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穿越 > 天行戰記 > 第一百八十章 大夢先覺
    聚靈殿。

    看著夏北睜開眼睛,季大師和古正只靜靜地注視著他眼中閃動的星圖,寂然無聲。

    兩人都知道,風辰雖然睜開了眼,但他其實并沒有脫離修煉狀態,他剛剛構建了靈臺,而此刻,應該是正在領悟大覺神功的槍法。

    在秘境里的時候,他們就見識過大覺槍出現時的景象。

    那神秘莫測,能讓人無比清醒但又無比絕望的星圖,依然殘留在他們的腦海里,無法抹去,就如同風辰此刻眼中浮現的一樣。

    星圖在夏北的眼中閃爍著。

    神識中,靈臺上的身影手握長槍,緩緩運動。

    大覺神功分兩個部分,一個部分是槍法,一個部分是源力行功線路圖。因為這門功法本身出自大衍訣,因此,夏北根本不需要刻意修習源力周天路線,靈臺自然就能將其催動,行動時源力配合天衣無縫。

    而如果是換做別的武技,那么,就要先學習源力運行路線。

    例如一招最粗淺的黑虎掏心,上步的時候源力應該抵達哪條經脈,由哪個穴位爆炸發力,出拳時,力道如何從腰部松到手臂,手臂從含到擊出,源力又該如何游走,如何才能將其集中于拳端等等。

    只有刻苦而持續地修煉,將其形成本能,才能在戰斗時候流暢施展。

    而且,這一過程還必須視這門武技和天衍訣的契合程度。必須要將武技的源力周天路線,融入天衍訣的周天路線當中才行。

    否則的話,就會干擾天衍訣本身的源力運行,根本施展不出來,一個不小心,甚至會走火入魔!

    當然,這種情況極少。

    大部分源力功法和武技功法都多多少少能夠兼容。但能發揮多大的威力,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這也是為什么,宗派武技很少能有外人靠偷師學到精髓的原因。

    同時,對銀河凡界來說,這也是為什么天行功法組合配方如此難以開發的原因,很多武技功法,玩家即便得到,也不愿意去修煉嘗試。

    他們在凡界,會下意識地尋找最契合自身本命靈臺的武技功法。

    而對于夏北來說,大覺神功本身出自天衍訣,這一切都不需要考慮。

    不過,槍法動作,卻是夏北需要仔細學習的。

    大覺槍法總計十八式,第一式大夢先覺,是一招極為簡單的槍法,動作不外乎為起勢,前沖,出槍,銜接勢或收勢。

    如果僅僅只是按照槍法的動作照葫蘆畫瓢的話,要不了五分鐘就能模仿個**不離十。

    不過,這既然是槍法而不是一個花架子動作,那自然有很多玄妙的細節在其中,不是模仿個樣子就行的。

    一遍又一遍。

    夏北如癡如醉地看著靈臺上的人影。

    不知道過了多久,終于,這一招已經深深地印刻在了他的腦海里,僅靠觀想已經無法繼續了。

    必須要實際練習。

    夏北收回神識,眼睛漸漸恢復了清明。

    “恭喜。”季大師微笑的面孔映入眼簾,“靈臺建成了?”

    夏北趕緊起身,行禮問候之后,回答道:“是的,季師。”

    “大覺槍法學了幾招?”

    “一招。”

    “天衍訣的靈臺,加上大覺神功的槍法,真是讓人期待啊,”季大師捻須嘆道,一擺手,“走,讓古正陪你練練。”

    “是!”

    夏北和古正同時應聲答應了,相視一笑,一同走出了聚靈殿。

    原本尚耶一直安靜地站在聚靈殿門口,可就在夏北走出門,經過她身邊的瞬間,忽然,兩人同時感受到從對方身上傳來的一種玄妙感應。

    “錚!”

    夏北背脊一挺,身體里傳來了大覺槍的龍吟,而尚耶的雙目瞳孔則陡然燃起兩團銀焰,大夢劍一聲鳳嘯,震鳴不已。

    這種感覺,就如同遭遇了天敵一般。

    就在夏北跟尚耶心神大亂,眼看大覺槍和大夢劍就要各自透體而出,彼此交鋒的一瞬間,察覺端倪的季大師伸手輕輕一摁。

    一股無形的力量,將兩人體內靈兵的躁動鎮壓了下來。

    夏北跟尚耶只覺得精神一松,各自長出了一口氣。

    夏北心有余悸,感覺背心微微發涼,而扭頭看去,只見尚耶臉色發紅,額頭有微汗沁出。

    “大覺大夢乃上古神兵,天生相克,”季大師嚴肅地道,“你們現在功力尚淺,還壓不住它們。所以平常接近時,要謹記各守心神,不得有絲毫松懈。”

    他看了看夏北,又看了看尚耶,搖搖頭:“如果實在控制不住,那就離遠一點,別靠的太近。”

    季大師自己不覺得,可一對年輕男女聽了這話,卻覺得有些發窘。

    夏北摸了摸鼻子,不知道怎么接話才好,干脆閉嘴不吭聲。而尚耶則把臉轉開一旁,低聲嗔道:“誰跟他靠太近了?”

