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的秘書會捉鬼 > 105.第 105 章
    晨輝集團身為一個現代大型集團公司, 過年過節一般都是發一筆豐厚的獎金,那種年節之類的禮品基本上不會準備。至于過年買衣服總裁還給報銷, 陳琳發誓她在晨輝集團工作了十幾年還是第一回聽說這么新鮮的事。

    陳琳想到發這條消息時韓向柔傻乎乎的樣子, 忍不住笑了起來。顧總以前一副高冷人設,除了工作以外其他什么都不感興趣,對追求他的女人更是一副不假辭色的樣子。陳琳一直以為顧總過了三十歲會按照他那些苛刻的要求找一個近乎完美的女人結婚, 沒想到居然會突如其來的動了心。想起韓向柔剛入職的時候顧總還擔心秘書室又來了一個仗著美貌想勾搭他的花瓶, 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沒想到大半年過去了, 花瓶依然沒有開竅,顧總倒是栽進去了。

    想到顧總吃癟的樣子,陳琳拍著大腿哈哈大笑。秘書室的人都看出來顧總喜歡韓向柔,不但創造各種兩人獨處的機會, 甚至為了給韓向柔開方便之門,還在名義上把她分到了總裁室管理。陳琳相信,若不是韓向柔不愿意,顧總估計都想在總裁辦公室給她擺張桌子,免得每次想看一眼還得以泡茶為借口端著杯子出來, 明明總裁辦公室就有茶水間的, 里面的東西可比公用區域的齊全多了。

    抱著手機的秘書們都憋著笑都沒有回消息, 韓向柔把手里的牛肉干吃了, 又拽起一條塞進嘴里,發了一個疑惑的表情:“你們怎么都不說話?”

    陳琳發了條消息:“你現在在哪兒呢?”

    韓向柔特別實誠的都交代了:“在車上, 昨晚去處理了件事剛忙完。顧總說一會兒吃了早飯把過年的禮物給我補上。”

    姜萌萌發了個笑哭的表情:“那你好好去逛吧, 今天晚上秘書室會餐, 你來嗎?”

    “去!去!去!”韓向柔立馬回了一句:“我絕對不會耽誤和你們吃飯!”

    不過二十來分鐘,顧柏然的車就進了市區,趁著等紅綠燈的時候顧柏然側頭看了韓向柔一眼,只見她嘴里鼓鼓的塞了一嘴的肉,眼睛滿足的半瞇著,看起來特別享受。

    顧柏然含笑看著他,語氣溫柔的和平時工作時簡直判若兩人:“早上想吃什么?”

    韓向柔肚子一餓就能想起一堆吃的,這會兒她早就想好早餐食譜了,直接了當的說道:“我們去吃港式早茶,要一罐熱騰騰的艇仔粥,然后什么蒸排骨啊、蒸風爪啊、蒸牛肚、牛肉丸、各色燒臘都上一份,面點什么的看著上就可以,反正是配肉吃的,要求不用太多。”

    顧柏然啞然失笑,撥通了陳琳的電話,語氣在電話接通的一瞬間又恢復成平常的冷淡語氣:“陳秘書,請幫我預定一家好吃的茶餐廳,點一份艇仔粥,早茶里的肉菜都上一份,面食看著安排四五樣就好。”

    綠燈亮了,顧柏然也掛上了電話,韓向柔想起一會兒的大餐頓時覺得手里干巴巴的牛肉干沒什么意思了,默默的又給放回了原處,無聊的又摸了手機。

    秘書群里此時依然是一片安靜,大家雖然很想調侃下韓向柔,但顧及著顧總就在韓向柔的身邊,大家只能把默默的把話憋了回去,打算晚飯的時候再逗逗韓向柔。

    二十分鐘后,顧柏然和韓向柔進了陳琳預定好的餐廳包間,韓向柔去洗手間洗了把臉,等回來的時候桌子上已經擺滿了美味豐富的早餐。

    喝了口熱氣騰騰的粥,吃了塊豉汁蒸小排,感受到嘴里濃郁的肉香,韓向柔感動的眼淚汪汪:“我捉鬼這么多年,大部分都是晚上干活,一般早上回來就隨便吃些就去補覺了,這還是第一次吃這么豐盛的呢。”

    顧柏然聽的有些心疼,拿公筷給和勺子給她盛了一個肉丸子放在碟子里遞了過去,聲音低沉的說道:“以后捉鬼我都陪你一起去,忙完以后我們吃遍臨海的美食。”

    韓向柔剛準備咬一口香噴噴的牛肉丸子,聽到這話手停頓了一下,有些遲疑的喊了一聲:“顧總呀……”

    正忙著給韓向柔夾叉燒的顧柏然抬起頭:“怎么了?”

    韓向柔臉上露出了幾分猶豫的神色,顧柏然一看心里有些緊張,不由的把腰板挺的更直,甚至還不太自信的偷偷瞄了一眼門口的鏡子,看看自己的發型有沒有凌亂。韓向柔絲毫沒有注意到顧柏然的小動作,正十分糾結的琢磨著自己的事,她覺得不說清楚心里不安。

    “顧總啊。”韓向柔鼓起勇氣抬起頭,手里捏著的勺子無意識的攪拌著碗里的粥:“有個事我得和你說清楚。”

    顧柏然聽這話音似乎不太對,臉色多少有些沉重,他真的怕自己還沒來得及告白就被韓向柔給拒絕了。

    看著顧柏然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韓向柔似乎有些更不安了,但她卻沒有退縮的念頭,而是閉著眼睛一口氣把心里話說了出來:“我們天一派是沒有工資沒有獎金沒有年終福利的,吃飯也不給報銷!”

