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的秘書會捉鬼 > 76.第 76 章(重修)
    顧柏然一直以為自己是見過一些世面的人, 平時也能做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可今天進了這扇門以后他才發現自己太天真了, 不是他定力不夠, 而是天一派的祖師爺太出人意料了。

    韓老祖在電腦前噼里啪啦玩著游戲,直到這一局結束才轉過身來打量了一眼顧柏然,語氣平淡的說道:“極陽體質, 天賦倒是不錯。”

    顧柏然心里一震, 他帶著能遮掩體質的手串, 這么些年來無論是妖邪鬼怪還是玄門人士都沒有一人能看破他的體質。即便是昨天被鬼修看上,也是因為外貌的原因,和體質沒什么關系。而天一派的祖師爺只看他一眼,就能道破他的體質, 可見其道法高深。

    還沒等顧柏然細想太多,就聽祖師爺的語氣多了幾分嫌棄:“就是年齡略大了點。”

    顧柏然一臉無奈,他之前一直以為自己是青年才俊,可自打認識韓向柔以后三天兩頭的說他年紀大。不過論年齡,他確實比韓向柔略長幾歲, 也沒啥好辯駁的, 可他萬萬沒想到比他大一千多歲的祖師爺居然也嫌棄他年齡大, 簡直太打擊人了!

    韓向柔早就料到了祖師爺的反應, 以祖師爺的龜毛的性子那必須得極品天賦五歲入門那才符合他的弟子標準,其余的都不夠格。不過就現在這個道法凋零的年代, 找個能修道的弟子都不容易, 更別提天賦了, 要求實在是不能太高,否則天一派早晚還得斷代。

    看著祖師爺撇嘴的樣子,韓向柔連忙說道:“祖師爺有所不知,現在除了玄門世家以外,就連龍虎山、茅山、青羊宮幾大門派收的弟子都是二十多歲以上的,年紀太小的自己做不了主、家人又不樂意,況且還得上學呢。”

    韓老祖輕哼了一聲:“鼠目寸光。”

    韓向柔不知道怎么和祖師爺解釋現代社會的無神論,索性直接跳過這個話題直奔重點:“顧柏然說進了我們天一派后從臨海這里幫我們買一塊地給我們天一派建一個分部,您老的雕像雕好后搬回神仙嶺也行,擺在臨海也行,都隨您老的心意。”

    韓老祖聽了沒什么反應,只是不咸不淡的瞥了韓向柔一眼:“誰說我要回神仙嶺了?”面對韓向柔驚愕的眼神,韓老祖一甩袖子化為一道青煙鉆進了靈牌里,留下了縹緲的聲音:“神仙嶺沒有網絡。”

    合著祖師爺就沒打算要走!!!說好的住到開春什么的都不存在!韓向柔突然覺得,自己修祠堂的錢可能白花了,天一派可能基本上就告別神仙嶺了。

    顧柏然見連韓老祖這樣的高人都被網絡勾住了魂,頓時思緒有些跑偏,青云觀的祖師爺一直沒有顯過靈或許就是因為青云山沒有連網絡的原因?下次見了明陽道長可以給他提個建議,道觀也要與時俱進嘛!

    拿出高價買的香,顧柏然點上以后跪在蒲團上認真地磕了三個頭,小心翼翼的把香插在香爐里。隨著青煙裊裊直上,顧柏然的神色有些緊張,之前的胸有成竹變成了心中沒譜,誰能想到祖師爺除了受香火以外還能下來打游戲,這也太讓人出人意料了。

    也不怪顧柏然心里忐忑不安,主要是那位謫仙一樣的祖師爺看起來實在是太過清冷了一些,顧柏然生怕自己哪里做的不到讓他直接把香給折了。幸好不知道是這個香好還是之前說的買地的事起了作用,三根香直到燒完了也沒出什么異樣,顧柏然這才悄悄的松了口氣。

    香燒盡了,韓向柔又給祖師爺續了一炷香。祖師爺原本在靈牌里不出來的時候一天三炷香足夠他享用的了,自打玩了游戲以后這香爐里的香就不能斷了。若是白天他們不在家祖師爺就自己給自己上香,一點也不耽誤玩。

    韓向柔見祖師爺沒什么指示便準備帶著顧柏然到樓下去坐坐。正在這時韓老爺子推開房門走了進來,一看到韓向柔就直接問道:“祖師爺說你帶回來了名弟子?還是極陽體質的?”

    不等韓向柔介紹,就聽顧柏然十分自覺地喊了聲:“爺爺好!”

