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的秘書會捉鬼 > 第 110 章
    韓向柔開車回家時已經八點多了, 劉淑琴已經習慣她經常不按點回來了,接到電話后就留出來一部分菜在廚房里, 等韓向柔一到家立馬就去熱, 韓向柔換了衣服洗了手從樓上下來,這晚飯也準備好了。

    韓向柔坐在餐桌前吃著飯,韓盛偉端著一杯茶和她匯報門派的建設情況。

    自打過了年, 韓盛偉就把所有的施工前的手續給辦好了, 天一派由曾賢良的城勤建筑負責施工。曾賢良是親眼看到過韓向柔的本事的, 無論是殺厲鬼揍邪佛還是布大陣的手段都叫人瞠目結舌。

    現在曾賢良可是韓向柔的鐵桿粉絲,絕對的擁護者。這個工程又是給天一派建門派,曾賢良恨不得打起百分之二百的精神,一天到晚都在工地上盯著, 生怕哪里出岔子。

    而天一派的主殿要一比一復原千年前的天一派大殿,祖師爺不知道從哪里弄來一堆特別完美的千年古木,在開工前就丟到了沉香山頂,讓韓盛偉請來的復原古建的大師們一看到就瞪大了眼睛,一個個激動的恨不得趴上去親吻那些木頭。

    如今施工已經有兩個多月了, 韓盛偉一有空就去沉香山看看情況, 回來和祖師爺、韓向柔兩人匯報情況。雖然祖師爺一副“我不愛聽”的模樣, 但是韓盛偉知道他心里最惦記著這件事, 指不定每天偷偷去看幾次施工進度呢。

    韓向柔吃完了晚飯,漱了漱口拿著藥材盒子準備去靜室給祖師爺看看, 韓盛偉今天也回來的晚沒和祖師爺打照面, 也屁顛屁顛的跟著上去了。

    似乎預料他們要來, 祖師爺沒有在電腦前打游戲,而是坐在窗邊泡茶。那茶葉也不知道是不是祖師爺私藏品,香氣裊裊,光聞那香味就覺得精神一震。而如今祖師爺的打扮也越來越時髦,身上穿著一身淡色的休閑服,長長的頭發用一根發帶束在身后,看起來特別瀟灑,帥的讓人挪不開眼。

    韓向柔和祖師爺說了今晚上遇到的事情,頗為感嘆:“那蛇妖原本是吞了祖師爺落下的一顆仙草得了機緣,沒想到修煉了一千年卻被喪子之痛沖昏了頭腦,一身的修為都化為虛無。”

    祖師爺神色淡然的喝了口茶:“她命里該有這一劫,如今她雖然散了修為,但壽元卻還在,也不是重新修煉的機會,就看她日后的造化了。”

    韓向柔將手里的藥匣子遞了過去:“這是那蛇妖摘的藥草,原是賠給了徐家人的,徐家的人又送給我當了報酬,祖師爺您看看這幾味藥能不能煉丹?”

    祖師爺掃了一眼匣子并沒有伸手去接,而是似笑非笑的看著韓向柔:“你學的玄醫都學狗肚子里去了?”

    韓向柔訕笑著撓了撓頭:“祖師爺,我別的都行,就玄醫這塊不開竅。尤其是煉丹每次火候都不到,我估計這是先天體質的問題,和我的聰明才智沒什么關系。”

    祖師爺接過來藥匣子放在了一邊:“顧柏然雖然在符箓、陣法一道不及你有天分,但是在玄醫這方面倒是比你強了許多。也罷,回頭我單獨指點指點他這方面吧。”

    韓盛偉在旁邊聽著祖師爺和韓向柔商量了半天也沒提到自己,急的直跳腳:“祖師爺,那我呢?您看我哪方面有長處?”

