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穿越 > 天行戰記 > 第二百三十章 第二局
    “殿下,請!”

    風商雪的聲音,一遍遍地在耳邊回蕩著。

    燕弘目光森冷地看著棋盤上被換掉了兩顆棋子,不知道過了多久,才抬起頭來,一字一頓地問道:“詹飛熊和秦正朗,是你的人?”

    風商雪點了點頭,回答得很干脆:“是。”

    這個答案,讓燕弘只覺得一股血液直沖頭頂,大腦一陣眩暈,一張臉更是鐵青中透著漲紅,看起來分外猙獰。而旁邊的張國瑞,羅西山和四名青衫老者,更是又驚又怒地互視一眼,難以置信。

    “不可能!”羅西山怒斥道,“你撒謊!”

    不是他們不信,而是他們不敢相信!

    身為燕弘身邊的人,再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這件事的后果了。

    這一次,燕弘設下這個局,一共吸引了十五個家族圍獵風家。如果說,十五個家族中,有那么一兩個是風家的內奸,他們一點也不會覺得意外。就算是三個,四個,咬咬牙,似乎也能接受。

    畢竟,燕家雖然身為皇室,但多年來一直被平王壓制,重新崛起也不過是最近幾年的事情。加之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總有些人不知死活,愿意跟著風家自尋死路。

    這種人,喜歡死就去死好了。正好拿他們的命,來為燕家重振天威之路祭旗!

    可讓幾人做夢也沒想到的是,在最初找出的四個內奸之后,薛家成了第五個內奸,而如今,又冒出來詹家和秦家!這意味著十五個家族中,有七個家族,都暗地里跟風家勾結在一起。

    毫不客氣地說,這些區區中游的螻蟻,竟是絲毫也沒有把燕家的皇威放在眼里!

    對于以此立威的燕弘,乃至于燕家來說,這已經夠丟臉的了,而更可怕的是,如果按照風商雪落下的這些棋子來看,這一仗的局面,更是風云陡變!

    「秦家跳出戰局之外,無聲無息去了青木城,如果青木城真被他們拿下的話,那等于關上了周家,羅家撤退的大門!」

    「詹家和秦家若都是內奸,那李文濡就肯定沒死!如果此人隱藏在假暗營中,又被風商雪借著陣法,在三水鎮布下殺局,那洪天凱恐怕是兇多吉少。」

    「而更可怕的是,詹飛熊這條惡狗……之前黃鐵山之死和他有關。如今居寧義之死,看起來也跟他脫不了干系……如今他假裝向翠屏峽谷方向逃亡,這擺明了是要誑申行云……」

    「秦家、詹家、李家、鄭家、薛家……五個家族齊聚南方,一旦洪天凱和申行云一死,周家和羅家再厲害,也是個死。他們甚至連逃也沒地方逃!」

    想到這里的時候,幾人只覺得渾身寒毛倒豎。

    這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不光是來自于對風商雪這個陰毒陷阱的恐懼,更是來自于對未來的恐懼!

    身為燕弘身邊的人,再沒有比他們更明白燕弘如今的處境了——事實上,燕弘之所以親自出現在這里,就是因為在神皇燕熙的眼中,他已經搞砸了!

    整件事情,從頭到尾,都是燕弘一手推動的。

    然而,原本在燕弘看來很簡單的一仗,卻在賭斗開始之前,就被申行云這幫蠢貨,弄成了一個笑話。

    當時,燕然領著一幫世家子弟在樊陽城摘星樓上,灰頭土臉。一個個臉色蒼白地擔心著風家會不會魚死網破,自己會不會也跟申振康一樣被風辰割開喉嚨,然后被剁掉腦袋,擺在靈堂里。

    同時,十幾個圍攻風家的天境強者,不但不敢越雷池一步,反倒因為風家引發的猜忌,而互相牽制。

    更有外圍一個個消息傳來。木家族滅,黃家族滅……

    表面看來,這是洛原州的這些世家對風家發動的圍獵,可天底下誰不知道,這是燕家在幕后主持,是燕家和那位老王爺的一次不動聲色的較量?

    風家這巴掌,是抽在燕家的臉上!

    所以,燕弘才來了。

    原本張國瑞等人都毫不懷疑,燕弘能夠收拾局面,讓這場圍獵最終走向它該走的方向,讓風家最終成為一個越掙扎,就死得越慘的標本,永遠地懸掛在這些中游世家心頭的墻壁上,成為一個警告。

    可沒想到……想著那可怕的后果,眾人都只覺得身上驟然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就仿佛遠在燕京的那位神皇冷漠的目光,已經投射到了自己身上一般。