    韓向柔無語的捏了下他的胳膊,小聲囑咐:“你得叫掌門。”

    韓老爺子打量了顧柏然一番,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神色,對顧柏然喊得稱呼也不甚在意:“你們先下去,祖師爺有事找我商議。”

    韓向柔帶著顧柏然離開了房間,祖師爺這才從靈牌里鉆了出來,臉色比剛才看起來好看許多:“這名弟子帶的香倒是不錯,比你平時給我燒的香好多了。”

    韓老頭看了一眼香案擺的香頓時驚出了一身的冷汗,他來臨海以后也逛過幾家玄門的店,自然也知道這香的價格。就這么一把香的價格足夠他給人家看一年風水的了,實在是買不起啊。韓老爺子訕笑兩聲沒敢接話,只小心翼翼的問道:“祖師爺覺得這個小伙子還行?”

    韓老祖心不在焉的嗯嗯了兩聲,眼睛一個勁兒的電腦上飄:“天賦不錯也有眼力價兒,向柔找的這個上門女婿還湊合。”

    韓老爺子臉色頓時就白了:“怎么就成上門女婿了?不是說是弟子嗎?

    “那小子一看就是奔著向柔來的,就差在臉上寫著了。”韓老祖漂亮的眉頭微微皺起:“也就是現在的玄門弟子天賦都太差,也就這個勉強能配上的向柔。一個極陰一個至陽,兩人雙修后功力會更進一步。向柔卡在瓶頸上已經許久了,這顧柏然就是她突破的機緣。”

    韓老頭聽了老臉都皺起來了,想起自己辛辛苦苦把韓向柔帶大,如今又聰明又漂亮道法又高超,居然被兔崽子瞄上了,這心里怎么這么不得勁兒呢?

    韓老祖似乎看穿了韓老頭的心思,居然破天荒的安慰了他一句:“韓向柔畢竟是我們天一派未來的掌門人,她的雙修對象還得細細考量才是,不是一個天賦好就可以了,最重要的是她自己得愿意。你也得幫她把把關,別讓她被人哄騙了去,那顧柏然看著可比向柔多好幾個心眼呢。”

    韓老頭立馬笑了起來,臉上的每一個皺紋都帶著高興的神采:“祖師爺您放心,我保準不會叫那小子輕易過關的。”

    韓老祖“嗯”了一聲便坐在電腦桌前,拿眼神瞄了韓老頭一眼,那意思分明再說:你怎么還不出去?

    韓老頭等了好幾天好容易等到這么一個老祖沒玩游戲的空,連忙把自己想了好久的事拿出來和祖師爺商量:“祖師爺您看我的年紀也大了,現在門派里的事都是向柔操心,我想不如就將掌門之位傳給她,她以后做什么事也名正言順一些。”

    這些事在韓老祖眼里都不算事,他打開游戲頭也沒回的說道:“你們隨意,誰愛當誰當。”

    韓老頭看著祖師爺一副網癮少年的模樣簡直愁白了頭發,整天這么玩也不知道會不會額外消耗神識,回頭得多給祖師爺上兩炷香才行。

    韓老頭下樓以后聽韓向柔說起在臨海建門派的事,這件事不僅是韓老祖的一個心事也是韓老頭畢生的愿望。一聽說天一派終于能有個自己的地盤了,韓老頭頓時喜形于色的拍了拍顧柏然的肩膀,破天荒的覺得這小子看起來還有點順眼。

    顧柏然見韓老頭高興趁機提出來可不可以不叫韓向柔師姐,畢竟他略微年長幾歲。韓老頭對輩分叫法的事也不甚在意,天一派因為人丁稀少的緣故,近幾代來有的是隔輩傳法有的是同輩之間互相指點。就拿韓向柔來說,啟蒙功法是韓老頭教的,后續又是韓老祖親自傳給她了天一派的傳承,她自己本身就沒正兒八經的師傅。

    “以后你就叫她掌門人就行。”韓老頭將手上的一個白玉戒指扔了過去:“我和祖師爺說了,以后你就是天一派的掌門了。”

    就這么扔一個戒指就完成交接了?顧柏然再一次被天一派的行事震驚住了,就算他們晨輝集團換個經理還得開個股東大會呢,這傳承千年的天一派更換掌門人不說搞一個繼任大典,好歹鄭重的把戒指交過去也行啊!你看老掌門人把戒指扔的那個偏呀,韓向柔差點沒接住!

    新掌門人韓向柔把戒指戴在了拇指上,戒指閃過一絲光暈自動縮小,完美的契合在韓向柔的拇指上。韓向柔欣賞著代表著天一派掌門身份的戒指,美滋滋的說道:“回頭我給我哥打電話,他說等我繼任掌門后給我放鞭炮慶祝呢。”韓向柔說完又補充了一句:“一千響的!”

