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的秘書會捉鬼 > 79.79
    被韓向柔揭穿了以后, 張柔嘉面不改色,淡淡的說道:“若是能嫁給大師兄, 即使魂飛魄散也值得。”

    似乎被張柔嘉的說辭嚇到了, 王志遠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看著張柔嘉的神情十分復雜:“你這是何苦?忘了這些事好好的去投胎不好嗎?”

    韓向柔點頭附和道:“你說這前前后后都三百年了,你要是抓緊點你都能換四個男人了, 要啥樣的沒有, 何苦逮著一個禍害。”

    張柔嘉冷笑了一聲, 輕蔑的看了韓向柔一眼:“你們這些膚淺的女人懂什么,只有我給大師兄的愛是最真摯的,最純粹的,李秀瑩憑什么和我比?”

    “人家不需要和你比。”韓向柔直戳她心窩子:“人家有你大師兄的愛就夠了。”

    張柔嘉臉皮漲紅, 拳頭緊握渾身發抖。韓向柔掏出一張靜心符拍到她的后背上,待她情緒緩和后方才勸道:“你現在拋棄這具身體還不至于魂飛魄散。”

    張柔嘉剛要開口,王志遠就開口說道:“柔嘉,不管三百年前或是前世或是今生,我們都沒有緣分, 你放下我也放下你自己好不好?”

    張柔嘉看了眼王志遠身后的李秀瑩, 希冀的說道:“這輩子我們可以結婚的, 你是人她是鬼, 你們沒辦法結婚,甚至你連摸都摸不到她。”

    王志遠扭頭看了眼身后的李秀瑩, 眼睛里帶著溫柔的光芒:“沒關系, 只要她在我身邊就夠了。等我送走了父母, 我就和她一起去投胎,下輩子我們再也不分開了。”

    鏡鬼走到了王志遠旁邊,微笑著看著他:“我等你。”

    張柔嘉看著那一人一鬼相視而笑的畫面備受打擊,她費勁了心思,繞過了奈何橋毀了自己的魂魄,卻依然敵不過那個女人的微微一笑。

    韓向柔看著張柔嘉絕望的表情,輕輕嘆道:“你這皮囊撐不到一年了,早早離開比較好。”

    “他為什么就是不愛我?”張柔嘉失魂落魄的問道:“明明是我先出現的。”

    “這和早晚沒關系。”韓向柔想起王志遠講的事,忍不住:“那個陰間的可以繞過奈何橋的密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張柔嘉回過神來,大聲的狂躁笑道:“那是我們鬼門宗的秘密,我不會告訴你的。”她看著彼此對視的那對男女,眼神有些發癡:“大師兄,我要走了,你不送送我嗎?”

    王志遠聞言松了口氣:“希望你下輩子能遇到愛你的人。”

    “下輩子?”張柔嘉癡癡的笑了:“頂多魂飛魄散罷了,我怎么可能有下輩子。”

    張柔嘉走了,屋里的一人一鬼都松了口氣,就連韓向柔都覺得耳根子清靜了幾分。她看了看在緊緊挨在一起的苦命情侶,不由的:“你家這里是鬧市區,陽氣過盛,呆久了對她的魂體有影響的。”

    “大師,其實我也有陪葬的,都是些金銀首飾什么的。”李秀瑩艱難的說道:“你看你能不能便宜賣給我一張聚陰符呢?”

    不等韓向柔說話,王志遠連忙說道:“不用你的陪葬,我替你買就好。”

    原本存的辦婚禮度蜜月的錢這回都省下來了,足夠給張柔嘉買符箓的了。聚陰符只對魂魄有用,即便極品符箓也不到十萬塊錢。王志遠轉給她二十萬,她給了三張符箓。王志遠問了李秀瑩的埋骨之地,打算把市區的婚房賣掉,去星門島買一個帶著獨門小院的平方,作為他和李秀瑩的新家。

    李秀瑩的心事了了,等日后韓向柔送她去投胎了結了這場因果,上天便會降下功德來。從王志遠家離開,在經過一座大橋的時候遭遇了堵車,韓向柔打開窗子往外看了一眼,隱隱約約聽到說有人跳河自殺。

    韓向柔看向空中,一個殘破的魂魄飄在上面,隱隱約約有消散的跡象。似乎發現了韓向柔的目光,她轉過頭看了她一眼,朝遠方飄去。

    韓向柔不知道張柔嘉會怎么選擇,以她魂魄現在的狀態即便是投胎也不會是一個健全的人。若是不去地府,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消散的。

    開車回到家里,韓向柔并沒有急著召喚星門島別的魂魄,這些鬼至少也死了幾十年了,也不差這一時半會兒的。檢查了下家里一大一小兩個鬼的修煉程度,她倆都屬于魂魄比較干凈的鬼,在玄學里也算是上佳的資質了,再加上天一派的功法并不復雜,兩個鬼都算是入門了。

    吃了午飯,指點了一下家里的一人三鬼修煉,正準備去補個午覺的時候,韓向柔忽然接到了龍虎山張凈源的電話,說大比出事了。

    第二關比賽結束后,裁判組根據前兩關的表現挑出二十名最優秀的弟子參與第三關,并派了玉和子、玉真子兩個人帶隊,順便保護弟子們的安全。

    第三關是三天時間,位置在一個深山里的小村子,大巴上不去,弟子們得徒步上山。按理說昨天弟子們應該回來的,可是等了許久他們也沒回來。幾位掌門按捺不住,一起找上山去,卻發現怎么也找不到那個村子了。

    張凈源想起韓向柔的破陣符,趕緊向她求助,或者可以的話希望她能幫忙一起尋找。

    似乎擔心韓向柔會猶豫,張凈源在最后不忘強調:“我們龍虎山會重金相謝。”

    這么多玄門弟子,即使沒有重金她也不會做事不管,何況還有報酬。韓向柔立馬應道:“我這就去定機票!”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