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穿越 > 天行戰記 > 第八十七章 登山
    夏北跨入光門,出現在一座山的山腳下。

    山很高,也很陡峭,崖壁如削,峰頂隱入云中。草木茂盛,鳥語花香。一道筆直的白玉臺階直通白云深處。

    清風吹拂,流云奔走,林濤聲聲。

    夏北知道這座大山應該就是大覺國師設置的第一關考驗了,自己現在需要做的,就是登上去。

    夏北深吸一口氣,邁步走上了臺階。

    果然,一上臺階,夏北就只覺得身體微微一沉,再上一階,身體又是一沉。就如同身上多了一個無形的擔子,越往上走,擔子就越重。

    走了三十多階,夏北已經累的滿頭大汗,氣喘吁吁。身上就如同背負了一座大山一般,已然到了負重的極限,哪怕再加一根稻草也要被壓趴下。

    而抬頭望去,山入云霄,階梯何止千計。

    “我就到這里止步了?”

    夏北呆呆地看著陡峭的階梯,有些發懵。

    他知道傳承考驗通常都非常艱難,可沒想到,這第一關才起步,自己竟然就已經被逼到了極限。

    數以千計的階梯,自己才走了三十階而已!

    靜立片刻,夏北仔細思考了一下,心下隱隱覺得有些不合邏輯。

    自己才走了三十階,身上的重壓就如此可怕,那走到頂峰,數以千計的階梯累積下來,會是何等恐怖的重量?

    別說自己,就算是季大師這樣的天境強者來了,只怕也背負不了吧?

    況且,傳承秘境的考驗,通常都是根據闖關者自身實力變化的,自己走三十階被逼到極限,天境強者走三十階也同樣會被逼到極限。

    想到這里,夏北一咬牙,抬起腿又上了一階。

    “我不信!”

    “有本事壓死我!”

    然而,這一階上來,夏北卻沒發現身上的負重繼續增加。

    似乎是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里,那無形的壓力到了這里,便不再增長。

    又上了幾階,果然如此。

    夏北暗自慶幸,對這考驗有了一點認識——剛才這一步,考的不僅是負重,更是智慧和膽量。

    如果自己想不透,或者心生膽怯,自然就被淘汰了。

    夏北慢慢地在山路上攀爬著。

    雖然壓力不再增加,但如此負重,卻讓他的體力飛速消耗,以至于每走幾步,他就必須停下來歇一歇,運轉生源鍛體決,恢復體力。

    不知道過了多久,正當夏北已經漸漸習慣了這種負重和攀登節奏的時候,忽然,在某一格臺階,他發現眼前的景色變了。

    原本是清風拂面,鳥語花香,臺階也齊整干爽。

    而隨著一步踏上,疾風驟雨撲面而來。腳下的臺階,也變得泥濘濕滑,崎嶇難行。

    夏北回頭看去,只見身后依然是一個陽光明媚,安靜清爽的世界。一格臺階,就宛若一道無形的屏障,將自己和那個世界區隔開來。

    粗略估計,自己走了差不多五分之一的路程。

    而這還只是按照云層下方的山路階梯長度來計算的,不知道云層之上還有多長。

    風助雨勢。

    一顆顆雨點如同豆子般打在臉上身上,打得生疼。

    夏北咬著牙,一步步往上走。

    他知道,自己已經進入了這一關考驗的第二階段。

    重壓也好,風雨也罷,不過只是爭游苦旅的縮影而已。如果連這些考驗都通不過,還談什么天道爭游?

    一步,兩步……

    夏北在風雨中艱難跋涉著,雨越下越大,風越來越疾,也越來越冷。原本他走十幾階一歇,而如今,走上五六階就要一歇。

    又走了約莫五分之一的路程,夏北發現,風雨變了。

    風不但冷,而且鋒利,瓢潑大雨更是宛若鋼針。

    夏北的衣服和皮膚,被一道道風刃切割開細細地小口,鮮血淋漓,疼痛難忍。

    而更難忍受的是雨水。

    那雨,就如同鋼針一般扎入身體。痛的不是皮膚肌肉,而是骨頭!

    重壓,疲倦,疼痛……各種滋味交織著,使得他每一步都無比艱難,每上一階,都要耗盡全身的力氣。

    繼續往上走了不到百階,夏北覺得自己已經瀕臨崩潰的邊緣。

    這一百階,仿佛走了一輩子那么久。

    而就在這個時候,夏北赫然發現,在山路的一側出現了一道光門。透過光門,他甚至能看到正在等候的季大師和古正。

    似乎只要自己一步跨過去,就能脫離這個殘酷的世界。

    夏北不由地停下了腳步。

    他似乎能聽到一個輕柔的聲音在誘惑著自己。

    “出去吧。”那聲音說:“只要走出去,一切痛苦就結束了。第一關到這里就算過關了,不用這么拼命。前面的路還很遠,還更苦,更危險……”

    夏北靜靜地站著。

    而在天空中,一個身影隱于云層,注視著山路上的這個少年。

    少年站在那里,仿佛動搖了,又仿佛睡著了。

    ……

    ……

    光門亮光一閃,尚耶的身影,出現在季大師和古正的面前。

    少女秀眉緊蹙,顯得有些疲倦。她一出現就盤膝而坐,運轉功法,恢復源力。

    季大師和古正見狀,趕緊上前。

    季大師伸手將一顆補氣丹藥塞進尚耶口中,隔空送出一道源力,助她運功。

    片刻之后,尚耶才輕吐一口氣,睜開眼睛。

    “怎么樣?”季大師問道,“考驗是什么?”

