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的秘書會捉鬼 > 74.第 74 章
    女鬼從地上爬起來看著韓向柔, 臉上露出了忌憚的神色“原以為你是個沒什么用的丫頭,倒沒想到看走眼了。”

    韓向柔轉著手里的八卦鏡冷笑道“我可以讓你更走眼一些。”女鬼(陰yīn)氣大盛, 涂著朱紅色的指甲瞬間長出來七八公分, 指甲尖上泛著藍光,一看就涂了劇毒。

    韓向柔把八卦鏡一收,雷擊木手串與韓向柔心神合一, 自己飛了出來化成利劍狠狠的朝女鬼的手劈了過去。女鬼連忙往后一躲, 可木劍還是奔著她的手剁了下來。

    感受到木劍散發的雷電威壓, 女鬼嚇的魂都不穩了,等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的十只指甲齊刷刷的從根處切斷了,掉在地上的指甲燃燒起來,很快化為灰燼。

    韓向柔看著女鬼驚愕的表(情qíng)嗤笑道“你也太不講衛生了, 留那么長的指甲真惡心人。”女鬼氣的鬼臉發紅,她控制著(身shēn)上的(陰yīn)氣將韓向柔緊緊的裹了起來。

    若是一般修道之人被這么多(陰yīn)氣侵擾,輕則無法動用體內靈力、嚴重的甚至因體內的(陰yīn)陽之氣驟然失衡而喪失修為。但韓向柔本(身shēn)就是極(陰yīn)體質的人,她看著圍繞著自己的(陰yīn)氣嘲諷的笑了。不是她吹,要不是有功德之力, 她體內的(陰yīn)氣比這女鬼的還多呢。這就點玩意還好意思和自己顯擺, 真是可笑

    韓向柔伸手一揮, (身shēn)上的功德之光大盛, 瞬間將圍繞著她(身shēn)邊的(陰yīn)氣驅散。女鬼看著韓向柔(身shēn)邊的金色光芒,懼怕的后退到墻角上, 滿臉驚懼的看著她。

    “意不意外驚不驚喜是不是覺得自己眼睛更瞎了”韓向柔將功德之光收起來, 慢悠悠的朝墻角的女鬼走去“你和張城陽是什么關系”

    女鬼冷笑一聲“你為什么覺的我會告訴你”

    “其實不說也沒關系。”韓向柔從兜里掏出一張收魂符在女鬼面前晃了晃“反正張城陽已經死了, 魂魄在我的手里,那兩個借壽的人也因陣法反噬半死不活的被我收到了幻陣里。你不說,他們總有說的。”

    女鬼的眼神從韓向柔的臉上劃過,落在了她手上的驅魂符上。韓向柔手微微一捻,釋放出一縷張城陽的的氣息。

    女鬼眼神忽閃了一下,似乎有些松動,韓向柔見狀抱著胳膊看著她,語氣帶著幾分(誘yòu)哄“其實我這個人特別好說話,脾氣也好,見過我的鬼都覺的我好打交道。你若是將實(情qíng)全都說出來,看在你修煉不易的份上,我可以給你條生路。”

    女鬼似乎有些松動,她猶猶豫豫的往前走了幾步,眼看就要到韓向柔面前時猛地變了臉,  伸手將一個黃撲撲的旗子朝韓向柔扔了過來。

    韓向柔和鬼怪打了十幾年的交道,從來就沒小看過他們的狡詐之心。即便是臉上看起來風輕云淡的,可心里卻一直保持著高度的警惕。

    韓向柔在女鬼眼神一變的時候就將八卦鏡祭了出去,將黃色的旗子定在了空中。女鬼見狀臉色大變,連忙掐法咒試圖驅使旗子,可旗子就像是被切斷了和她的聯系一樣,靜靜的懸在空中一動也不動。

    懸在空中的旗子看起來古樸破舊似乎沒什么特別,可若是細看就能看到上面用暗紋描繪的陣紋,再加上從旗子裂口處泄露的鬼氣,韓向柔斷定這應該是一個萬鬼陣旗。

    女鬼見韓向柔盯著旗子看頓時急了,直接朝著懸在空中的陣旗撲了過來,似乎想直接把旗子給奪回去。韓向柔一拳搗在她的腹部上將她打飛,伸手把龍虎山張掌門給的幻珠拋了過去。女鬼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韓向柔的珠子將她的陣旗一口吞了下去。

    韓向柔伸手將八卦鏡和幻珠收了回來,笑瞇瞇的說道“這顆幻珠里面有八十一個幻陣,其中有一個幻陣過于簡單了些,現在把萬鬼陣加進去倒正好提高了幻陣的難度,你這個禮物還真是貼心呢。”

