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蘇家有女傾繁城 > 三百二十一:相看
    蘇錦瑤的親事一直沒個動靜,眼看著兄姐們成家的成家,嫁娶都有,只有她自己還沒個親事,就連蘇應宸都要成親了。

    不僅是她自己擔心,這邊康敬蘭和秦曼槐也急,人家想看了一家又一家,都不滿意。

    康家是行商的,這樣的人家招來的要么是心懷不軌的,只想著康敬蘭的嫁妝必不會帶少了,要么是高門顯貴壓根看不起經商人家,這種情況下,又想給康敬蘭找一戶好人家,婆母不刁難人的,丈夫人品正直的,做官或者經商倒是無所謂,可也不能家底太薄了。

    秦曼槐身子剛好些就投身于這事,和康敬蘭一起,差點把尋京這些個歲數適中的人家都尋了個遍。

    年節徹底過去以后這件事就更熱鬧了。

    有人到了蘇家來提親,提親的人是正六品昭武校尉梅家。

    昭武校尉梅沅算是個武閑官,因為為人有些木訥,再加上朝廷重文輕武,所以在朝中沒什么關系特別親近的,正妻在十年前因病去世,如今這個妻子是續弦進門的,至于這次的這個梅沅的兒子,也就是梅沅前妻的孩子,叫梅鄭霖。

    “那梅家的孩子成嗎?”康敬蘭有些不放心“親婆母還不一定對兒媳婦好呢,如今那正妻是一個后娘,不會更加刁難錦兒吧?”

    做母親的嫁女兒最擔心的莫過于女兒在婆家的日子過的如何, 究竟順不順心,若是親婆母訓斥幾次罰幾次站規矩也就罷了,偏偏是個后娘,康敬蘭如何不擔心?

    “梅校尉妻子人品如何我不算了解,但是梅校尉這人我是知道些的。”秦曼槐說。

    說起來還算是有緣,梅沅沒做校尉之前,曾和秦曼槐的姐夫程遠懷有交情,兩人算是同門習武的師兄弟,梅沅如今的官職也是程遠懷給他介紹的。

    梅沅這人一身好武藝,只是交際上不善,這樣的人起碼不偽善,不會油嘴滑舌。

    “我娘家姐夫認識梅校尉,我可托他問問,至于梅鄭霖那孩子,還是得了解透徹。”

    一對夫妻想要過的好,其實和婆母刁不刁難沒什么太大關系,若是那男子看護妻子,知道保護妻子,減輕她心里的無奈和怨氣,知道肩上有擔當,在母親和妻子之間好生調節,那這樣的人家一定不會差,夫妻和睦繁榮昌盛。

    沒兩天程遠懷來了信,詳細說了一下梅沅這人的人品。

    前妻沒了多年,到這會兒他還時時懷念,這說明他是個比較心軟念舊的人,情深義重的人性格應當不會差,而他現在的妻子楚氏,是他前妻的遠房表妹,為人不喜說話,能嫁進梅家全是因為前妻的遺愿,說楚氏是個良善之人,由她接替照顧梅家,照顧梅沅和自己的兒子,前妻很放心。

    楚氏做的也確實不錯,將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條,自己生有一女叫梅靜涵,平時對待表姐的兒子還算不錯,這不,眼看著梅鄭霖到了快成親的年紀,就卯著勁給他找適合的人家。

    聽說這楚氏沒有兒子,只有個親生的女兒,康敬蘭總算是放下了心。

    沒有兒子就不用替兒子籌謀,若是有個兒子以后難免要爭家奪產的,到時候可不妙。

    “那梅鄭霖比錦兒大了三歲吧?也不知孩子人品如何,總得見一見我才放心啊。”

    康敬蘭這話說的對,家里怎么樣也沒有女婿的人品重要。

    蘇耀、秦曼槐還有康敬蘭,這就帶著蘇錦瑤見了梅家人,梅沅、楚氏帶著梅鄭霖來的蘇家。

    難得穿的這般正式,淺綠色銀紋百蝶穿花式長裙穿上身,外頭一件淡綠撒花煙羅衫罩著,弄的蘇錦瑤大步都不敢邁,秋月和秋霞親自替她裝扮,就差用尺子給她每一步的距離都量好了。

    頭上的釵環不多,發髻上只有一支明月碧玉步搖,發髻后頭用一支海棠花釵子固定,看起來很清新自然。

    穿上斗篷,蘇錦瑤小步走著進了花廳,沒定親的兒女不得直接面對面,不然這親事沒談攏難免要壞女兒家名聲的,以后再議親就會有人胡說什么“那家的女兒相看過別人,好像別人家的都沒看上她。”

    花廳中,松鶴延年紫檀木的四開屏風擋在那兒,蘇錦瑤只在后頭看了一眼,就對屏風那邊的梅鄭霖有些心生喜歡。

    梅鄭霖生的不錯,但不像蕭凌那樣溫潤如玉,也不像白楚恒那樣好看在了臉上,更不是陸遠逸那種乍一眼就清冷耐看的樣貌,梅鄭霖生的說的不好聽有些五大三粗,因為自小習武的原因,他的腱子肉很壯,撐得那身衣裳都有些緊。

