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的秘書會捉鬼 > 111.第111章
    祖師爺自打從山上下來以后, 可算認識了現在這個花花世界的樂趣,雖然表面依然一副面癱樣, 但實際上玩網游逛論壇穿時裝浪到飛起。

    顧柏然略施小計把董事們都拿下以后, 下班后立馬和韓向柔一起去了韓家的別墅,和祖師爺匯報這個事,另外小心翼翼的請示:“祖師爺, 您看明天您老有空去公司參觀下嗎?順便把協議簽了, 按照我們董事會的決議, 您可以拿40的股份。”

    韓向柔在旁邊聽的嘴巴都快能吞下燈泡了,祖師爺一個招財陣就輕輕松松占了幾個億的出資,簡直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了,公司的董事會可真夠舍得的。也不知道顧柏然是怎么把董事會的那些老頭子給忽悠瘸的?

    祖師爺似乎對顧柏然的辦事能力十分滿意, 也給了他一杯自己泡的茶。顧柏然在辦公室和除了處理公司的事,還要和老頭們斗智斗勇,早就疲憊不堪了。抿一口茶到肚子,一股熱流從腹部轉了一圈,消失在經脈里, 顧柏然這才發現自己身上的疲憊不翼而飛了, 且頭腦清明精力十足。

    顧柏然驚訝的看著手里的杯子:“祖師爺您也茶可不簡單。”

    韓靜修自得的輕哼了一聲, 方才說道:“明天上午我會去你公司的。”

    顧柏然立馬說道:“那我來接祖師爺。”

    韓靜修喝了口茶沒說話, 韓向柔會意的笑了:“公司的事就由顧總安排,我送祖師爺去就好。”

    見祖師爺悠哉的喝著茶, 顧柏然便知道祖師爺也是這個意思, 也順勢應了下來:“那我提前做好準備。”

    公司的幾個董事并不在公司擔任職務, 只有開董事會的時候才過來。顧柏然讓陳琳挨個通知董事明天九點到公司開會,又讓行政部門準備歡迎儀式,按最高規格的辦。

    翌日上午九點半,吃了飯喝了茶的祖師爺終于起身了,他輕輕彈了下衣服,衣服上輕微到肉眼都看不見的皺褶立馬消失了,平整的的一絲不茍。

    韓向柔開車停到晨輝大廈門口,早已等候許久的顧柏然帶著董事和所有高管立馬迎了上來。

    前臺的妹子和晨輝集團的員工早就好奇的心里抓耳撓腮的,紛紛猜測到底多大牌的人才能把公司的董事給湊齊了來迎接他,就連老董事長都在外面等著。

    看著從車里出來的韓靜修,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氣,登時什么念頭都沒有了,都盯著韓靜修發愣。而董事會的人這才明白,為什么總裁說沒人能冒充的了韓仙人,這容貌氣質哪是凡人可比擬的,這才叫真正的仙人。

    董事們魂不守舍前簇后擁的把韓靜修送到會議室,顧柏然介紹了一遍項目的情況把擬好的協議放那韓靜修面前:“祖師爺,您過目一下協議,另外您看給您預備一個什么賬戶?”

    韓靜修沒用筆墨,而且用手掌在協議上一掃,韓靜修三個字龍飛鳳舞的出現在簽字的地方。

    至于賬戶,祖師爺一副無所謂的態度:“打到天一派或者韓向柔的賬戶都可以。”

    預算著有大筆的錢到賬,祖師爺心情很好,簽完協議后還在總裁辦公室轉了一圈,還拿出幾件小玩意擺在幾個地方,隨即一甩袖子,在眾目睽睽之下消失了。

    韓向柔看了眼手表,原來是到了家里吃飯的時間到了。最近劉淑琴也不知道在哪里請了一個專門做私房菜的大廚,做的特別合祖師爺的胃口,現在吃飯在祖師爺的眼里僅次于打游戲,一頓都不能落下。

    顧柏然和韓向柔已經習慣祖師爺的來無影去無蹤,但是晨輝集團的董事們眼睛都直了,直到這時他們才真正的體會到什么叫上仙。

    原本顧柏然叫餐廳準備了午飯想宴請祖師爺,結果祖師爺一甩袖子走了,顧柏然只得把自家爺爺以及元老和其他董事請去。

    一群人都想著韓仙人的英姿,吃飯的時候沒一個說話,都魂不守舍的只會往嘴里賽飯。直到用過午飯許久了,一個董事才反應過來,有些不解的問道:“我怎么感覺韓仙人特別看重韓秘書呢?”她忽然想起一種可能,十分驚詫的看著顧柏然:“難道韓秘書是韓仙人的后人?”

    顧柏然喝了口茶,淡淡的說道說道:“韓秘書的祖上是韓仙人的同胞弟弟,韓家只有這一支后嗣。”看著一群人驚愕的表情,顧柏然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繼續說道:“不過這個倒不是最主要的,祖師爺如此信任韓秘書是因為她是現任的天一派掌門人啊!”