    祖師爺拿眼神往韓盛偉身上一落,神色淡淡的說道:“你好像哪個方面都沒有長處。”

    韓盛偉的臉頓時垮了下來,一副傷透了心的模樣。祖師爺看著他垂頭喪氣的樣子,眸子中多了幾分笑意。

    終歸是韓家的后代,而且還把門派的雜事都扛了起來,祖師爺也不好太打擊他,沉吟了一下說道:“回頭煉丹的時候你也跟著看看,煉器我也教教你,看看你哪個方面順手一些。”

    韓盛偉聽了眉開眼笑的給祖師爺斟茶捶背,小心翼翼的問道:“祖師爺,我那根黑棍子還有機會改變模樣嗎?我每次拎出去人家都看我,可不好意思了。”

    祖師爺強忍著才沒把茶噴出來,他嫌棄的看了韓盛偉一眼,涼涼的說道:“那是按照你心意打出來的法器,和你心神相通的,這輩子都改不了模樣了。”

    雖然聽韓向柔這么說過,但是韓盛偉依然有些不死心,如今祖師爺也這么說了,他只能委曲求全的退了一步:“那有機會讓它變小一點嗎?就和孫悟空的金箍棒似的,可以隨著心意變化。”

    祖師爺的笑容更涼了:“可以啊,還可以變粗變細呢。”韓盛偉的眼睛瞬間亮的和星星似的,特別期待的看著祖師爺。還沒他等開口,就聽祖師爺繼續說道:“就看你煉器的本事了,你要是有能耐打造出一個真的金箍棒都沒問題。反正我是不會再插手了,免得被你氣死。”

    韓盛偉的臉頓時耷拉了下來,就他這天分,金箍棒這輩子估計沒什么指望了。

    祖師爺喝了口茶,側頭和韓向柔說道:“顧柏然是不是最近要開發一個新的項目?你去告訴他,我要和他合伙。”

    韓向柔驚的下巴都要掉下來了,嘴巴哆嗦的都不好使了:“祖祖祖師爺,您怎么想起做生意來了?”

    祖師爺有些惆悵的嘆了口氣:“看中的東西太多,總得有錢買才是。一件兩件也就罷了,讓你們孝敬太多也不像回事,干脆我自己賺點錢當零花吧。”

    想起晨輝集團開發的新項目預計光投資就十位數,韓向柔兩條腿軟的和面條似的:“我的祖師爺呀,您拿什么和他合伙啊?咱門派的錢投進去連個水花都看不見。”

    祖師爺淡淡的一笑:“我們不用投錢。”

    韓向柔有些頭大的解釋道:“顧柏然雖然是總裁,但公司還有其他的股東。就他自己賺的那部分全孝敬你都沒事,可若是參與到公司項目了, 沒有正兒八經的理由,您辦法參股啊。”

    “我技術參股。”祖師爺自打有了這個念頭以后已經上網把什么公司什么股份的事摸了個透,他臉上洋溢自信的光彩,奪目的讓人挪不開視線:“他不是要建什么樂園嘛,我親自給他布招財陣。”

    韓向柔驚訝的看著他:“您出手布陣?那晨輝集團的這個項目估計能賺瘋了。”

    韓盛偉在旁邊羨慕的眼睛都快瞪出來了,趁著顧柏然不在十分想截胡:“祖師爺,我也有公司啊,自打柔柔給我布了陣法以后生意蒸蒸日上。要不您來我這也參一股?我給您拿大頭。”

    祖師爺端起茶杯嫌棄的搖了搖頭:“你的公司太小了,賺的錢不夠我花,沒興趣。”

    韓盛偉捂著胸口踉蹌的跌坐在椅子上,哎呦喂可真扎心呀,我的祖師爺!

    韓向柔兄妹兩個在祖師爺房里蹭了兩杯茶就被攆了出去,韓向柔回到房間里給顧柏然撥了個電話,幾乎是瞬間顧柏然就接了起來。韓向柔剛輕輕的喂了一聲,就聽顧柏然低沉的聲音傳了過來:“好巧,我剛剛正想給你發微信,你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聲音傳到耳朵里來,搔的心里酥酥麻麻的,韓向柔忍不住把手機換了位置,伸手掏了掏自己的耳朵,聲音忍不住也跟著軟了起來:“祖師爺想和你談筆生意。”

    顧柏然愣了一下:“祖師爺有什么吩咐直接說就行了,何來的談生意?”

    韓向柔聲音雖然甜甜的,但說起正事來嘎巴溜脆:“祖師爺知道公司準備開發的樂園項目,打算技術入股,親自給你看風水布招財陣。”

    顧柏然的呼吸頓時急促起來:“祖師爺真的這么說?”

