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的秘書會捉鬼 > 106.第 106 章
    看著顧柏然有些懵逼的表情, 韓向柔只能小聲解釋道:“祖師爺是已經飛升了的仙人,我們平時只要在說話中提到祖師爺, 他都能感應到的。至于祖師爺的品位你也知道……”

    顧柏然點了點頭, 這個確實知道,別看他才進了一個多月,但對祖師爺的習慣已經大體了解了, 送給他老人家的東西, 不僅要好要精致最重要的是必須得貴, 便宜的東西絕對配不上他老人家的身價。顧柏然琢磨著祖師爺入玄門之前指定也是貴門公子一類的人物,普通人家養不出這么刁的脾氣性格。

    既然是祖師爺相中的,那無論多少錢也得去買啊,就祖師爺之前親自指點他三天, 讓他的修為突飛猛進,這種難得的機會倘若是別的門派的子弟那是多少錢都買不到的。只是這款衣服是限量版而且剛剛面世,華國還沒有發售,要買的話只能從國外訂購。不過幸好顧柏然平時也穿這個品牌的衣服,還是他們在華國的最高端的客戶之一, 購買衣服有綠色通道。顧柏然趕緊聯系了對方先把衣服定了下來, 并強調越快送來越好, 晚了就耽誤拜年了!

    掛上電話, 韓向柔一副知己的模樣拍了拍顧柏然的肩膀:“知道我為什么的這么有危機感了吧?養祖……”韓向柔剛想說祖師爺,又怕祖師爺感應到, 話音生生的在舌尖轉了一個圈轉了個方向:“養門派不容易啊, 太費錢了!”

    顧柏然看著韓向柔一臉苦澀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放心, 這些錢我還是出的起的,以后就讓我替你承擔吧。”

    “那怎么好意思呢?”韓向柔小臉紅撲撲:“畢竟我才是掌門人。”

    顧柏然看著她抿嘴微笑,韓向柔被那雙溫柔的黑亮的眼睛注視著心跳又有些加速,臉上覺熱辣辣的。韓向柔雖然粗線條,但也不是不韻世事的少女,自然知道這種感覺叫喜歡。不過她又是一個沒有談過戀愛的感情經歷一片空白的女孩,這種陌生的感覺讓她有些不知所措。

    而顧柏然雖然是一個外貌出眾、學歷奪目、身家耀眼的霸道總裁按理來說身邊女人應該不計其數,但由于他龜毛的性格和挑剔的眼光,這么多年前赴后繼往他身上撲的女人無一不鎩羽而歸。他雖然十分明白自己的心意,但因為太喜歡反而患得患失,生怕自己冒失的表白會讓韓向柔無所適從,所以只能先變著法的在韓向柔面前刷好感。

    兩人四目相對,韓向柔下意識避開了顧柏然目光灼灼的眼神,拿手做扇子的樣子扇了兩下,紅著臉掩飾著說道:“好熱啊!”

    顧柏然笑著給她要了一份堅果冰激凌,語氣寵溺的問道:“吃完東西我們去哪里逛?”

    “不逛了吧?”韓向柔看了看手表上的時間:“晚上我們秘書部會餐,訂的五點鐘,現在已經四點了。”

    顧柏然有些郁悶的在心里嘆了口氣,好容易獨處一天,本來還想準備一個浪漫的燭光晚餐推進下感情,沒想到秘書室居然選在了今天聚會。可顧柏然又有些舍不得就此和韓向柔分開,想了半天憋出來一句話:“要不我和陪你一起去參加會餐吧?”

    韓向柔震驚的看著他:“啊?”

    顧柏然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么,臉上頓時火辣辣的,只得尷尬的找補了一句:“費用我給報銷!”

    韓向柔:“……本來就是公司報銷啊!”

    趁著顧柏然去洗手間的功夫,韓向柔偷偷的在群里問了一句,頓時所有潛水的秘書們全都冒了出來,瘋狂的刷屏:“不要!我拒絕!”

    “今天最后一天上班,好不容易提前下班一個小時,我不想看到總裁!再帥也不行!!!”

    “讓總裁去和特助聚會去,我們不要他!”

    “我聽說今天副總他們聚會,讓總裁去找他們得了。”

    “……”

    半個小時后,顧柏然開車來到一個大酒店門口。因為停車場在酒店的后面,顧柏然心疼韓向柔走了一天怕她腳累,特意先將車子駛到酒店的門口,讓她先上去。

    韓向柔打開車門跳了下來,心虛的揮了揮手:“聚會在望海廳,一會兒你直接上去就行。”

    十分鐘后,顧柏然推開望海廳的包間們,一群老爺們興高采烈的站了起來,其中有個副總興沖沖的將中間主位的椅子拽了出來:“顧總,您可算來了,我們就等您了!”

    顧柏然:“……”

    韓向柔你個熊孩子給我等著!

    **********

    過年放假七天,韓向柔難得的放松了下來,不用上班也不用捉鬼,每天坐在沙發上吃吃喝喝看電視就行,別的啥都不管,簡直像是神仙過的日子。

    這個春節韓家也過的十分熱鬧,祖師爺自打那天一起下來嘗了韓家的晚飯以后,每天都要下來吃一起用餐,劉淑琴樂的恨不得請一個五星級大廚回家。看到祖師爺那賞心悅目的臉,劉淑琴每天能多吃兩碗飯。

    韓向柔私下里還偷偷問過韓老頭,以前在神仙嶺的時候也給祖師爺上的供品,幾十年祖師爺從來沒有碰過。現在祖師爺又吃又喝又這么能玩的,怎么和傳說中的神識不太一樣呢?

