算了下費用,干巴巴的安慰張昭煜:“處長,您看這一瞧就是大案子,上面肯定會發獎勵。再說了,咱這兩個月辦的大案子都趕上過去一年的數量了,等到年底咱局指定能評上先進單位,錢這種東西不用發愁,總會有的。”

    張昭煜深吸了口氣,招呼著手下下了地洞:“先甭管先進的事了,我們先進去看看韓道友這次發現了什么。”

    幾人順著臺階走下去來到走廊盡頭的地下室里。如今這里已經一片狼藉了,地上的土丘塌了一半,天花板上有個大洞。韓向柔坐在一堆廢墟中間的高臺上正在打瞌睡呢。

    張昭煜一抬腿坐在了韓向柔旁邊,用肩膀撞了她一下:“哎,做啥夢呢?”

    韓向柔猛的一抬頭,這才發現自己旁邊站了一圈人。打了個哈欠,韓向柔把攥在手里的黑石頭遞給了張昭煜:“你看看這是什么玩意?”

    張昭煜接了過來,原本漫不經心的神情立馬變的凝重起來:“這東西你從哪兒拿到的?”

    韓向柔揉了揉眼睛說道:“就是從養厲鬼的那個老頭手里搶的……”韓向柔將事情的經過講述了一遍,然后說道:“這塊石頭不知道是什么東西,被這里面陰氣標記過的魂魄都無法入地府報道,即使到鬼差面前也會被無視。而且我問了外面的鬼魂,他們都是死在這附近的,說變成鬼以后潛意識里有個聲音告訴他們,找到了替身鬼就可以到石碑下面的鬼門關投胎。”

    李大東四下看了一眼,一臉慘不忍睹的表情:“鬼門關?這就里嗎?這也太簡陋了!”

    韓向柔義憤填膺的點了點頭:“就是,可太敷衍鬼了!”

    李大東笑了一聲:“主要是那些鬼沒見過世面,就一個石碑就當鬼門關了?好歹整個城門啥的!”

    “這附近房價也挺貴的,我估計那老頭挺窮,你沒看都住地下室了嗎?”韓向柔撓了撓下巴,轉頭問張昭煜:“這個到底是什么東西啊?這么小居然藏了這么多陰氣,不是陽間之物吧?”

    張昭煜緩緩的點了點頭:“我有個猜測,但是不一定對。”

    韓向柔好奇的問道:“是什么?”

    “我覺得可能是陰間某一種令牌或者官印的碎片。”張昭煜臉上帶著幾分不解:“可若真是這種東西怎么會流到人間來?”

    韓向柔聽著覺得十分復雜,她打了個哈欠,指了指外面的那群鬼魂:“是你們先帶回去調查一下還是我幫你們開鬼門?趕緊辦完了事我還要回家睡覺呢!”

    張昭煜從口袋里拿出了個收魂瓶出來:“這件事事關重大,我們先把鬼帶回去好好問問詳情,等調查結束后再麻煩韓道友幫開鬼門。”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發:“實不相瞞,你幫著開鬼門省了我們不少事呢,以前我們要么請高僧給他們超度,要么得做法請鬼差,哪個都夠麻煩的。”

    李東帶人留下來處理現場,張昭煜和韓向柔又回到了巷子里。張昭煜把游蕩在附近的鬼魂都召集過來,挨個點了數一共五十六個鬼魂。韓向柔沒從這些鬼里看到熟悉的身影,隨手揪過來一個鬼問道:“白小錦呢?”

    倒霉鬼一臉茫然:“誰?”

    韓向柔朝樓上指了一下:“就是那個自拍從樓上掉下來的那個!”

    倒霉鬼立馬就知道是誰了:“她呀,她剛才突然被強行召回去了,說是家人要給她結陰親。”

    “什么玩意?”韓向柔瞪大了眼睛:“現在還有信這個的?”

    韓向柔松開了倒霉鬼,臉上露出了幾分猶豫的神色。張昭煜把鬼魂都裝到收魂瓶里,好笑的看著韓向柔:“怎么一臉為難的樣子?”

    韓向柔糾結的抓了抓自己的頭發:“我剛才答應送白小錦去投胎,結果她又回家相親去了……”

    “這又不是什么大事。”張昭煜不以為然的說道:“你不放心就上去看看唄。”

    韓向柔重重的嘆了口氣:“我就怕我上去以后就發現大事了。”

    張昭煜聞言臉上的笑容僵住了,他認真思索了片刻,不得不承認韓向柔說的是事實:“要不我陪你一起上去看看?”

    “就這么貿然去嗎?”韓向柔還是第一次經歷這樣的事:“會不會被人攆出來。”

    張昭煜掏出自己的證件晃了晃:“沒事,這種事我們部門也可以管。走吧,一起去看看。”

    白小錦家住的樓有七八年的樣子了,單元門的門鎖似乎壞了很久了,單元門虛掩著。兩人坐電梯上了樓后都不用辨別方向,直接朝著中間一戶走了過去。韓向柔把手指放在門鈴上,猶豫了片刻問道:“這才凌晨兩點多,你確定我們不會被打?”