    女鬼看著韓向柔笑容滿面的臉恨不得伸手將她的眼睛摳下來,可看著自己光禿禿的指甲,她只能不甘心的將手收了回來。女鬼戀戀不舍的看了一眼站在韓向柔旁邊的顧柏然,臉上帶著滿滿的遺憾。這還是她修煉以來第一次沒有得手的男人,看他極品的(身shēn)材和容貌,簡直是太可惜了。

    女鬼怨恨的瞪了一眼破壞她好事的韓向柔,化成一股黑霧朝窗口的方向逃跑。

    “打不過就跑有點不地道”懸在空中的八卦鏡(射shè)出了一道銀光籠罩住黑霧,女鬼被(禁jìn)錮在鏡子的光芒里拼命的掙扎著,可她驚恐的發現她連一絲(陰yīn)氣也驅使不動。

    韓向柔見狀忍不住笑了起來“你這個女鬼還是(挺tǐng)識時務的嘛。”這種修煉出實體的鬼修若是保持人的形態,韓向柔還真不好把她裝在收魂符里。但當她化為為一團黑霧后韓向柔頓時方便了不少,直接一張符紙丟過去就能將她收了起來。

    女鬼的力量消失了,別墅的剩下的陣法都失去了效力,被她召來的孤魂野鬼別墅內外亂竄。韓向柔給靈異事件調查局的張昭煜打電話,把今晚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張昭煜一聽說“強行借壽”四個字頓時頭就大了,趕緊把辦公室加班的人都叫上驅車趕往星門鎮。韓向柔從包里掏出幾張符箓遞給顧柏然,剛要開口顧柏然忽然問道“之前你說讓我加入你們天一派還算數嗎”

    韓向柔又驚又喜的看著他“你想通了”剛說完這句話,韓向柔又露出了一抹懷疑的表(情qíng)“你不會是因為舍不得給錢所以才想加入我們門派的”她越說越覺得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五六百萬呢,都夠在臨海買(套tào)小復式的房子了,確實不少。”

    顧柏然聽到韓向柔的話無奈的笑了“在你眼里我就這么摳嗎咱倆相處這么長時間的(情qíng)誼呢”

    韓向柔堅定的懟了回去“別談感(情qíng),傷錢”

    顧柏然笑著搖了搖頭“這樣,為了彰顯我的誠意,我從臨海買一塊地,給天一派建個分部怎么樣畢竟你們神仙嶺太偏僻了,平時回去不太方便。有了臨海分部,你平時上個香啊收個弟子啊也有落腳的地方。”

    韓向柔聞言激動地說不出話來,興奮地伸手直拍顧柏然的胳膊。

    顧柏然有健(身shēn)的習慣,平時工作再忙每天也堅持鍛煉,胳膊上全是腱子(肉ròu)。平時他連續舉幾十個杠鈴胳膊都不會覺得發酸,今天居然被韓向柔拍的生疼。他驚愕的看著往自己胳膊上“piia”直拍的小手,這是練過鐵砂掌

    顧柏然伸手將韓向柔的手拉了下來,輕輕握在手心里“加入門派后要怎么稱呼我比你大五歲呢,叫你師姐不太好”他臉上露出一絲窘迫和無奈“我叫不出口啊。”

    韓向柔的心思被顧柏然的話帶偏了,壓根就沒留意到他的小動作。天一派要人沒人要地方沒地方,這大半年來,除了收了一個天資普通的韓盛偉,剩下的三只都是鬼,人丁單薄。千年前偌大的門派如今成了山頂上的村落,僅僅只留下了一個祠堂,和其他的門派比起來實在是太過寒酸了。

    可若是顧柏然加入門派就不一樣了,他不僅天賦好能撐起天一派的門面,關鍵是還帶資入派,這滿滿的誠意實在是讓人無法拒絕。

    “要不然也不用叫什么師姐師弟的。”韓向柔猶猶豫豫的說道“我哥也是今年剛入門的,按理說他也得叫我師姐,不過我們一直沒按師門的排行來算。”韓向柔看起來有些郁悶“但他是親哥啊,你又不是”

    顧柏然輕笑道“我出錢了呀”

    這句話簡直太有道理了,韓向柔頓時沒了脾氣“行,等回去以后我帶你去我家拜拜祖師爺,看祖師爺怎么說。”

    顧柏然沒太明白韓向柔話里的意思,不過以他幾次去青云觀的經驗,通常是給祖師爺上柱香。若青煙直上就說明祖師爺對這件事沒有什么異議,若是香從中間斷了那這師門肯定是進不去的。顧柏然對此倒不擔心,他以前青云觀上香的時候就從來沒有從中間折斷香的時候,在天一派肯定也是一樣。

