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的秘書會捉鬼 > 128.第 128 章
    聽到韓向柔斬釘截鐵的拒絕, 陳大媽驚住了,指著她的手直哆嗦“你是不是人啊怎么和妖怪沆瀣一氣”

    “妖怪怎么了要是沒有這個小妖怪救你的女兒, 她早都變成孤魂野鬼了。”韓向柔氣的胸口直疼, 多看一眼都嫌臟了眼睛“比起妖怪來,你們一家更像是惡魔,臟的讓人惡心你們最好祈禱死了以后不要遇見我, 否則你們就是下不了地獄我也會把你們打的魂飛魄散”

    韓向柔控制不住身上的怒氣, 雷擊木手串噼里啪啦的冒著雷火, 嚇的陳大媽連滾帶爬的往回跑,生怕她把自己劈了。

    深吸了幾口氣,韓向柔壓制住怒火,又從包里掏出一套陣符送到了小水獺手里“也不知道這家人會不會再請什么大師, 萬一不分青紅皂白的真有可能傷到你們。這套陣符你拿著,有它在別人無法靠近這個房間,小水獺肯定會順利出世的。”

    水獺精看著韓向柔遞過來的東西愣住了,眼淚在眼圈里打轉,感動的不知道要說什么好“大師”

    “拿著。”韓向柔硬將陣符塞到他的手里, 語速很快的說道“我家住在臨海, 比帝都更適合水獺生活。等小水獺出生后你去三單元找李振國讓他聯系我, 我把你們接走給小水獺找個安全的地方。至于你”韓向柔嘆了口氣“你的禁術已經傷害了你的魂體, 未來就是魂飛魄散的結局。”

    “我知道。”水獺精笑的很安心“只要它們能重新活下來就可以了,我沒關系的。”

    “你就是個蠢貨, 缺心眼的東西。”韓向柔生氣的瞪了他一眼“這么多女孩子偏偏找了個人渣, 也不知道你這是什么運氣和眼神。”

    水獺訕訕的摸了摸鼻子, 一副呆萌的模樣“大師你別生氣,我知道我挺蠢的,下輩子呃,我沒有下輩子了我一定告訴小水獺們以我為戒,再也沒做這樣的蠢事。”

    韓向柔聽的心里發堵,不耐煩地揮了揮手“行了,我回頭找祖師爺想想辦法,說不定能保你一命呢。”

    水獺精聽的一頭霧水,沒理解韓向柔說的意思,但他也不敢問,依然傻乎乎的笑著“謝謝大師給的符陣,謝謝大師幫我們找新家。”

    韓向柔點了點頭,朝一旁嚇的躲在角落里的老兩口看去“你女兒生小水獺雖然很傷元氣,但起碼死不了,比起你們的手段來說,人家小妖精已經仁慈許多了。”

    李振國看著陳大媽一家也沒好臉色“陳大媽,以后你也別找我媽一起跳什么舞了,我們這種老實人不敢和你家的人來往太多,怕哪天被你們抹脖子。”

    門重重的關上了,老兩口抱在一起失聲痛哭,水獺精懸在空中靜靜的看著了他們幾秒便抱著厚重的毛皮大衣回了房間,認真的布下符陣后,靜靜的守在陳思淼的旁邊,等待著小水獺的出世。

    從陳家出來,韓向柔依然是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李振國三步兩步跟上一臉懊悔的模樣“韓大師真對不起,我真不知道他家是這種人。”

    “沒事。”韓向柔深吸了兩口氣,平靜了下心情這才說道“其實干我們這行什么人都見過,有很多人說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可我過很多精怪和鬼魂比人善良多了。”

    有了小水獺的事,韓向柔回臨海的時間又推遲了幾天,白天逛逛帝都好玩的地方,晚上和張欣吃吃喝喝,很快兩天時間過去了,李振國打來電話說小水獺出生了。

    韓向柔又去了陳家一趟,陳大媽本來不想開門,但陳大爺巴不得把這窩瘟神送走,離得遠了說不定自己身上的這些毛就掉了。

    韓向柔和李振國進了屋以后也沒和他們打招呼,徑直朝陳思淼的房間走去。陳思淼躺在床上依然沉睡,之前為了保護小水獺能被孕育,水獺精弄暈了陳思淼。如今術法雖然解除,但大量元氣的損失和產后脫力,陳思淼的身體衰敗了許多,暫時還沒有蘇醒過來。

