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穿越 > 天行戰記 > 第二百五十一章 二十九口箱子
    十幾分鐘之后,兩人已經到了斑竹巷小院。一進門,風辰就看到了等候的烏雞,黃鸝,以及小院中的二十九個箱子。

    “辰少,”烏雞和黃鸝起身見禮,拱手道,“幸不辱命,人頭都已經帶回來了。”

    兩人的態度,明顯比上一次見面時恭敬了許多。

    看向風辰的目光中,隱含著一絲感激和敬畏。

    風辰的目光從一個個箱子上掃過,點點頭,招呼眾人坐下來,問道:“怎么樣,傷亡如何。沒遇到什么危險吧?”

    烏雞恭謹地道:“傷亡極小,可謂大獲全勝。辰少你給的信息已經是極致細密,這樣還傷亡慘重的話,那我干脆自己抹了脖子得了。”

    風辰扭頭向黃鸝看去。

    黃鸝道:“我們在目標常常釣魚的湖心島下了軟筋散。此毒無色無味,難以察覺,對靈臺沒有影響卻能讓人在戰斗中難以運轉源力……”

    風辰點了點頭。這種毒他也知道,據說只有極少數的魔道藥師才能煉制,且材料難尋,極為稀有。沒想到黃鸝居然用這個來對付那風家長老。不愧是專吃這行飯的。

    黃鸝說著,微微一笑道:“本來,軟筋散唯一的缺陷就是作用速度極慢,不過他一釣魚就是幾個小時,連窩都不挪,卻也怪不著別人。后來我們上島圍殺他的時候,基本沒費什么手腳。”

    風辰放下心來,贊許地點了點頭。其實相較于烏雞那邊,他對黃鸝的任務更為擔心。

    畢竟,她們對付的是木家實力僅次于木凌江的第二高手,擁有地境巔峰的實力。突破天境,也就在未來幾年之間。

    這樣的人,一旦察覺不對發起狂來,破壞力將極為驚人。稍有不慎,黃鸝這一組人恐怕傷亡會遠高于烏雞那一組。

    不過看起來,事情進展得還算順利。

    只要有充分的情報做基礎,烏雞和黃鸝這些風家暗衛的實力,的確可以讓人放心。

    “辛苦了,”風辰笑著道,“這次我只管下任務,至于功勛獎勵,到時候你們讓暮劍去找我爹。”

    眾人都笑了起來。

    娃娃魚看著烏雞和黃鸝,臉上一時竟是掩飾不住地艷羨。

    申家二十八個暗營高手被一鍋全端,而木家的一位地境巔峰長老也被割了腦袋。這樣的功勞,對于烏雞和黃鸝來說,絕對稱得上是大功一件了。

    娃娃魚不用想都知道,憑借這份功勛,他們將獲得怎樣豐厚的獎勵。別的不說,黃鸝想要的一門秘傳功法《玉香功》,以及烏雞為了日后破壁而積攢的一顆三轉【天靈丹】,是穩穩到手了。

    對于普通爭游者來說,這種層次的功法或丹藥可是有錢也買不到的。

    即便是在風家,沒有足夠的功勛,也很難獲得。

    可如今,烏雞和黃鸝只出去轉了一圈,就各自撈了一個大功在手里。輕輕松松,連傷亡都沒有。

    而這一切,都是拜風辰所賜。

    毫不夸張地說,當風辰將那份畫著圈,標注了詳細情報的地圖遞到他們手里的時候,也將這份功勞連同獎勵一起塞給了他們!

    沒人比娃娃魚更明白,這對烏雞和黃鸝意味著什么。

    在風家暗營,每一個人成為暗衛的原因都各有不同。但有一點是相同的,那就是大家干的都是刀頭舔血的勾當,都行走在死亡的邊緣。

    這使得他們小心,謹慎且多疑。

    尤其是身為暗營統領,他們不但要為自己負責,還要為手下的弟兄負責,任何疏忽或輕信,都會帶來難以設想的后果。

    因此,對于暗營的這些暗衛來說,自己追隨的領導者是否慷慨大方還在其次,最主要的,是這個人必須是值得信賴,可以讓大家以生命相托付的。

    當然,至于權勢,財富和地位,每一個人都喜歡,暗營的人也不例外。

    甚至因為時常身處于危險之中的關系,他們的**還更強烈。

    這本就是他們拿命換來的!

    由此可見,想要得到這些暗衛的認同,并不容易。想要得到他們的忠心,乃至敬畏,就更難了。

    以前,娃娃魚只在烏雞和黃鸝面對風商雪的時候,見過他們敬畏的眼神。

    而此刻看著的烏雞和黃鸝的眼睛,她知道,從這一刻起,贏得他們忠誠的不僅是風商雪,還將多一個風辰。至于自己……早在這位少爺拿出棉花糖的那一刻起,自己就已經是他的忠實走狗了!

    笑聲中,小院里的氣氛變得輕松起來。而風辰和烏雞等人之間,也多了一絲親密和融洽。

    風辰道:“那么,接下來,我還有些任務給你們二位,有問題么?”

    烏雞和黃鸝都飛快地搖了搖頭。

    “沒有!”

