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穿越 > 天行戰記 > 第五十二章 無恥!
    王霄生的突然爆發,嚇了眾人一跳。

    大家探頭看向電梯內,這才發現夏北,一時之間,都是神情怪異。

    王霄生擋住了電梯門,使得夏北就如同被展覽一般。

    “小小年紀,好的不學,學著蠅營狗茍,魑魅魍魎!這是誰教你的?啊?說說,哪個師長教你的這一套?!”

    王霄生疾言厲色,聲音越來越大,震得整個樓層都仿佛在抖動。

    隨著一連串的腳步聲,又有不少人涌了過來。

    大家圍在電梯口。

    “怎么了?”有人一臉關切地問道,“王經理出什么事了,發這么大的火?”

    “這個人,就是那個夏北!”王霄生面對眾人說道,“他被人揭發了,不知道悔改,剛才在電梯里居然還敢對我出言不遜,威脅辱罵。簡直混賬透頂!”

    “啊?!還有這種事?”

    “簡直太不像話了!”

    “就是。一個學生,居然還敢學著打擊報復了,簡直太放肆了。”

    王霄生的話,引發了一片嘩然。

    大家不知道電梯里發生了什么,但王霄生身為俱樂部總經理,居然如此憤怒,顯然是這小子說了什么難聽的話。

    如果這是在普通企業,大家或許還不覺得有什么。可這是大學,最講究的就是尊師重道。在場的這些人,要么是出身于教師家庭的學校子弟,要么自己就有老師身份,只是在俱樂部工作而已。

    他們從小接受的觀念,就見不得那種桀驁不馴,狂悖放肆,以下犯上的學生。

    而這個學生,自己以白瓜身份鉆營進了校隊不說,居然還敢對身為年長者,同時還是俱樂部總經理的王霄生出言不遜。

    這已經不是狂悖能形容的了。

    尤其是人群中的一些王霄生的心腹,更是紛紛出聲斥責。

    王霄生見群情洶涌,面上愈發擺出一副氣憤的樣子:“我就不信了,正的還讓邪的贏了。光天化日之下,玩弄這種手段,還玩到我王霄生頭上了,簡直膽大包天!”

    說著,他指著夏北道:“夏北,我今天就當著大家的面告訴你。不管你是怎么進來的,現在就收拾你的東西,給我滾出俱樂部!我們長大不要你這樣的人!”

    王霄生的話音剛落,頓時就有拍馬屁的湊了上來,七嘴八舌。

    “聽見沒有?趕緊走。”

    “現在的學生,簡直不像話。”

    “不知天高地厚!”

    不過,在這一片指責聲中,也有人皺著眉頭冷眼旁觀,暗覺蹊蹺。

    王霄生是什么樣的人,大家都清楚。雖然他們并不知道夏北究竟說了什么,但一個涉世未深的年輕人,真的膽敢威脅王霄生?

    況且,仔細想想,現在正是王霄生和錢益多徹底撕破臉,激烈斗爭的時候。

    上午的會議,他已經占盡上風。接下來,就是學校上層的斗爭了。那就不是他王霄生能夠左右的了。

    雖然從現在看來,百分之九十九會是以錢益多走人為結局。但人家錢益多的后臺可也不是吃素的。

    因此,這時候如果夏北不小心撞上王霄生的槍口,那很可能被他利用。

    有了這番當眾斥責,那夏北的問題,就不光是白瓜的問題了,就連人品也要打上一個狂悖放肆,目無尊長,肆意妄為的印記。

    在接下來的斗爭中,這又是王霄生的一張牌。

    可憐年輕人面子本來就薄,而如今被王霄生這么掛在眾目睽睽之下,劈頭蓋臉地就是一通羞辱,該死何等地難堪。

    然而,就在這時候,大家卻見夏北笑了起來。

    說實話,王霄生的反應,是有些出乎夏北意料的。

    果然不愧是混跡多年的老江湖,你在電梯里質問了一句,人家根本不回答你,反手就把你掛上旗桿示眾,還讓你有口難辯。

    像自己這樣的毛頭小子,哪里是這種人的對手?換個人的話,這時候還不知道何等羞憤難當呢。

    不過,可惜的是……

    夏北笑瞇瞇的。

    眾人發現,這干干凈凈的帥氣青年,笑容也是干干凈凈云淡風輕。竟絲毫看不到被羞辱激怒后的火氣。

    “王經理說不用這么大反應吧?”夏北悠閑地靠在電梯艙壁上,微笑著道,“從一樓到五樓,不過幾秒鐘的時間,我不過就來得及說了一句聽說有人舉報俱樂部里有人貪污受賄,你怎么就炸了?”

    正志得意滿的王霄生,眼睛陡然瞪大了。

    他扭過頭,難以置信地看著夏北,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眼前的青年卻笑著,耳邊,也分明是他那無比可惡的聲音:“我又沒說是你,你怎么就把這句話理解成了威脅呢?俗話說有理不在聲高,您這么氣急敗壞,是做賊心虛呢,還是惱羞成怒?”