    韓向柔將幻珠拿出來,從里面開辟了一個不算太大但有水有樹林的小空間,將剛出生的只會哼哼唧唧的小水獺們放了進去,水獺精把那件毛皮大衣也放了進去,給小水獺們做了個窩。

    韓向柔把幻珠收了起來,看了眼水獺精“我們走吧。”

    水獺精點了點頭,跟在韓向柔身后朝門外走去。見他們就這么走了,陳大媽著急了,眼睜睜的看著閨女真的一只一只的生了七八只小水獺出來,她嚇的差點昏厥過去。她閨女一個大活人都能生出水獺了,那他們一家人變成水獺好像也不是不可能。現在老頭子臉上的水獺胡須已經長了出來,她身上的毛也越來越多,全家人的獸化都越來越嚴重,她真的怕有一天醒來她再也說不了話,而是變成一只只會吱吱叫的水獺。

    “救救我們,求求你了大師。”陳大媽哭的凄凄慘慘的“我們不想變成水獺。”

    韓向柔沒有說話而是看著一旁的水獺精,水獺精轉過頭冷漠的看了陳大媽一眼“什么時候你們認真懺悔了、打心底覺得自己做錯了,獸化才會停止。記住要真心,裝腔作勢可沒什么用。”他微微翹起唇角,笑容里帶了些譏諷“不過我覺得以你們一家人的品行來說,這輩子似乎不太可能了。”

    帶著一窩小水獺回了臨海,韓向柔下了飛機后沒回家,直奔沉香山而去。沉香山山上有樹林,山下有河水,和小水獺的生存環境比較符合。因為水獺精現在是魂體的狀態,能力有限;小水獺們又完全沒有自保能力,為了保護他們的安全,韓向柔給它們設了一個結界。水獺精可以自由出入結界到河里去覓食,但其他人或者動物則進不了結界的范圍。等天一派建好以后,那時候小水獺估計也長大一些了,有自己的庇護,它們的生存空間會更好的。

    此時一直密切關注韓向柔動靜的靈異調查總局的魏云飛見韓向柔離開了帝都也松了一口氣,韓向柔在帝都他總覺得不心。

    韓向柔雖然說不管帝都的事,但回到家依然氣鼓鼓的和祖師爺告狀。祖師爺正坐在電腦前打游戲,聽到韓向柔的話只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既然有人愿意送死,何必攔著,只管等著就是。”略微頓了一頓,祖師爺又丟下一句輕飄飄的話“你和鬼王之間注定有一戰,這是你的宿命。”

    “我的宿命”韓向柔指著自己一副飄飄然的模樣“祖師爺,難不成我是酆都大帝轉世”

    祖師爺被這句話雷的手一哆嗦,電腦里的小人瞬間少了半條命。第一次吃這種虧的祖師爺氣的頭發都翹起來了,轉頭朝著韓向柔就是一通懟“什么酆都大帝轉世,人家是純爺們好不好你個小姑娘想的倒是挺美,趕緊出去別耽誤我打游戲。”

    韓向柔訕訕的從祖師爺房間里溜出來,乖乖的去洗了個澡睡覺,第二天一早精神抖索的去上班。韓向柔這邊特別心大的把帝都的事拋到了腦后,一心一意的處理公司的文件,甚至連玄門論壇都沒怎么上過。

    韓向柔忙忙碌碌的過的十分充實,但這個時候帝都卻不太平靜。何百戶及其手下的那些孤魂野鬼都失蹤了,政府靈異事件調查局行動隊的人又在十水大張旗鼓的把十水封鎖了,整的度假區連一個人都沒有,就剩鳥叫了。人家指揮使活了幾百年了又不是傻子,察覺有異后打發得力屬下一探便知道十水的聚陰陣暴露了,只怕連那個水井的消息都被官方摸了去,要不然不會鬧出這么大的陣勢。

    指揮使手下不止一個百戶,得力下屬比比皆是,有個脾氣暴躁的當即就要帶兵去圍剿那群官方的天師。指揮使抱著一個烏黑的骷顱頭露出冷笑“不必去,滅了他們反而會招惹來更多的天師。反正現在不到日子就隨他們去,到正日子那天等將軍來了,我們就把那一片封起來,就算他有再大的能耐也沒法跑出去報信。對付那些天師不是重要的,取得寶物第一時間送到王的手里才是我們的首要任務,謀劃了這么久,我們萬不能再出差錯了。”