    所以,羅西山才下意識地吼出了那句“你撒謊”。

    他們本能地就想否定這一切。

    然而,對此,風商雪甚至眼皮也沒抬,只安靜地喝著茶。

    張國瑞和羅西山交換了一個眼色,跺跺腳,同時飛了起來,向遠處掠去。

    本來,所有的情報都會順著燕家的情報系統,一步步地傳遞過來。他們只需要在這里等著就行了。可現在,他們已經等不下去了,必須要在第一時間掌握一切。

    消息的節點分兩個方向,因此,他們各奔一方。

    張國瑞和羅西山并沒有請示燕弘,燕弘也沒有阻止,算是默認了他們的行動。

    他鐵青中,透著一絲因為屈辱而漲紅的臉,漸漸地恢復了。他扭頭看著遠方,眼睛微微瞇了起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天空中,幾只鳥兒鳴叫著飛過,一碧如洗,藍的有些刺眼。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不知道過了多久,張國瑞和羅西山回來了。

    兩人同時離開,也幾乎同時回來。

    而兩人的臉色,都是煞白。就跟死人一般,看起來有些可怕。

    燕弘依然看著遠處,張國瑞和羅西山肅然而立。這一片死寂,已然說明了答案。

    “給我看看。”燕弘收回了目光,對兩人道。

    張國瑞想要說什么,終于還是咬著牙,跟羅西山對視一眼,將手中的情報悄無聲息地呈了上去。

    燕弘看了看張國瑞帶回來的情報,皺了皺眉頭,又拿起羅西山帶回的情報看了看。

    這兩份情報,一份是關于青木城和山水鎮方向的,一份則是關于東北景家和休家戰局的。看完之后,燕弘終于嘆了口氣,把目光投向風商雪,平靜地道:“風大師果然好手段,好算計!”

    “殿下過獎了,”風商雪道,“犬子不過仗著些小聰明而已。”

    燕弘忽然笑了起來,將火爐上燒開的水壺提下來,搖頭道:“不管是風大師你,還是你那位犬子,又有什么關系?反正,事到如今,這第一局,我已經是一敗涂地。”

    他有條不紊地清洗茶壺,洗茶,泡茶,動作干凈而優雅。

    看著這一幕,星神殿里,人們都驚訝地對視一眼。誰也沒想到燕弘竟然這么沉得住氣。不過,他口中的“第一局”,是什么意思?

    “哦?”風商雪有些好奇地道:“還有第二局?”

    燕弘沒有回答,只一邊泡茶一邊道:“在燕家十八個兄弟里,我行二,除了大哥之外,便屬我成人最早,十年前,就開始幫助父皇參贊政事,一邊學,一邊做。”

    倒掉第一泡茶,他加了水,等待的時候,用毛巾擦擦手,很認真地看著風商雪道:“相較于父皇的雄才大略,我自身天賦平凡,因此,凡事只能小心謹慎去做,謹遵父皇多看,多學,要不恥下問的教導……我有很多老師,每一個人對我的印象都不錯。”

    風商雪點頭道:“殿下天資超凡,非常人所及。”

    燕弘搖了搖頭道:“風大師不用夸我。事實上,夸我的人有很多,其中不少,遠非風大師所及。更他們比起來,你不過是一只螻蟻罷了,所以,我說,你只需要聽就好了。”

    風商雪倒也不生氣,微笑著點了點頭,示意燕弘繼續。

    燕弘倒掉了風商雪杯中的殘茶,將泡好的茶為他倒上,口中繼續道:“不過,無論他們說我怎么好,我一直都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生怕行差踏錯,許多事都要想了又想,想得深時,甚至頭都疼了,也不敢馬虎。只有真正想明白了,才試著去做。父皇對我們兄弟的要求很高。我不想讓他失望,也不想讓自己失望。”

    給自己也倒上茶,燕弘放下茶壺,用手端起茶杯,看著琥珀般的茶水,目光有些出神。

    良久,他才開口道:“就這樣,這些年小心翼翼,倒讓父皇還算滿意。所以,在兄弟當中,我雖算不上最受重視的一個,但總歸還不錯。最近兩年,手中的權力大了不少,能調動的人力物力資源也多了不少。這是父皇的器重,本想著……”

    說到這里,他沒有再說下去,抬眼看著風商雪道:“不過現在看來,我還是太驕狂了一些,小覷了天下英雄。這個跟斗,栽得一點也不冤。”

    “殿下何必介懷,”風商雪笑道:“未來再來過就是了。下一次,我們未必是您的對手。”

    燕弘的眼睛微微瞇了起來,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忽然開口道:“機會么,我未必還會有。這次失利定會引發父皇震怒,我完全能想象我的下場。燕家從來都沒有失敗者的位置,日后當個閑散之人,或許沉下心來,在武道之路上有所成就,便是我此刻能看到的最好的一條路了。不過……”

    他目光森冷:“我不明白的是,風大師你究竟憑什么如此自信,認為我會就這么放過風家?”

    幾乎是在燕弘聲音落地的同時,六名天境強者的飛劍氣機已經縱橫交錯,牢牢鎖定在風商雪的身上。以至于他身邊的空間,都變得有些扭曲。

    。

    。

    。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