    顧柏然苦笑不得的看著她:“要不我給你買些禮花,好歹隆重些。”

    “不用不用,反正咱們門派就四個人三個鬼,提一句就行了,不用那么隆重。”韓向柔笑瞇瞇的看著他:“等我們天一派的門派建好了,到時候再一起慶祝。”顧柏然立馬領會了新掌門的意圖,連忙保證明天就去看地方。

    略微坐了一會顧柏然就起身告辭了,他雖然很想等未來岳父岳母回來刷一刷存在感,但這天色明顯的有些晚了,再呆下去反而對韓家是打擾了。

    韓向柔也沒有挽留,從房間里拿出兩本基本功法遞給了顧柏然,讓他有不懂的地方隨時給自己打電話。

    ****

    了卻一樁心事,幫鏡鬼尋找她前世未婚夫的事提上了日程。一百多年前,鏡鬼是一個官家小姐,姓李小名秀瑩,及笄后被許給了父親同僚家的嫡子王志遠。兩家住的不太遠,年齡又差不多大,算的上一起長大的。本來就郎有情妾有意,再加上門當戶對,誰聽了都贊是一樁好親事。

    就在兩人即將要成親的時候,男方父親得罪了一個大官,全家被判了流放。王志遠不忍她嫁進來受罪,主動和李秀瑩解除婚約。李家就這一個嫡親的女兒,巴不得如此,趕緊應承了此事,想把秀瑩嫁給她的表哥。誰知秀瑩卻是個剛烈的,她心里有王志遠便不想嫁給別人,穿著自己的大紅嫁衣硬生生的一頭撞在梳妝臺上死了。

    李秀瑩死后本來渾渾噩噩的要被鬼差領走,誰知半路上居然讓她見到了王志遠,清清楚楚的聽見王志遠賭咒發誓說讓自己等他,他隨后就來。李秀瑩是個實心眼的,要不然也不會一頭撞死。一聽王志遠說的話,她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居然掙脫了鬼差跑了,然后一直就傻乎乎的等到現在。

    韓向柔盤腿坐在沙發上一邊聽一邊嗑瓜子,等鏡鬼說完了她忍不住吐槽道:“沒看出來你居然是這種風格的鬼,你干的這事也太傻了?”

    鏡鬼盤腿坐在韓向柔對面美滋滋的啃著蛋糕:“那時候不是沒見識嘛,天天圈在家里好不容易看到一個平頭整臉的不就喜歡上了。本來眼瞅著就能嫁了,誰知未婚夫出事不說,家里人還想把我嫁給我表哥。我和你說我表哥長的比黑小寶還磕磣呢,你說我能不撞死嗎?”鏡鬼啃完自己的蛋糕長嘆了一口氣:“我們那會兒的女孩哪像現在的小姑娘這么有福啊,滿電視的小鮮肉,一天喜歡一個都能輪好幾年。就是嫁人也能挑自己喜歡的,太讓人羨慕了。”

    韓向柔見鏡鬼唉聲嘆氣的樣子直接燒了張符紙,把自己的蛋糕也讓給了她。鏡鬼立馬將悲傷秋月的心思拋到了腦后,挖了一大塊奶油放進嘴里滿足的說道:“我雖然死的有點早,但見識廣啊。你瞅瞅現在電視上的那些小鮮肉都多好看啊,我就是生錯時代了。”

    韓向柔呵呵呵的笑了兩聲,看著她吃的香甜的樣子忍不住吐槽:“你這死后性格突變呀,不說是大家小姐嗎?怎么這么奔放呀?”

    “我這是被壓抑的。”鏡鬼搖頭嘆氣道:“自打訂婚以后我就被關到了繡樓上,一日三餐都是丫鬟送上去,偶爾打開窗戶透透氣還得偷偷摸摸的,真是比坐牢還慘。其實我那時候的心態應該就有些不太正常了,王郎的死應該是壓倒駱駝的最后一顆稻草,我實在是熬不下去了。”

    韓向柔聽她之前的故事還覺得她輕賤生命、為了所謂的愛情就不顧一切的去尋死未免有些腦殘,不過聽到她后面這些話倒有些同情她了,那種生活真不是正常人能受得了的。

    弄了些零食鹵味和飲料給鏡鬼,韓向柔嗑著瓜子問道:“我看你現在過的也挺不錯啊,又是睡美容覺又是去溫泉酒店打秋千的,怎么又非得托我去找他了呢?”