    韓向柔:“千真萬確,只是你要想好怎么說服其他的董事。”

    顧柏然輕笑一聲:“放心,這個交給我就行。”

    這商人生意做的越大越相信風水一說,不僅晨輝集團當初新建這個大廈的時候就得了青云觀上任觀主的指點,就這些董事家里也都布有財源滾滾的法陣。

    顧柏然已經進天一派半年時間了,別的不說,就天一派基礎的典籍已經背的滾瓜爛熟,說起風水來頭頭是道,把一群二半吊子聽的目瞪口呆,直接洗腦到不請大師這游樂場就開不下去的感覺。

    這些董事都認識一兩個大師,誰都覺得自己認識的大師牛,一時間爭執不下。就在大家吵的面紅耳赤口干舌燥的時候,顧柏然慢悠悠的開口了:“天一派的開山祖師在一千年前飛升后留了一抹神識在人間,若是請了那位仙人來……”

    顧柏然的話沒有說完但是所有人都兩眼冒光了,也有冷靜一些的遲疑的問道:“這大師也就算了,仙人什么的真的存在嗎?即便有,這都一千年了,不會是有人假冒吧?”

    顧柏然淡淡的一笑:“韓老祖的名號,在玄門中無人不知,你們一打聽便知道。至于假冒……”他輕笑一聲:“等你們見了就明白了。”

    這些董事們都和人精似的,等散了會都從各自的渠道打聽天一派韓老祖的名號,這一問不要緊這才知道韓老祖對于整個玄門來說簡直是老祖宗般的存在,無論去哪兒都能被供著。

    而韓老祖的有一抹神識在凡間的事也被證實了,玄門比武的視頻自打公布以后,韓老祖出場的鏡頭已經被單獨剪輯出來放在論壇里常年置頂,如今已經成為玄門論壇點擊最高的視頻,像長明掌門這種的腦殘粉恨不得一天看八回。董事們認識的幾個大師就是正經的玄門弟子,一提起韓老祖激動的語無倫次,聽那話里的意思,只要能得韓老祖指點,傾家蕩產也值得。

    既然韓老祖身份得到了證實,那么問題來了,這種仙人的神識要怎么才能請動呢?所有董事都將期冀目光看向顧柏然:“顧總,您一定有法子是不是?”

    顧柏然早就等著他們這句話呢,他卻沒立馬應承下來,反而故作矜持的說道:“倒是有門路去請,只是得看我們開的價碼是否能打動韓老祖。人家可是能擔的起仙人之稱的,什么天材地寶沒見過,就連我們視若珍寶花了大價錢請來的法器在人家眼里也和路邊的破銅爛鐵沒什么區別,我就是去請了也不好意思開口。”

    一席話董事們又覺得焦頭爛額了,原本都覺得自己認識的大師不錯,可現在在韓老祖面前一比都成了渣渣。既然有機會能請到天下最好的玄門仙人,何必退而求其次呢?

    幾個董事私下里商量了一番,派了個代表試圖說服顧柏然:“我們都是生意人,家里請的那些東西估計韓仙人也看不上眼,若是直接說給錢又侮辱了韓仙人的仙格,不如新項目給韓仙人一部分股份,他老人家雖然用不著這種俗物,但不是有個門派嘛,沒什么比這個更實在的了。”

    顧柏然臉上露出了為難之色:“那得給分多少啊?其實說實話,我是想請仙人的,給多少股份也不心疼,只是不知道其他董事的意見。”

    董事們早就商量了這個問題:“我們打聽過了,若是請韓仙人布陣,那盈利肯定不止翻番這么簡直。雖然股份分出去心疼,但是賺回來的錢絕對比給出去的要多,從長遠上看值得。這事我們聽總裁的,多少都不心疼。”

    顧柏然嘴角挑了起來,露出了滿意的笑容:“既然你們這么想,我就放心了。明天我就請韓仙人來公司簽訂協議。”

    眾董事皆大歡喜,傻樂了半天忽然有人想起一件事:“總裁您是怎么認識韓仙人的?”

    “我忘了告訴你們了嗎?”顧柏然一臉無辜:“我現在是天一派的弟子啊。”

    眾董事:“……”

    顧總,你可真是個奸商!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