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的秘書會捉鬼 > 55.第 55 章
    韓盛偉話音剛落, 韓向柔就看到窗外的天空立馬陰了下來, 一朵雷云憑空出現隱隱約約冒著電火花。韓向柔趕緊跳起來把韓盛偉的腦袋給按了下來,撕心裂肺的喊道:“祖師爺您冷靜啊,把別墅劈壞了會漏雨的!”

    祠堂修補好沒幾個月, 剛剛過上下雨天不用打傘的美好生活的祖師爺在猶豫片刻后不甘不愿的讓雷云離的遠了一些,但細看似乎藏在另一朵云彩的后面,并沒有消散。韓盛偉見狀汗都嚇出來了, 戰戰兢兢的問道:“我也不是故意整出燒火棍的,祖師爺怎么就過不去這個坎了呢?”

    “祖師爺是最講究完美的人, 例如他建門派的時候各色材質要最好的不能有瑕疵的;服飾要高貴飄逸不能落了俗套的;入門弟子必須要天賦最好的長相還得俊俏的……”說到這韓向柔瞅了韓盛偉一眼補充道:“當然你是例外, 祖師爺純粹是看在你干活認真, 外加咱現在門派沒人的份上破例讓你入門了。”

    韓盛偉捂著胸口,這刀插的可真準呀。

    韓向柔絲毫沒有察覺韓盛偉被自己打擊了, 繼續說道:“祖師爺一輩子無論做什么事都要求完美,達不到他就生氣。”韓向柔想起韓盛偉燒火棍的模樣,同情的看著他:“你的法器實在是不符合祖師爺的審美, 關鍵是那玩意還是在祖師爺的幫助下鍛造出來的, 簡直可以稱為祖師爺人生中的污點。”

    韓盛偉垂頭喪氣的回屋取了燒火棍出來:“我明白了, 祖師爺剛才是真想劈我一頓。我身為作為內門弟子, 不能老讓祖師爺因我生氣……”韓盛偉站在樓梯口諂媚的朝樓上拜了三拜:“祖師爺, 昨天晚上為您做雕像的玉石已經運到了。我今天就帶您老人家去看看,若是祖師爺沒意見, 明天就能把約好的師父叫過來雕刻, 很快世人就能見到您老人家的英姿了。”話音剛落, 外面的雷云立馬隨風消散了。

    韓向柔看的目瞪口呆,韓盛偉天賦一般,拍馬屁的功夫一流啊,擱過去絕對能當總管大太監。

    哄好了祖師爺,韓盛偉拎著棍子跟在韓老頭的后面到了湖邊。此時已經有不少人過來鍛煉了,一看到韓老頭都和他打招呼。祖孫三人分別選了一個自己中意的位置,韓老頭劍法凌厲、韓向柔的劍法干脆利落、迅捷無比,至于韓盛偉則站在最后面在比劃基礎招式,因為不太熟練,棍子經常掉在地上。韓老頭看見了也沒吭聲,他當年學的就是劍法,壓根就不會用棍子。至于棍法的事還是讓韓盛偉自己琢磨吧,實在不行看看西游記也能學會兩招。

    練兩個小時的劍法,韓向柔回家沖了個涼吃了早飯去上班。因為今天起的早,韓向柔到的時候秘書室還沒有人。她把包和大衣掛在自己的專屬衣柜里,隨手打開電腦后拿著杯子去開水間泡茶。

    把花茶放在杯子里,正準備接熱水的時候顧柏然進來了,韓向柔看了眼他的臉色,幸災樂禍的笑道:“顧總,看你的臉色這是一夜沒睡啊?你怎么把自己整的這么憔悴?再這樣下去的話小心找不到媳婦。”

    顧柏然打開咖啡機把咖啡豆放進去研磨,回頭朝韓向柔招了招手,把她叫到跟前問道:“有沒有讓人精神點的方法?”

    韓向柔猶豫了下說道:“有倒是有,但是這種東西只是讓你自己覺得精神一些,其實身體的疲勞并沒有得到改善,而且用過之后身體還會加倍疲憊。若是沒有什么特別重要的事,我不建議用這個法咒。”

    顧柏然苦笑道:“看著精神就行,今天上午有個重要的談判,等這件事忙完我就回去補覺。”

    韓向柔一聽是這個原因便點了點頭:“若是你非要用的話我一會去你辦公室教你。”

    顧柏然看著韓向柔的眼神多了幾分暖意:“欠你個人情,下次若是你需要,我還去給你做苦力。”

    韓向柔一聽這樣的許諾仿佛看到了很多的錢朝自己飄來,眼睛頓時就亮了:“說話算話,我回頭記本上,你可不能賴賬。”