    “呆膩了唄,一個人孤苦伶仃的逢年過節的連個燒紙的都沒有,實在是沒啥意思。”鏡鬼拿著可樂輕輕的嘆了口氣:“我是為他死的,又為了他在這世上飄了一百多年,我就想知道他當年為什么沒來找我,白白的讓我等了這么多年。”

    韓向柔將瓜子皮丟在垃圾桶里,去抽屜里取出來三枚銅錢:“把你未婚夫的八字給我。”

    鏡鬼從懷里取出一張泛黃的紙小心翼翼的遞給了韓向柔:“這是我倆的婚書,上面就有他的八字。”

    韓向柔接過來把婚書讀了一遍,按照王志遠的八字連續將三枚銅錢拋出去六次,這才合成了一卦。看著鏡鬼緊張的樣子,韓向柔有些無奈的說道:“他已經投胎了。”

    鏡鬼嘴角露出了一抹凄涼的笑容,就在韓向柔以為她會哭出來的時候,她抓起一塊鴨鎖骨狠狠的咬了一口:“我猜就會如此。”

    “投胎轉世的人通常沒有前世的記憶。”韓向柔看著她緩緩地說道:“即使找到他,他可能也不記得你。”

    “無妨!”鏡鬼做出一副毫不在乎的表情:“我就是給自己一個交代,要不然我過去心里那道坎。”

    韓向柔伸手將銅錢收了起來:“等我找到他以后會帶你去見他,你這幾天可以暫時住在我家里。不過我提醒你最好不要亂跑,要不然你不等見到你的未婚夫就得魂飛魄散。”

    鏡鬼感受了下隔壁傳來的威壓連忙搖了搖頭:“在你家吃點東西我就走,你們小區旁邊公園的那個湖里有個溺死鬼,為人特別豪爽,我去她家住兩天去。”

    韓向柔:“……”你還真會教朋友!

    鏡鬼吃飽喝足后從窗戶飄了出去,韓向柔把屋里收拾了一番后把三枚同板又拿了出來,一遍一遍的算鏡鬼未婚夫這輩子的八字和個人信息。

    其實找轉世是一件十分難的事,投胎轉世再次為人,除了靈魂和前世是一個,其余的都沒有什么關系了。韓向柔憑借著王志遠前世的八字推算了多次,卦面一次比一次清晰,最終算出了王志遠今生的八字。

    一晃兩天過去了,終于又到了周末。韓向柔吃完早飯后把鏡鬼召了過來,伸手要來她的婚書:“我們去找你的未婚夫。”

    拿出一張符箓將婚書和這輩子的生辰八字包在里面,符箓自己燃燒了起來,一個乒乓球大小的黃色光球從符箓里面跳了出來,朝前方飄去。

    韓向柔開車載著鏡鬼跟著光球的后面走了大半個臨海市,最后在一個住宅樓下面停了下來。韓向柔看著門禁有些犯了難,按門鈴時候要怎么說?總不能說我帶著你前世未婚妻的魂魄來找你,那準得被當成精神病給攆走了。

    正在有些發愁的時候,有一個小伙子走了過來,有些客氣的問道:“抱歉,可以讓一下嗎?”

    韓向柔轉過身來,正好看到那個光球落到了他的頭上。

    還真他娘的湊巧啊!

    “我是來找你的。”韓向柔有些一言難盡的說道:“方便在找個地方聊聊嗎?”

    “我不認識你啊?”小伙子有些愕然的看著韓向柔,不過他看到韓向柔流露出來的為難表情,立馬又改了口:“若是你不介意可以到我家里坐坐。”

    韓向柔聞言點了點頭:“那最好不過了。”

    似乎沒想到這樣一個漂亮的姑娘隨隨便便就答應去別人家里,小伙子看她的表情有些奇怪,打量了她兩眼后這才轉身朝樓上走去。

    小伙子家是兩居室的房子,因為戶型比較好所以看起來十分寬敞。小伙子打開門讓韓向柔進來,一邊換鞋一邊說道:“我媽這會兒出去買菜了,半個小時左右會回來。”

    韓向柔扭頭看了鏡鬼一眼,鏡鬼的眼神有些發愣:“樣子有些變了,不過眼睛卻和前世一模一樣。”

    韓向柔聞言看了小伙子一眼,他的一雙丹鳳眼看起來十分明亮,只是右眼眼角下方有一顆血紅的淚痣破壞了陽剛的長相,讓他看起來多了幾分陰柔。

    從冰箱里拿了一聽可樂放到韓向柔面前,小伙子喝了口飲料問道:“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壞人了,所以想找個地方躲躲?”

    韓向柔搖了搖頭,拿出一個八字遞給了他:“你是一九九零年二月十八日晚上八點四十五分出生的嗎?”

    小伙子頓時被可樂嗆住了,連忙抽了兩張紙巾捂著嘴狠狠的咳嗽了一通,有些驚疑不定的看著韓向柔:“你怎么知道的這么清楚?”

    韓向柔猶豫了下,委婉的問道:“你相信前世今生嗎?”

    小伙子聽到這個問題明顯的怔住了,過了半晌才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我信。”

    韓向柔不由的松了口氣,正準備開口時就聽見小伙子繼續說道:“因為我找到了前世的戀人,我就要向她求婚了!”

    韓向柔猛地睜大了眼睛,小伙子你找錯人了!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