    沒有問題,更沒有任何遲疑。

    風辰點點頭,拿出了一張地圖,在茶桌上展開。烏雞和黃鸝湊過頭來,娃娃魚也不甘寂寞地跟上。

    風辰的手在地圖上畫了一個圈,說道:“這是外面十五個世家的兵力分布圖。算算時間的話,暮叔那邊,已經開始動手了。”

    被調來配合風辰之后,烏雞等人并不了解暮劍那邊的行動。

    此刻聽風辰一說,三人都對視了一眼,神色懔然。

    再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暮劍的能力以及他手中掌握的力量了。他一動手,那就意味著這場戰爭,直接就進入了白熱化!

    而仔細察看地圖,三人的瞳孔都是陡然一縮。

    只見地圖上,以樊陽城為中心,用不同的顏色畫了數十個圓圈。每一個圓圈旁邊,都是密密麻麻的標注。

    “這是?!”烏雞駭然問道。

    “這是城外十五個世家的暗營據點,不包括他們的武堂和衛隊在內,”風辰道,“暮叔和我們的一些朋友,現在正在做一次大掃除。”

    烏雞等人都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唾沫。

    雖然知道風商雪早有布置,不過,很多事情是他們所在的層次無法了解的。

    因此,對于城外的十七名天境強者,對于這些家族手中掌握的力量,他們同樣有擔心,甚至同樣有畏懼。

    他們曾經站在風商雪的立場上想過這一仗怎么打。可無論他們怎么算,這都是一個無解的死局。

    為此,他們甚至已經做好了戰死的準備。

    然而,之前風辰已經用兩張分別只畫著一個圈的地圖,告訴了他們當對手的秘密被自己掌握時,仗能打成什么樣。而此刻,他拿出的這張地圖,卻是密密麻麻數十個圈以及極為詳細的標注!

    暮劍正在出手!

    結果如何,那還用說么?

    要論殺戮,要論布局指揮,要論縝密,要論效率,要論心狠手辣,他們三個綁在一起,也比不上暮劍的十分之一!

    而更重要的是,他們都從風辰的話中,聽到了“朋友”這兩個字!

    他們不知道這些“朋友”究竟是誰,但他們相信,哪怕本來沒朋友,只要把這張地圖拿到城外那些天境強者的面前,他們立刻就會變成風家的朋友!

    一個世家的力量,至少一半是在暗營!

    而暗營的力量,就在于一個暗字!

    這是家族隱藏的力量,是不為人知的。只有身處暗中,暗營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威力和作用,才能予人最大的震懾。

    所有人都知道它的存在,但沒有人知道它在哪里,也沒有人能看透它有多深!

    這就是秘密!

    秘密越多的家族,就越強大,越讓人畏懼!

    而一個沒有秘密的家族,就像是牌桌上暴露了底牌的肥羊,所有人都會爭先恐后地撲上來咬一口!

    而如今,這些家族隱藏得最深的秘密,就這么**裸地暴露在眼前!

    誰敢不做風家的朋友?!

    他們不做,有的是人想做。他們可以趕緊轉移據點,但他們同樣明白,自己轉移的速度一定比不上對方下手的速度!

    而更重要的是,他們不得不考慮,風家是怎么知道的?!

    單單是能知道這個秘密所代表的能量,就足以讓他們感到恐懼了!

    而這一點,同樣也是烏雞等人此刻所震驚的。

    三人呆呆地看著風辰。

    他們的表情被風辰收入眼底。

    他故意等了片刻,使得自己的微笑在三人眼中愈發高深莫測,這才神情淡淡地開口道:“本來,后天賭斗開始的時候,這些力量都會被調動起來。不會早也不會晚。畢竟,這是他們的底牌。即便是對燕家,他們也不會不設防地交出來。只有等到確定了賭斗路線,他們才會根據情況投入。”

    娃娃魚三人都點了點頭。

    這十五個世家的勢力范圍本就不同,而他們明里暗里的兵力分部,自然也分散開來。但從地圖上看去,基本是以樊陽為中心,形成了一個圓環。

    這意味著在后天的限時追逃中,無論風辰的路線如何選擇,都會碰上他們中的一個或幾個。

    同時,一雙無形的手也會在后面調動他們,對風辰乃至整個風家圍追堵截!

    “不過現在么……他們已經沒這個機會了。”風辰微微一笑,將地圖卷了起來,從芥子袋里拿出另外兩張地圖來,先鋪開第一張。

    他轉頭看著烏雞:“烏雞,這是你的任務。從現在起三天之內,我需要你奔襲三個暗營駐地,同時派人拔出六個聯絡點。完成任務之后,你必須盡快趕到青木城,到時候,暮叔會在那里等你們……”

    在仔細地講解了之后,風辰問道,“能完成么?”

    烏雞毫不猶豫地點頭道:“能!”

    風辰點點頭:“你去吧。小心一點。”

    烏雞拱手,飛快地離開了。

    目送烏雞離去,風辰鋪開第二張地圖,看向黃鸝:“這是你的任務……”

    片刻之后,隨著風辰的講解結束,黃鸝點點頭,慎重地將圖收了起來,拱拱手,也飛掠而去。

    隨著兩人的離開,小院里,又恢復了寧靜。

    風辰最后將目光投向了娃娃魚:“對了,你也有任務。”

    “我?”娃娃魚興奮地道:“什么任務?”

    風辰轉頭看著摘星樓的方向,冷冷道:“派人幫我盯住申振康,只要他離開摘星樓就立刻通知我。”

    “明白!”

    。

    。

    。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