    手下低眉順目的垂下了頭“大人說的是,還好這次不是那個叫韓向柔的丫頭守著,要不然只怕我們會多些麻煩。”

    “韓向柔。”指揮使眉頭皺了起來“她的前世查到了嗎她到底是什么來歷”

    手下搖了搖頭“我們的秦王殿里的兄弟還沒有打探出來。”

    “難不成是什么大能”指揮使緊鎖著眉頭想了半天,忽然一驚“難道她是”

    看著指揮使驚悚的表情,手下心頭涌出不好的預感“大人,你想到她的來歷了”

    指揮使沉默不語,過了半晌才緩緩說道“等鬼王恢復了力量,我們找機會去一趟酆都鬼城,我要去確定一件事。”

    魏云飛帶著行動組的十幾個玄門弟子在十水整整呆了七八天,連個鬼影也沒看到。行動隊的隊員平時在外面抓鬼也挺勞神的,正好在這里好好放松了一下,他們以打探周圍環境的理由,到外面劃個竹筏、玩個漂流、爬個山,比出別的任務時悠閑多了。

    和手下人忙里偷閑不一樣,魏云飛從內而外的暴躁。他自己也知道自己這次做的事有些不地道,可打去年起,天一派的韓向柔異軍突起,在玄門大比上讓天一派的名號響徹整個玄門,就連靈異調查局的一把手和分管靈異調查局的大領導都聽說了韓向柔的名字,對她贊譽有加。

    魏云飛一直以天資卓越而自豪,可韓向柔的出現讓她真真切切的感覺到了啥叫臉疼,和韓向柔一比,他都不太敢提天資這個詞了。雖然明知道自己實力差的挺遠,但魏云飛心里卻不太服氣,覺得韓向柔全憑韓老祖給的法器才有這么大的本事,若是他能有這種寶貝,絕對不會比韓向柔差。

    他這邊不停的在心里和韓向柔比較,可那邊韓向柔連他是誰都不知道,魏云飛真是有氣都沒地方發。前幾天過端午,魏云飛回家族聚會的時候,又聽到同族的長輩提起韓向柔,言語間有些惋惜,覺得自家若是有這種天資的族人一定能將魏家推向一個新的高度,甚至暗示魏云飛找機會和韓向柔接觸接觸,若是有幸和她聯姻,他就是魏家的大功臣。

    心高氣傲一直是魏家弟子中佼佼者的魏云飛怎么能受的了靠娶女人才算功臣的事實,可偏偏魏家的規矩大,魏云飛雖然心里不滿但面上卻不敢和長輩不敬,只能悶著頭不說話。

    喝了一肚子氣酒,回到家的魏云飛躺在床上輾轉反側怎么也睡不著,就在這時接到了張昭煜的電話,說韓向柔在帝都十水發現了一個水井,那里被百鬼守護,據說農歷的十五號就會開啟,里面藏著可以讓鬼王恢復力量的寶貝

    后面張昭煜說的內容魏云飛都沒怎么往心里去,當時他就一個念頭覺得自己的機會來了

    當了兩年的行動隊長,魏云飛非常清楚的知道這種重大的案件必須往上面匯報,他沒有私自做主的權利。其實他現在更像一個賭徒,賭自己有把握打敗鬼將軍并能把寶物搶到手里,若是賭贏了便是立了一大功,而且有了可以和韓向柔抗衡的能力,至于半路截胡沒有上報都會變成小事,沒有人會追究他;若是賭輸了,他不僅要擔負擅自行動的責任,就連他當副局長的叔叔甚至魏家都會受到牽連。

    想到這,魏云飛暴躁的叼了根眼,趴在窗口望著對面山上那個聚陰陣,伸手摸了摸自己懷里鼓鼓囊囊的極品符箓和上品羅盤,這才覺得安心了幾分。

    這次行動必須成功,絕對不允許失敗

    “韓道友,出大事了”韓向柔聽到張昭煜火急火燎的聲音,慢悠悠的把手里的文件點了下保存,拿著手機走到了休息間“什么事啊,能把你急成這樣”