    韓老頭也不太懂這些,玄門一千多年就祖師爺留下了一抹神識,完全沒有可參考的地方。韓向柔想不明白就不去想了,反正現在祖師爺活蹦亂跳的也沒有消散的跡象比什么都強,有祖師爺坐鎮,天一派的規模很快就會壯大起來的。

    過了年很快就出了正月,韓向柔惦記著鬼市的黑總管用的人皮和黎正則有幾分相似,還特意去張家老宅那轉了兩次,可她連續招了幾次魂也沒看到黎正則的身影,只能繼續關押著黑總管,想著等以后見到黎正則的時候再說。

    除了黎正則的事,韓向柔最掛心的就是陰間了。她估摸著這都一個多月了,朱新去輪回殿該回來了,便用請神符將本地的城隍爺朱新請了上來,詢問輪回殿的事。朱新說輪回殿看著挺井然有序的,排隊投胎的鬼魂都老老實實的喝孟婆湯,在那當值的鬼差也看起來很正常,并沒有像假城隍說的那么混亂。不過朱新沒有見到轉輪王,畢竟他只是一個府城隍,人家轉輪王不愿意召見他也是正常的,只是現在也判斷不了轉輪王到底出沒出事。

    現在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雖然篡位的人在暗地里行動,但朱新、韓向柔他們也有應對的時間。

    時間過的飛快,在祖師爺三五不時的教導下,韓向柔和顧柏然兩人都進步飛快,資質普通的韓盛偉累死累活也趕不上顧柏然,氣的祖師爺直翻白眼。

    一晃到了四月底,直到快放小長假了,韓向柔才驚覺時間過的這么快。正琢磨著五一要不要出去玩兩天,就見人資部的徐安艷一臉沉重的走進了秘書部,看到韓向柔魂不守舍的笑了笑,一看就是滿腹心事。

    韓向柔將手里的筆放下,轉頭問道:“徐小姐找我有事?”

    徐安艷搓了搓手,尷尬的笑了笑:“能和韓秘書單獨聊聊嗎?”

    韓向柔起身將她帶進小會客室,倒了一杯花茶給她。徐安艷有些無措的接了過來,一副不知如何開口的模樣。

    韓向柔也不催促,用小勺輕輕的攪動著自己杯子里的咖啡,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眼看著韓向柔一杯咖啡就要到底了,徐安艷終于結結巴巴的開了口:“韓秘書,你真的能處理靈異事件嗎?”

    “嗯?”韓向柔眉毛挑了起來:“你聽誰說的?”

    徐安艷臉上漲的通紅,有些不安的說道:“是我們前任部門經理許小軍說的,他說你是一位大師,能處理靈異事件。”

    許小軍曾今就是不信邪組織中的一員,韓向柔在看出他有大兇之兆后讓他晚上六點鐘以后不要出門,他不信邪的非得和老同學去喝酒,結果半夜被自拍墜樓而死的女鬼給纏上了,三番兩次的找他當替死鬼,最后還是韓向柔出手救了他,也是那次韓向柔第一次見到了地府官印的碎片。

    看到韓向柔沉默不語,徐安艷有些懊惱自己病急亂投醫了,這韓秘書是顧總的心腹,名牌大學畢業的高材生,怎么可能和這些怪力亂神的東西沾邊?

    “韓秘書,真是不好意思……”徐安艷結結巴巴地說道:“我只是隨口問問,沒有別的事。”

    韓向柔這才發現自己走神了,她將咖啡杯放到桌上,兩手交叉在一起:“說說是什么事吧?從你面相上看是你母親出事了?”

    徐安艷震驚的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你居然看的出來?難道你真的是大師?”

    徐安艷從來沒有和任何人說過是她母親出事了,她知道許小軍內退和靈異事件有關,找他去問大師聯系方式的時候只是含糊提了一句家里發生了奇怪的事,得找個懂行的給破解一下,許小軍這才推薦了韓向柔。她當時也是急壞了,著急忙慌的跑了過來,進了秘書室才發現自己沖動了。

    可萬萬沒想到,這韓秘書算的還真準。

    徐安艷急切的摳住了自己的手心,緊張的問道:“韓秘書,你還能看出來什么?”

    韓向柔慢條斯理的把最后一口咖啡喝光,抽出一張紙巾輕輕的擦了擦嘴角:“你父親早逝,母親早年艱苦,中年奔波,晚年本來是能享幾天福的,奈何你想兄長娶了媳婦以后就一直攪的家宅不安,你母親并沒有過上幾天舒心的日子。”

    徐安艷激動的泣不成聲:“韓秘書……不,韓大師,您算的太準了,求求您救救我的母親吧,她就要死了。”

    韓向柔奇怪的望著她:“不會吧,從你的面相上看,你的母親應該還有幾年壽數,怎么會要死了呢?”

    徐安艷眼里閃過一絲驚恐的神色,淚流滿面的說道:“我母親腿上長滿了鱗片,原以為是皮膚病,可是越看越像是蛇身上的。昨天半夜她突然兩腿疼痛難忍,一直鬧到早上才睡著。我上班前去給她掖被子,這才發現她的兩條腿居然變成了一條蛇尾巴。”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