    蘇錦瑤覺得,他一定也是因為今天要來相看她,所以也被家人打扮了一番,只是這身書生裝實在不適合他穿,更加的適合蕭凌那種身材和長相的。

    梅鄭霖的眉眼很好看,眼睛大大的,鼻梁高高的,眉毛特別濃,像是一只活靈活現的老虎出來了,臉上輪廓分明,不知為何,第一眼看見蘇錦瑤竟然覺得眼前的男子和自己有幾分像。

    梅鄭霖那邊瞧不見蘇錦瑤,他也并不知道蘇錦瑤此刻就在屏風后,開始還比較緊張,坐的特別不安穩,因為習武的原因所以學問不多,和蘇耀這樣的文人說不到一起去,一般都是楚氏在和蘇家人交談,而他自己則是坐在那,一會兒吃口茶一會兒東看看西看看。

    “九姐姐去相看人了?”蘇韻瑤得知這個消息不算震驚,但還是有些微微吃驚的。

    她想知道九姐姐的婆家如何,知道九姐姐未來的夫君是否會對她好。

    蘇墨瑤也湊過來問“趙媽媽您說清楚些,九姐姐的相看對象是哪家的?人品如何?”

    “這奴婢哪里知道。”趙媽媽拿著一塊帕子,做著針線活“奴婢也只是聽素凝苑的秋媽媽說的,人品如何有的時候夫妻倆過了大半輩子還沒看出來呢,奴婢怎能眼下就評價?聽說那家的工公子是習武出身,話少,不知同九姑娘合不合得來。”

    “我想看看去。”蘇墨瑤看向蘇韻瑤說。

    兩姐妹在這事上達成了一致,蘇韻瑤說“我也去!咱們就在花廳外轉一轉,興許能見著呢。”

    蘇耀和秦曼槐都覺得梅鄭霖這孩子不錯,也到了蘇錦瑤出來讓梅家人也見見的時候了。

    “錦兒,出來見人吧。”蘇耀說。

    當看見蘇錦瑤就從屏風那邊走出來時,梅鄭霖嚇了一跳,然后下意識的低下頭瞧了瞧自己的衣裳,還暗自扯了扯領子,偶爾會抬頭看蘇錦瑤一眼,然后快速的低下頭去。

    “這是我們家的九姑娘。”秦曼槐介紹著說“她平時在家里最是省心懂事的,從來沒和姐妹們吵鬧過,這也是家里頭三娘子教養的好的緣故。”

    楚氏認真的打量了蘇錦瑤一番,臉上的喜歡之意藏不住了一樣“哎呦呦,這乖囡囡的孩兒呦!真是惹人喜歡!”

    蘇錦瑤笑的含蓄,可那并不是她做作出來的,而是發自內心的緊張。

    從小時候到現在,這是她頭一次在這種場合拋頭露面,讓可能是未來婆家的人相看自己,生怕一個做不好會讓梅家人不喜歡,也生怕做的太好了會讓梅家人以為自己好拿捏,從此以后欺負自己。

    梅鄭霖依然時不時的看一眼蘇錦瑤,他的臉不白,反而是有些曬黑,這會兒他臉上的顏色可有的看,淺淺的棕黑色上頭還有一抹淡淡的紅色。

    不經意間抬頭,蘇錦瑤與梅鄭霖四目相對,兩人都愣住了一下,然后同時都低下頭去。

    “這兩個孩子別說,還挺像呢!”楚氏繼續說“就是我們家霖兒常日練武,有些曬黑了,和這白白凈凈的姑娘坐一桌,顯得他更黑了!”

    秦曼槐和康敬蘭都笑了,心里對楚氏這個做后娘的也滿意了一些。

    做后娘的按理說不會太操心兒子的親事,而且應該替兒子找一門不大好的親事,可楚氏就相中了蘇家,蘇耀是五品官,在這個重文輕武的朝中,他可比梅沅官職高出了不少。

    雖然蘇錦瑤是個庶女,但是蘇錦瑤卻得大夫人秦曼槐的喜歡,而且康家還有豐厚的嫁妝,楚氏給梅鄭霖找這個親事,那是對梅鄭霖好。

    知道蘇錦瑤是初次參與這種場合,楚氏第一句話就表明了喜歡不討厭,讓蘇錦瑤稍微放松一些,然后通過打趣梅鄭霖讓蘇錦瑤和蘇家人都開心起來,只能說明這人很懂說話的禮儀,她是很有內在的。

    梅沅一直沒怎么說話,不知是不好意思還是怎么樣,又或者是像程遠懷說的,他真的就是個特別不善于交際的人。

    蘇韻瑤和蘇墨瑤一前一后的走到了花廳附近,全低下身子在外頭偷聽,可又一句也聽不見。

    冬天門窗關的都嚴實,聽不見正常。

    “咱們別在這兒呆著,一會兒讓梅家人看見還以為咱們蘇家姑娘沒規矩呢。”蘇韻瑤才意識到這個,拉著蘇墨瑤起身,到了一旁的亭子里。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