    張昭煜眼里閃過一絲笑意:“沒事,我們是正常辦案。”

    “叮咚!叮咚!”門鈴的聲音在寂靜的夜里格外明顯,屋里正在做法事的神婆嚇了一跳,她看著被自己推到的蠟燭,眼神陰森的瞪著白母:“你把這事告訴別人了?”

    “我沒有啊?”白母也有些慌亂,有些不知所措的樣子。神婆似乎怕門鈴聲驚擾了亡魂,不甘不愿地說了聲:“你去看看是誰,無關緊要的人趕緊打發走,不能影響孩子的大事。”

    白母應了一聲連忙站起來朝門口跑去,她輕輕的打開門,只見外面站著一對年輕的男女。白母臉色瞬間變得極為難看,她兇狠狠的瞪了一眼壓低聲音說道:“你們找錯了。”

    眼看著門就要關上了,張昭煜抬腿邁了進來擠開了大門,把手里的證件往白母面前一亮:“警察,我們接到報警說你們家里有人在違法相親。”

    白母臉上閃過一絲心虛的神色,聲歷內茬的說道:“誰家大晚上相親啊?這種舉報你們也信?誰這么缺德瞎他.媽.的舉報!”

    張昭煜一臉淡然的說道:“樓下的一群鬼魂啊,說剛才白小錦的魂魄被叫回去了,家里人要給她結陰親。”

    白母的樣子就像一只被掐住脖子的母雞一樣,驚恐的瞪大了眼睛,張著大嘴巴一個字都說不出來。韓向柔看了眼她模樣,心里存了幾分懷疑:“當然我們不干涉愛情自由,若是白小錦是自愿的我們也不會多事。只是她的魂魄之前被人惡意標記只能在陽間游蕩,我們得把這件事給解決了才行。”

    白母的嘴唇動了動,似乎不太想讓他們進來的樣子。張昭煜神色淡然的看了她一眼:“我們就在這聊嗎?你不怕把鄰居們給吵醒了?”

    白母臉色變了又變,這才不甘不愿的讓開位置,韓向柔進來以后直奔右手邊第二個房間而去。白母關上門剛一轉身,就看到韓向柔已經伸手打開了房門,她立馬沖了過來。

    房間里沒有開燈,只點了九支白色的蠟燭。房間里最里面擺著一張供桌,上面擺著些貢品。供桌的前面是一張長桌,桌子的一頭擺著兩張遺照,白小錦被綁在遺照后面的椅子上。

    見有人闖進來,神婆的臉色鐵黑的喝道:“出去!”

    韓向柔翻了個白眼:“本事沒多少,事事這么多。”

    神婆似乎沒想到有人敢這么嗆自己,立馬站起來就要把韓向柔推出去。韓向柔抓住她的手腕往后一擰直接扣在了她的背上,神婆痛的眼淚都出來了,嗷嗷嗷的叫個不停。白父和另外一對夫妻也站了起來,看到這一幕臉色都不太好。

    白母腿腳慢不過晚進來了半分鐘就發現屋里亂套了,她想伸手把韓向柔拽開,可想起他們的警察身份后又有點慫了,只嘴里嚷嚷著:“你們怎么隨便就進人家屋里來了?”

    韓向柔回頭看了她一眼,臉色有點冷:“若是我們不進來的話怎么能知道你們把白小錦給捆了起來了,結陰親還要強迫的嗎?”

    話音一落,屋里安靜下來,就連叫個不停的神婆都停止了掙扎,一臉驚恐的看著韓向柔。白母快步走了上來,一把抓住韓向柔的胳膊,情緒激動的問道:“什么叫把小錦捆起來了?你說的是什么意思?難道小錦真的在這里嗎?”

    韓向柔表情奇怪的看著她:“她要是不在這你給她相什么親?”

    白母嘴唇哆嗦了兩下卻說不出話來,白父走過來扶住了張母的肩膀,有些懷疑的看著韓向柔:“你們是什么人?”

    壓根不是警察的韓向柔心虛的避過這個問題,把神婆扔到一邊走到了桌子的前端。手往白小錦身上一拂,捆住她的繩子立馬消失不見了,白小錦從位置上跳起來,拽住旁邊男人的魂魄上去就是一巴掌。

    “行了行了別打了。”韓向柔把白小錦按了回去:“我來是想和你說一聲,下面的事我們都處理完了,鬼魂也都帶走了,等錄完口供就一起送他們去投胎。你之前不是說有個老奶奶也沒法投胎嗎?把這樣的鬼魂都叫出來,和這位張處長一起走。”

    白小錦有些憤憤不平的指著神婆說:“那她呢?她施法把我捆起來,想將這孫子身上的罪孽李代桃僵放我身上讓我替他到地府定罪,你們管不管?”

    韓向柔震驚了:“哎呦,還有這種神操作呢?這神婆本事可以啊!我可是第一回聽說!”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