    天道大陸的秘境有很多種。

    有些是絕世強者的洞府,有些是天然生成的福地,有些是強大妖獸的巢穴,有些是某個上古門派的祖地或藏寶閣。

    甚至有些秘境,還是隨天道河自九天而來,神秘莫測。

    不同的秘境,自然危險也不一樣。

    而傳承秘境是所有秘境當中,相對比較安全的。只要不是以蠻力破開,強取傳承,通常也就是過不了考驗而已,不會有什么生命危險。

    但以季大師和古正的見多識廣,自然明白,有時候傳承秘境的考驗,遠比其他秘境的陷阱法陣更難過。

    之前看了碑文,他們知道這個秘境一共有三關,但每一關具體是什么考驗,難易程度如何,那就只有接受考驗的人才知道了。

    “是心魔之戰。”尚耶開口道。

    “哦?”季大師和古正對視一眼,眉頭微微一皺,若有所思。

    古正問道:“你過了幾層?”

    尚耶微微一笑:“七層,全過了。”

    “不錯。”季大師點頭贊道,“可曾得到什么?”

    “過了第七層后,出現了一道神光,大夢前輩在光里出現,用神印術烙印了一套功法,”尚耶扭頭看了看殿堂盡頭的女子雕塑,又指了指自己的額頭,“名叫大夢神訣,玄奧難懂。”

    “嗯,”季大師微微一笑道,“功法是死物,如何運用變化,才是奧妙。去吧,過了第二關,你應該能得到大夢元帥前輩的畢生體悟。”

    “是。”尚耶應道。

    早在尚耶突破第一關的時候,平臺的前方,就浮現了另一個懸浮石臺。

    而在更前方的另一個平臺上,則亮起了一道光門。

    那就是第二關的入口。

    因為有力量禁制,因此,季大師和古正都只能在原地等候。

    除非他們準備以蠻力直接打碎禁制,強取傳承,否則,就必須遵守秘境的規矩。

    目送尚耶乘懸浮石臺抵達第二平臺,身影消失在光門中。古正回頭道:“師尊,沒想到,這第一關竟然就是心魔之戰。看來,這個秘境的傳承考驗并不簡單啊。”

    季大師點點頭,目光落在夏北之前進入的光門,說道:“小耶心思純凈,心魔這類考驗對她來說算不上什么困難,通關是在情理之中。我現在只擔心風辰……”

    聽季大師這么一說,古正也有些擔心。

    直到現在,風辰進入的光門依然沒有絲毫的動靜,誰也不知道他在里面怎么樣了。

    而以這小子以前的那些傳聞來看,這心魔之戰,只怕不太好過。

    良久,古正安慰道:“師尊也不用擔心。這些日子,我觀察風辰,覺得傳言未必盡實。就算有些波折,他也應該能闖過去。”

    說著,他又一笑道:“況且,心魔之戰在傳承秘境的考驗中,算是比較容易的了。若是遇見諸如登山一類的考驗,那才慘了呢。”

    聞言,季大師不禁笑了起來,搖頭道:“大覺國師和大夢元帥,是上古強者。當初天境未開,他們的境界也不過是地境巔峰而已。怎么可能出現登山這樣的大考驗?”

    傳承秘境的考驗,千奇百怪,乃是按照秘境主人的不同心愿,不同個性性格,以及一些其他的因素所決定的。

    種類不同,難易程度也就不同。

    不過,對繼承者來說,通過考驗的難度有高低。同樣,對秘境主人來說,設置考驗的難度也有高低。

    像心魔之戰這樣的考驗,總歸不過是一座魔塔,以及不同種類和實力的心魔罷了,秘境主人設置起來相對容易,耗費的力量也較少。

    像季大師這種達到天人合一的天境強者,建一座七層心魔塔不在話下。

    就算是古正,多了不敢說,三五層也是能建起來的。

    可若是用登上一座山峰作為考驗,難度跟一座心魔塔就是天壤之別了。

    在秘境的次空間內憑空創造一座大山,并且還要設置種種秘法禁制,非功力通玄的大能者而不可為。

    上古時代雖然天才輩出,群星閃耀,智慧光芒奠定天道大陸萬舸爭流直指源頭的基礎,但彼時人們才初窺天道,就境界來說,還遠不如當下。

    因此,這個的秘境,怎么可能出現類似于登山這樣的大考驗呢?

    類似的考驗,通常都只會出現在中游,乃至上游的秘境中,而且這類大考驗,通常還是許多關合成一關,艱難無比。

    而這些秘境,無論是秘境主人的境界還是傳承的珍貴程度,都不是這個秘境可比的。

    “再等等吧。”季大師盤腿在虛空中坐了下來,“如果過不去,那就是他沒這個機緣。”

    古正點點頭,陪他靜靜地等待著。

    。

    。

    。

    。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