    韓向柔看著從樓下飄上來的孤魂野鬼,剛想去拿符箓才發現自己被顧柏然拉著手,頓時有些遲疑的抬起頭來看了顧柏然一眼。

    顧柏然在韓向柔的注視下覺得自己的心跳有些加速,喉嚨也有些發干。他剛想說點什么,就見韓向柔從包里掏出了一把符箓塞進他的手里,憐憫的說道“你現在是我們天一派的人了,符箓管夠,等正式拜師我再給把贏得法器給你,以后若是再遇到這種事你就不用怕了”

    韓向柔硬生生擠出了一個慈(愛ài)的笑容拍了拍顧柏然的手背,一副“哎呀我的師弟被嚇到了的模樣。”

    看到韓向柔的反應,顧柏然心里愁的直想嘆氣。他低頭看著自己手里的符箓,隨手抽出來一張擊雷符丟到了一個剛剛從窗口鉆進來的厲鬼的(身shēn)上。只聽轟隆一聲巨響,一道繩子粗細的雷電劈到了厲鬼(身shēn)上,剛剛爬進來還什么都沒來得及干的厲鬼瞬間被炸的魂飛魄散。

    韓向柔被顧柏然的突然出手嚇了一跳,看著他半天沒說出來話。顧柏然若無其事的朝她笑了笑“我看剛才那個厲鬼(身shēn)上至少有五六條人命,這才劈他的。”

    韓向柔還以為顧柏然想幫自己,并沒太往心里去,只是囑咐道“那些符箓是給你平時防(身shēn)用的,這里剩下的事交給我就行。”

    韓向柔把四樓和三樓的房間逐一搜查了一遍,除了零星的法器和一個保險柜以外倒沒有什么特殊的東西。又順著樓梯來到了二樓,韓向柔看著長長的走廊和一個接著一個的房間心里再一次涌出怪異的感覺,這里壓根就不像正常人居住的地方。

    韓向柔走到第一間房間門口,擰了擰門把手,發現房門是鎖著的。她從包里的小口袋里拿出一把鑰匙輕輕一擰,房門打開了,露出了里面大約十來個平米的小房間。房間里只有一張(床chuáng)和一個柜子,除此之外什么也沒有。

    韓向柔的目光落在了單人(床chuáng)上,那里的被子攤開著,看起來鼓鼓囊囊的,里面似乎躺著一個人。

    韓向柔走過去將被子扯下來,一具干尸露了出來。干尸通體發黃,肌(肉ròu)變成了一層薄膜緊緊的貼在骨頭上,眼睛和嘴都睜的大大的,一副死不瞑目的樣子。按理來說這種枉死的人即便是魂魄不在這里,尸體也會留有死氣。可這具尸體干凈的就像是一個塑料假人一樣,一絲死氣和(陰yīn)氣都沒有。

    韓向柔索(性xìng)把所有的房間都打開,總共發現了八具尸體,這些尸體無一例外都成了干尸。韓向柔從最后一個門出來,走進旁邊的洗手間敲了敲鏡子“出來,問你個事”

    鏡鬼委委屈屈的從里面鉆了出來“我都躺下要睡覺了。”

    韓向柔無語的瞪著她“你一個鬼睡什么覺”

    “美容覺嘛”鏡鬼有些羞澀的說“我去那邊溫泉酒店玩的時候聽在那住宿的小姑娘說的,晚上一定要睡足才會更美。”她摸了摸自己的臉(嬌jiāo)羞的說道“我想美美的去見我的未婚夫。”

    韓向柔沉默的掏出一張濕巾拍到了她的臉上“先把你臉上的血擦干凈再說,連臉都不洗,睡美容覺有個毛用,也不怕你未婚夫見了你直接嚇暈過去。”

    鏡鬼一副備受打擊的模樣,垂著腦袋就想鉆回鏡子里去。韓向柔伸手勾住她的衣領將她扯了回來,直接了當的問道“自打這個別墅蓋起來,你有沒有發現這里有什么不對”

    鏡鬼一臉茫然的搖了搖頭“沒發現什么不對啊,就偶爾來些人什么的,除此之外也沒發現什么特殊的地方。”

    韓向柔擺了擺手“我知道了,你繼續去睡你的美容覺。別忘了囑咐這附近的鬼,若是誰還再出來恐嚇無辜的人,我親自來這里收了你們。”

    鏡鬼連忙點了點頭,她看著韓向柔往外走的背影猶豫了下叫住了她“你可以幫我一個忙嗎我想找我未婚夫的轉世,可是我找了一百多年也沒有找到。”

    韓向柔站住了腳步,輕輕的嘆了口氣“他的轉世已經不是上輩子的那個人了,也許他早就忘了你。”

    鏡鬼第一次露出了凄涼的表(情qíng)“若是如此,我便放下執念去投胎。”

    韓向柔轉過(身shēn)來“好,我幫你。”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