    電話那頭張昭煜都快把自己的頭發給薅禿了,韓向柔把帝都的事拋到了腦后,可他不敢望啊,眼瞅著一天一天過去到了陰歷十五這天,他整個晚上都沒敢睡一直盯著總局的工作群,生怕錯過什么大消息。

    可整整一晚別說行動的消息了,群里就連個表情都沒有人發,第二天也靜悄悄的沒人說話。張昭煜按捺不住了,直接給總局打了電話,因為行動隊的人不在,張昭煜的電話直接被轉到了行政科進行登記。張昭煜連忙把前情說了一遍,又說如今陰歷十七了,擔心行動隊的人出了什么危險。

    行政科的人一聽事情如此嚴峻連忙層層上報,不到二十分鐘張昭煜的匯報就送到了靈異事件調查總局一把手那里,大局長親自給張昭煜打了電話,仔細問清楚了事情的原委氣的臉都綠了“趕緊去十水找人,把魏有森給我叫到辦公室來,我要問問他魏家到底想干什么這是靈異事件調查總局,不是他魏家的地盤。”

    調查總局的人把所有的精英隊伍都派去了,一進十水的范圍就感覺到了這附近大量的陰氣。按照張昭煜說的地點他們很快找到了那個聚陰陣,此時陣法已經沒有了,那口水井依然是干涸的狀態,正源源不斷的往外冒著陰氣。

    因為不知道下面是什么狀態,調查局第一批一共有二十個玄術高深的天師下了井,穿過長長的通道,他們很快發現了昏迷的行動隊員,好在人都還活著。

    行動隊的隊員們被一個一個的運了上來,最后搜救隊在盡頭的一個石室里發現了魏云飛。相比別的隊員,魏云飛的狀態非常不好,渾身傷痕累累不說,人就只剩下一口氣了。搜救隊的人拿起他的胳膊輸入了一些靈氣,發現魏云飛的身體里面傷的更重。

    搜救隊員們忙著搬運傷員送去醫治,靈異總局把有名的玄醫都召集過來會診。行動隊其他隊員的情況還算不太危險,不過是被突如其來的大量陰氣入體,一時間扛不住都暈了過去。而魏云飛的情況就麻煩多了,經脈、丹田都受傷嚴重,就算是命能救回來人也廢了,一輩子只能當個病弱的普通人,可以說基本上就告別玄門了。

    臨時調查組的組長帶人搜查整個通道,發現里面空空蕩蕩的除了一個石頭箱子以外什么都沒有,而那個石頭箱子的蓋子丟到了地上,里面卻空無一物。

    可以讓鬼王恢復力量的寶物不見了

    帶著傷員和寶物丟失的噩耗回去,怒氣沖沖的大局長直接下令將魏云飛的叔叔魏有森職接受調查,張昭煜也被緊急叫到了帝都的靈異事件調查總局,局長親自詢問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張昭煜把去年臨海出現的豢養厲鬼的事件說起,并說韓向柔繳獲的幾塊黑色的石頭都會被總部的人封起來帶走了,說是由總部調查。

    局長氣的險些一口氣沒上來,打去年就發現地府有異常,他卻一點消息都沒聽到。再一查是魏云飛帶人去處理的后續,而且魏副局長也知道這事,給韓向柔的高額獎金就是他特批的。

    這下好了,魏副局長也不用停職了,完全夠的上開除的標準了,就連魏家在靈異事件調查局的其他子弟也都暫停工作,遣返回魏家。

    局長一邊召集人員召開緊急會議梳理卷宗分析地府的異動,一邊給玄門各大門派打電話請求支援。涉及到地府這么大的事件,可不是靈異事件調查局能解決的,必須得靠整個玄門共同努力才行。

    玄門各大道觀、門派、家族的掌門一聽說這么大的事件都趕緊去買最早的機票飛往帝都。張昭煜是臨海分局的,又和韓向柔關系不錯,總局要求他和韓向柔進行緊急聯系。張昭煜原以為自己說了韓向柔就會立馬過來。誰知電話那頭不緊不慢的“哦”了一聲,一副興致懨懨的模樣“這和我有什么關系,讓魏云飛自己解決去啊”

    張昭煜一用力又薅下來一搓頭發,這下麻煩了,韓道友這回是真的生氣了。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