    顧柏然驚住了:“你要說的就是這個?”

    韓向柔點了點頭,想了一下又補充了一句:“不過我們天一派會給弟子發極品符箓作為補償,現在玄學界的極品符箓很少的,高級符箓就能賣上令人震驚的高價,更別提極品符箓了,所以我們天一派的福利還是很好的,對不對?”

    顧柏然懸了一半的心終于放了回去,憋著笑點了點頭:“掌門說的對,咱們天一派福利最好。”

    得到了顧柏然贊同,韓向柔松了口氣,又美滋滋的開始吃牛肉丸子。這不能怪她想的太多,人家門派啊公司啊什么的年底都發福利,自己這門派還沒建好,以后花錢的地方多著呢,必須精打細算才行。

    當個掌門人可真不容易啊!

    *****

    飽餐了一頓,兩個人一夜沒睡都有些犯困,索性就在包間里閉目打坐。玄門人士比普通人的好處就在這里,時間比較緊張的時候可以用打坐恢復精神和體力。不過韓向柔只是偶爾才用這種方法,在她看來睡覺的幸福是打坐替代不了的。

    不過半個小時,韓向柔和顧柏然兩個人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都神采奕奕,顧柏然拎著包替韓向柔打開了房門去買過年的衣服。

    其實韓向柔自打上班以來,每個月都會置辦新衣服,畢竟以前上學時穿的衣服已經不合時宜。而作為家里最受寵的女孩子,劉淑琴和韓盛偉在逛街時看到漂亮的衣服都毫不手軟的刷卡,韓向柔如今的衣柜里已經被家人和自己塞的滿滿的。

    不過韓向柔仍然想在今天買衣服,因為過年穿新衣服在她心里是一種特殊的情結。在年紀小的時候,她不能離開神仙嶺,而臨海位于南方,劉淑琴寄來的衣服夏天穿還行,至于冬天壓根就抗不住神仙嶺凌冽的北風。

    那時候韓向柔冬天穿的棉襖棉褲都是韓老頭托鄰居的大娘們給做的,不但軟和而且厚實,特別抗風,就連外面套棉襖的衣服褲子也都是大娘們一手包辦,雖然丑了點但是合體。后來韓向柔上了小學,眼看著就要過年了,韓老頭拿著錢帶著她下了山,到了鎮里唯一的商店樂呵呵的說道:“柔柔上學了,以后每年過年我們買一身新衣裳。”韓向柔還記得自己當時挑了一身的紅色,紅衣服紅褲子紅鞋子。用現在的眼光來看比做的好看不了多少,但當時韓向柔的心里已經美的不行了。

    從那時起,每到過年前爺孫倆都會到鎮上買衣服,一直到韓向柔高中畢業都是如此。現在她已經工作了,過年一定要穿新衣服更像是小朋友的行徑,韓向柔雖然渴望但卻不好意思說,所以當顧柏然提出幫她買過年的新衣服時才會那么的開心。

    兩人一路逛一路買,顧柏然不僅要給韓向柔挑,韓家的幾個人也要都準備好禮物。其實別人還好說,就是給祖師爺準備的禮物讓他有些犯難。

    到底給祖師爺送什么年禮才能博得他老人家的歡心呢。

    顧柏然在的心里琢磨了半天也沒有好主意,等兩人坐在餐廳里吃午飯的時候,顧柏然把這個問題拋給了韓向柔。

    “給祖師爺的禮物?”韓向柔也陷入了糾結中:“我以前只給祖師爺買香什么的,后來給祖師爺買了電視和手機,不過現在看來他似乎更喜歡我哥送的電腦。”

    “電腦是沒法在繼續送的,祖師爺那已經是最頂級的配置了。”顧柏然皺起了眉頭:“總不能大過年的繼續送香吧?我看祖師爺現在似乎不太需要香了,上次買的用了好久都沒用完。”

    “其實不買也沒什么。”韓向柔說道:“我和我爺爺這么多年也就給祖師爺燒紙上香什么的,沒給他買過東西。”

    話音剛落,韓向柔的口袋里的手機忽然震動了了一下,她掏出來一看只見屏幕里彈出一個男人的照片。她有些疑惑不解的點了點屏幕,自言自語的嘀咕:“難道我手機中病毒了?這人是誰啊?”

    顧柏然探過頭來一看,倒是一眼認了出來:“這是一個男裝模特啊,這應該是一張走秀的圖,好像是c品牌剛推出來的新款男裝。”

    “走秀的圖,男裝?”韓向柔猛地醒悟過來,盯著那男人身上猛看:“顧總,這男人身上這套衣服多少錢?”

    對穿著十分講究的顧柏然對世界各大男裝品牌的新款可謂是了如指掌:“這個是個限量款,這一身包括皮鞋得七位數吧。”

    “這么貴的話那估計就沒錯了。”韓向柔同情的把手機遞給了顧柏然:“你不是想給祖師爺買衣服嗎?就這個吧。”

    顧柏然:“……”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