    眾董事:“…………”

    眾董事一言難盡的看著顧柏然,心里忍不住嘀咕:這韓秘書來天 一派上班就是來挖墻腳來的吧?就顧總對韓秘書那熱乎勁,這晨輝集團早晚都得成為嫁妝一起隨著顧總進天一派。就是不知道天一派讓不讓入伙的,他們也好想參一股啊!

    公司的新項目還在走審批手續,另外又有好幾個在跟進的項目突然有了飛躍性的進展,晨輝集團最近可謂是好事連連,顧柏然覺得這絕對和祖師爺給他擺的幾樣小法器有關系。

    顧柏然忙,韓向柔也跟著忙,作為顧柏然的專屬秘書,在她不接玄門生意的時候,承擔了一些保密性較高的工作。顧柏然對韓向柔的追求越來越明顯,這回不止秘書室,全公司基本上都知道了總裁的心意。除了心里發酸的一些女員工說些陰陽怪氣的話,大部分人私下里都猜測顧總會以什么方式表白。

    當事人之一顧柏然對比是有苦難言,他明里暗里的表白的次數都有兩位數之多了,但韓向柔卻覺得兩個人的感情還不到火候,要等到水到渠成的那一天。

    顧柏然雖然說不好什么才算水到渠成,但行動上一直沒落后,就等著韓向柔點頭的那一天。

    一晃又是半個來月,眼看就到端午假期了,韓向柔的大學舍友張欣打來電話,想請幾個舍友到帝都聚一聚。

    韓向柔早就想去帝都了,除了和同學聚聚以外,也想見識見識帝都的龍脈。只是短租只有三天假期,再加上來回時間實在是太緊湊了些。韓向柔索性又和顧柏然請了幾天的假。

    顧柏然正在處理公文,一聽韓向柔要請假去帝都見大學時的舍友兼閨蜜,立馬說道:“我節后正好要去帝都參加個會議,若是方便的話我請你的朋友們一起吃個飯吧。”顧柏然眼角帶著笑容,十分自然的說道:“也讓她們替你把把關。”

    韓向柔笑的眉眼彎彎的:“她們可不會替你說好話的。”

    顧柏然哈哈大笑起來:“只要不拖后腿就行。”

    為了躲避假期出行的高峰,韓向柔提前兩天就去了帝都。另外的兩個舍友得明天才到,張欣的房間又足夠大,她干脆把韓向柔請回了家里,打算兩人晚上好親親密密的說話。

    張欣的父母知道女兒的同學要來家里,特別熱情的準備了一大桌子的菜歡迎韓向柔的到來。

    張欣媽媽的家常菜做的很好,韓向柔吃的有滋有味的。吃飯的時候,張欣順嘴提到:“向柔信道的,可虔誠了,每年都親自給我們畫護身符。”

    張欣父母一聽都笑了,以為是年輕的女孩子們玩個新奇,并不以為然。而張欣和其他兩個舍友是不知道韓向柔的本事的。以前韓向柔在神仙嶺的時候,人人都知道她在捉鬼上本事高強。

    雖然在鎮上的人無論是家里出什么事或者孩子被嚇丟了魂都喜歡去找韓家爺孫。但平時在學校,韓向柔的同學們都被叮囑過少和韓向柔來往,說她身上帶著陰氣的,關系近了會受影響。

    這種說話壓根就是無稽之談,但人們習慣恐懼未知的事情。雖然表面恭恭敬敬的,但是沒有一個孩子和韓向柔走的近,沒人愿意和他做朋友。

    神仙嶺的人做的太明顯,即使性格大大咧咧的韓向柔也感覺到了委屈。上大學的時候,她擔心新的同學也會因為這個原因疏遠她,便把一身的本事藏了起來,只能背著舍友出去捉鬼。就連護身符也是大三以后才給她們畫的。

    雖然韓向柔的三個舍友都沒覺得護身符是真的,但出自對韓向柔的喜歡,都把韓向柔給的護身符貼衣收藏起來。

    提起了護身符,張欣索性把脖子上的一個小小的香囊拽了出來遞給韓向柔看:“這幾天不知道怎么回事,這個香囊老是熱乎乎的,都好幾回了。”

    正在吃雞翅的韓向柔聞言臉色大變,把筷子一放擦了擦手接過來了香囊。韓向柔給三個舍友的香囊都是韓向柔親手做的,香囊上面帶著一些亂七八糟的陣法,目的就是保證護身符的效力。

    韓向柔一看香囊上的陣法已經破壞了七七八八了,再打開香囊往外一到,居然是一堆符灰。

    張欣看著桌上的東西連忙問道:“這是怎么回事?我記得當初我還打開香囊看過,里面不是有張黃紙嗎?”

    韓向柔捻著香囊面容有些難看:“你最近有沒有得罪什么人啊?””

    張欣搖了搖頭:“沒有啊!”她看著韓向柔一臉嚴肅的樣子,臉上的笑容也漸漸消失了:“你的意思,不會是這個護身符真的有效吧。”

    韓向柔嚴肅的點了點頭:“那是當然,因為這是我畫的,怎么可能不靈驗!”

    張欣:“…………”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