    鬧哄哄的四周,忽然間就變得鴉雀無聲,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把目光投到王霄生的身上,眼神變得無比古怪。

    “原來是這事兒。”

    “我說王霄生怎么跟一個毛頭小子發這么大脾氣呢。”

    “揭到傷疤了唄!”

    “你們是沒看到他剛才的樣子,一出電梯就爆了。簡直跟點燃了一樣。原來夏北問的是這個,難怪他說威脅他呢。”

    “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看來王經理這心里……”

    王霄生的腦子一片空白。

    剛才在電梯里,夏北自始自終就只問了一句“是孫家吧?”。

    王霄生不知道這小子是怎么猜到的,但對他來說,這個問題不光觸及了事情背后的隱秘,更是一種挑釁。

    你算個什么東西,居然敢質問我?

    因此,就像一些人猜測的那樣,王霄生借題發揮了。

    只不過沒人知道的是,他所謂的夏北出言不遜,威脅辱罵,完全是徹頭徹尾的誣陷。

    對他這樣的老江湖來說,欺負這樣一個嫩瓜簡直太輕松了。

    他是俱樂部總經理,這是他的地盤。他可以仗勢欺人,可以倚老賣老,而這小子卻是有口難辯。

    如果這小子爭辯:“我就問了一句是孫家吧?”

    那正好。

    什么孫家?

    你在瀚大因為行為不端被開除,就以為別人合起伙來害你?你以為你抓到誰的把柄了?你以為你能威脅誰?你自己一個白瓜,走旁門左道進我們長大校隊,現在東窗事發,你還想搞旁門左道?

    你以為你可以往別人頭上栽贓,就能解決你的問題?!

    還只問了一句孫家?那是誰說的要去公開我王霄生勾結富人,打壓窮學生?誰說的要讓我身敗名裂?

    你這種人,根本就是心術不正!

    王霄生把說辭都想好了。

    他要用這種方式,把這小子綁在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抽耳光,再讓他平白多出一個人品問題的標簽,讓他一輩子都記得這羞憤難當的一天。

    可沒想到,這小子根本就沒按常理出牌。他王霄生會誣陷,這小子居然更會信口雌黃。

    而且還更惡毒。

    要知道,被夏北這么空口白牙地一說,這場沖突的性質立刻就變了味道。

    王霄生對夏北義正詞嚴的訓斥,變成了他被揭了傷疤之后的惱羞成怒!他所展現出的憤怒,他的大聲呵斥,還有被他引來的這些人,這個場面……都成了他氣急敗壞之下失態的表現!

    他的表演越賣力,情緒越憤怒,聲音越大,這一刀就捅得越深!

    而這個問題能反駁嗎?

    不能!

    他才是真的有口難辯。

    一來,貪污問題是他的禁忌,平常他躲都躲不及,只希望全世界都忘了這件事,怎么可能在這大庭廣眾之下拿出來扯?

    一旦他反駁,那夏北立刻就會咬著這個問題不放。兩個人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就能扯上幾十個來回。

    扯到最后誰贏誰輸王霄生不知道,但他知道,站在這里說的每一句關于貪污問題的話,都會以最快地數度傳出去。說得越多,就傳得越多。

    本來沒事恐怕都要鬧些事情出來!

    二來,以他的身份,也不可能跟一個毛頭小子去爭辯誰撒謊的問題。

    “你沒問我這個!”

    “我問了!”

    “你沒問!”

    “我就是問了!”

    一想到這種畫面,王霄生就覺得大有一口老血噴出來的沖動。

    況且,他也知道,就算自己舍得下身段顏面跟夏北扯也毫無意義。

    只要看看四周這些人,看看他們恍然大悟的眼神,看看他們竊竊私語的樣子,再看看就連自己的幾個心腹看向自己時也有些詫異的目光,就能知道,恐怕他們都認定了這就是夏北激怒自己的原因。

    王霄生只是眼冒金星,渾身發抖。

    常年打雁,沒想到叫雀兒啄了眼睛。

    他王霄生混了半輩子,今天卻在眾目睽睽之下,被這么個看似青嫩的小子當眾扣了一腦袋屎盆子,而且還無從辯解。

    他從來沒見過這么卑鄙的小子,也從來沒像今天這么冤枉過,委屈過。

    無恥,簡直太無恥了!

    “你……”王霄生咬牙切齒,恨不得下一秒就一拳揮在這小子的臉上。

    “我什么?”夏北眼睛微微一瞇,上前一步。

    電梯空間狹窄,王霄生又堵在門口,因此,當夏北面帶不善地上前一步的時候,王霄生下意識地就后退一步,叫道:“你要干什么?!你還想打人?!”

    養尊處優多年,又有身份有地位,他怎么可能跟一個毛頭小子逞血氣之勇?

    然而,夏北卻只是摁下了關門鍵,淡淡地道:“你這么擋著電梯門很危險,這是常識。”

    電梯門緩緩閉合。留給眾人最后的畫面,是夏北手掌呈鴨嘴狀捏了捏,向王霄生做了個再見的手勢。

    。

    。

    。

    。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