    顧柏然想學的的這種這種法咒并不算難,只要激發他身上的一點陽氣就足夠了。顧柏然學了一個來小時才堪堪把手決學好,他自己施了一個咒后立馬覺得精神抖擻、頭腦清醒,就連昨晚熬夜產生的一點黑眼圈也消失不見了。

    顧柏然拿著鏡面手機照了照自己的臉,臉上露出了滿意的額神色:“道家法術果然是神奇。”

    韓向柔嗤笑了一聲:“這才哪兒到哪兒啊,你覺得這樣就神奇了,那是因為你還沒見過真正道法高深的人。等你想通了愿意正式加入我們天一派你就能見識到了。”

    顧柏然看著韓向柔試探的問道:“想加入天一派是不是除了當你徒弟或是當你的師弟這兩個選項以外沒有別的選擇?”

    韓向柔警惕的看著他:“你想當啥?我和你說要想當我師兄可沒門啊!這入門必須按照先后順序,規矩不能亂!”

    顧柏然輕笑了一聲,抬頭看了韓向柔一眼:“好吧,我會再考慮考慮。不過你放心,我若是想加入門派的話,除了天一派不做別的選擇。”

    韓向柔驕傲的昂著頭:“那是自然,我們天一派是有千年歷史的門派,我還是你的啟蒙老師呢。”

    顧柏然看著韓向柔的背影,眼里多了幾分笑意,小秘書的機靈勁兒好像都用在捉鬼上了,別的地方不太開竅啊。

    韓向柔回到辦公室后,秘書室的人陸陸續續的都來了。姜萌萌把自己做的貝殼燒放到韓向柔桌上,悄聲和她說道:“我談戀愛了。”

    韓向柔在她臉上掃了一眼,詫異的問道:“什么時候的事啊?”

    “昨晚上才表白的。”姜萌萌有些羞澀的說道:“是我上大學時候的男神,畢業以后一直沒聯系。上個月我們幾個在臨海的同學聚了一次,他也來了。”

    韓向柔想了想說道:“喜歡就談談吧,省的以后有遺憾。”

    姜萌萌聽到韓向柔話里的意思臉色一白:“你的意思是我和他的戀情沒結果嗎?”

    韓向柔遲疑了下,委婉的說道:“凡事都不能那么絕對,不過從目前來看,緣分還差了那么一點點。”

    姜萌萌瞬間就蔫了,韓向柔尷尬的撓了下鼻梁,覺得自己破壞了姜萌萌戀愛的心情,有些不好意思的拍了拍她的手:“其實也沒規定戀愛就必須得結婚啊,你享受戀愛的過程不就得了。”

    姜萌萌聞言又笑了起來:“柔柔說的是。對了,今天中午他到附近辦事,你和樂樂一起和我去吃飯唄,他說想認識認識我的朋友呢。”

    “我才不要去當電燈泡呢,再說你們剛談戀愛就請朋友吃飯是不是早了點?”韓向柔伸手將姜萌萌摟住自己胳膊的手擼了下去:“有那功夫我睡個午覺多好。”

    “就在樓下的港式茶餐廳,不耽誤你睡覺的。”姜萌萌軟言軟語的哀求道:“去嘛去嘛,等你以后交朋友我也替你去看看。”

    韓向柔被姜萌萌晃來晃去早就繃不住的笑了,她故作嚴肅的瞪了姜萌萌一眼:“記得給我點燒鵝烤乳鴿和叉燒。”

    姜萌萌立馬拍著胸脯保證:“你放心,保準讓您吃的滿意。”

    將春心萌動的姜萌萌攆頭,韓向柔打開日程開始處理工作。大約十點鐘左右,張昭煜給韓向柔打來了電話:“那個叫王威的鬼魂想見你一面。”

    想起那個膽敢趁機抱自己的新鬼,韓向柔有些無奈:“他說什么事了嗎?”

    張昭煜沉默了半晌,才支支吾吾的說道:“他說他想拜你為師。”似乎怕韓向柔發火,他立馬強調了一句:“我只是傳話啊,內容和我沒關系。”

    韓向柔聽到這個要求十分無語:“我的開門大弟子怎么可能是一個鬼,讓他不想了,我家祖師爺會劈了他的。”韓向柔想了想繼續說道:“不過這次王威也幫了我不少忙,你問問他還有什么別的心愿,若是我能做到的,我可以滿足他。”

    張昭煜捂著話筒問了王威兩句,又傳話給韓向柔:“他說他想見他父母。”

    韓向柔點了點頭:“這件事我倒是可以幫忙。”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