    古正見狀,趕緊拉著夏北走下臺階,進了練功場空地中央。

    “來來來,讓我見識一下天衍訣!”

    古正興奮地說著,伸手一招,喚道:“來!”

    一把長劍自遠方山巔飛射而來,在陽光下劃過一道弧線,落入古正手中。

    這是古正的靈劍,名為淵渟。

    平常古正并不將劍佩帶在身上,而是將其放養于天地,任它自由遨游,吸取天地之精華,同時也籍此修習御劍術。

    靈劍有靈,不會離開主人方圓十里范圍。只要古正一招手,就會應聲而至。

    如果是天境強者,靈劍可遠致百里,取人性命真如探囊取物。

    長劍入手,古正捏了個劍訣,肅然道:“請!”

    夏北催動靈臺,運轉大衍訣,體內源力自成周天,沿經脈運行,宛若浩蕩長河,洶涌澎湃。

    而源力所過之處,身體血氣陡然壯大,筋肉骨骼,便如大弓一般,啪啪作響。

    這就是源力的作用。

    平凡的**,在源力的滋潤下,釋放出不平凡的力量。

    隨著夏北心念一動,靈臺上的大覺槍已然化作一條青龍,透體而出,出現在手上。而隨著長槍的出現,天地一暗,空中浮現了一張璀璨星圖。

    群星變幻流走,讓人眼花繚亂。

    因為夏北功力尚淺的原因,這幅星圖籠罩的范圍只局限于練功場上空,不過,星圖所釋放的威勢,還是讓古正驟然感受到了壓力,只覺得頭腦變得清醒無比,似乎能看破一切,算計一切。

    可唯獨,卻算不到自己的生機。

    這種清醒的絕望,讓人恐懼。

    不過,古正畢竟是地境強者,單單只是靈臺,就不知道比夏北高出了多少,稍一凝神,就將這股壓力破開。

    而受到古正的氣機牽引,夏北身上的龍氣驟然爆發,腳下一蹬,身體如同離弦之箭,射向古正,手中長槍如龍,化作一道青光,直奔古正胸口。

    “好槍!”

    隔著數十米,古正就已經感受到了大覺槍的鋒利。

    那無形的鋒芒隔空便讓皮膚,乃至眼睛,都感到刺疼。可想而知被槍尖刺中,會是何等下場。

    “不過,槍法不對!”古正手中長劍輕輕一揮,便擋住了夏北這一槍,身形退了數十米,“再來!”

    夏北點點頭。

    他剛才一出槍,就發現了問題——雖然槍法細節早已經印入腦海,可畢竟是第一次實際施展,身體動作跟不上。

    回想了一遍細節,夏北再次出槍。

    “不對,再來!”

    “有點意思了,再來!”

    練功場上,夏北和古正一個攻,一個守,一遍又一遍地練習著。

    前三次,夏北的槍法根本無法對古正造成任何威脅,只隨手一擋就能擋開。而從第四次開始,夏北的動作就開始變得精確了。

    長槍的速度越來越快,力道越來越大,角度越來越刁鉆。

    第十次,夏北手中的騎槍爆發出了槍芒,這是源力周天完全配合動作,且掌握了爆發時機的標志,

    第十七次,夏北出槍,槍尖微微顫抖,散出槍花,忽左忽右,讓人難以判斷落點。

    第二十一次,星圖開始受到牽扯變化。

    一開始,這變化極細微,只讓古正感受到一點干擾和壓力。

    而隨著夏北的一次又一次出槍,星圖的變化也越來越大,到第三十六次的時候,夏北長槍只堪堪擺出起勢,星圖便瘋狂流走轉動,將古正四周空間都一一封鎖。

    古正神情肅然,氣氛驟然變得緊張起來。

    。

    。

    。

    。祝大家中秋快樂,合家團圓,圓圓滿滿,健健康康。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