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摯求 > 第254章 偶被偷吻心孤單
    金子煜其實早已知道市局將要進行競爭上崗的事情,他每天都在關注著白冰潔,自然對市局的一些情況也是了如指掌。

    他想了想說道:“哦!看來消息是準確的。我聽說,不僅僅是考試,還要投票吧,還有什么問答,對吧?”

    白冰潔笑了笑:“是,需要過三關,筆試考試,民主測評,現場答辯,過了一關才能進入下一關,其實挺難的,我呢,沒有什么想法,只是參與參與唄。”

    “這樣啊!怎么能參與就行呢,要努力爭取進步才行。那個考試,我幫不上什么忙,你說的那個測評,聽說就是領導投票對吧,誰的得票數多誰就有機會,這個我還是能幫上一點忙的,我爸跟幾個市局的領導關系不錯,回頭讓我爸跟他們打個招呼,投你一票。”金子煜獻著殷勤,很自信地想要伸手幫忙。

    白冰潔詫異地看了金子煜一眼,知道他這是好心好意,沒有想到要直接拒絕,而是說道:“謝謝你的好意了,我根本沒什么希望,不過我會努力的。”

    白冰潔說完想要去打開車門,這時,金子煜突然抓住了白冰潔的手,語氣略微粗重地喊了一聲:“白冰潔。”

    白冰潔驀然轉過頭,不知道金子煜還有什么想說的,可當她剛轉過頭來,金子煜的臉直接貼到了她的眼前,他那濕熱的嘴唇一下子抵觸在了她的櫻唇上。

    白冰潔被金子煜的動作搞蒙了,瞪大了眼睛,來不及推開,他的舌頭緊接著就想要沖破她的牙齒,他竟然突然襲擊親了她!

    白冰潔片刻懵暈之后,當即抬手推開了金子煜,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斥責道:“金子煜,你想干什么?”

    金子煜本來看著喝了紅酒之后滿若桃花嬌艷嫵媚的白冰潔,恨不得上去就把她吃掉,他實在忍不住了,便冒著生命危險猛地親了白冰潔一口,想要趁此機會將她拿下,卻不成想她反映太過神速,還沒有兩秒鐘的時間就被推開了。

    “我,我,你太漂亮了,我沒有忍住。”金子煜連忙解釋,借機表白,“白冰潔,我是真的喜歡你,自從見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被你迷住了,這么長時間以來,我每天想的都是你,見不到你我就心亂,只有看著你,和你在一起,我才能安下心來,我是真心的,我想要真心對你好,答應我,做我的女朋友,嫁給我好不好?”

    白冰潔徹底被金子煜的突兀表白搞暈了,她使勁眨了眨眼,盡力看清楚面前的金子煜,努力讓自己的思維保持正常。

    凝滯片刻,她沉聲說道:“金子煜,你喜歡我,我知道,你對我好,我也感覺得到,但是感情的事情,不是兒戲,這需要時間培養。這次,我原諒你,希望你尊重我,我們交往這段時間以來,一切都是自然而然,沒有必要趁人之機,至于我們的結果如何,就讓時間來證明一切,這樣好不好?”

    白冰潔沒有甩手給金子煜一巴掌,她已經忍到極限了,當然此時的她并沒有想要甩他耳光的意念,畢竟今天晚上的心情是愉悅的,難得有這樣的好心情,他也不是對她的褻瀆,他喜歡她而親她,這也是一個理由。

    白冰潔不自然的從思想上退卻了一步,這也是一種態度吧。

    金子煜沒有看到白冰潔的激烈反映,心頭一喜,趕緊討好:“是,是,我知道,我一直非常尊重你,我是心不由己。白冰潔,我是真的愛上你了,真得很愛,我會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好,一定讓你也愛上我,等著你答應嫁給我,我會更加努力的去愛你。”

    “先打住吧,我有點累,我下車了,你回去吧,開車慢點。”白冰潔伸手制止金子煜的甜言蜜語,淡淡地說著,打開車門下車,轉身向小區里走去,頭也沒回。

    白冰潔的大腦是混亂的,幾乎不能思考,她本來很高興的心情,被金子煜的意外舉動搞懵了,她沒有想到金子煜竟然膽大的敢偷親她。

    她的初吻給了初戀男友,金子煜是第二個敢親她的男人,被男人親的感覺已經有好多年未曾體味過了,盡管這次僅有那么不到兩秒鐘蜻蜓點水淺嘗輒止,但畢竟那是男人的唇,帶著濃濃的雄性荷爾蒙的氣味和體溫。

    白冰潔是一個女人,風華正茂的女人,說沒有感覺那是假的,但說有愛那是不可能的,心好亂,心好煩,一個人的世界,感覺心好孤單。

    金子煜看著白冰潔那曼妙身姿消失在小區里再也看不見,他這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使勁揮舞著拳頭,終于親到這個冷面冰硬的霹靂警花了。

    這可是一個開天辟地的巨大收獲,親了第一次,就能親第二次,親了第二次,就可以做更深入的活動了,想想心里就充滿了無窮的想望。

    金子煜感覺自己就是一個成功人士,有一種征服的快感遍布全身,想到征服二字,金子煜渾身一哆嗦,難道他內心最深處是那個征服欲嗎?不,他使勁搖搖頭,他是喜歡她,他是愛上了她,他不僅僅是想要征服她,他最終是要娶她當老婆的。

    如是想著,金子煜啟動跑車,箭一般沖了出去,剛才親了白冰潔一下,內心的想望蓬勃而出,怎么也壓抑不下去,他想飆車,他想傾瀉。

    車子開出去沒有多遠,金子煜的手機響了,他拿起來一看,竟然是周娜娜打來的,他皺了皺眉頭,心想怎么會這么巧。

    “姍姍,有事嗎?”金子煜接聽,淡然問道。

    “沒事,就不能給你打電話了,我們變得這么生分了嗎?”周娜娜的聲音很膩味,揶揄一句。

    “哦!不是,我有那種意思嗎?我記得,這可不像你。”金子煜頓了頓聲音,回應道。

    “呵呵,原來你還記得我呢!我應該高興不是嗎?你的小女人走了嗎?玩的高興吧?”周娜娜笑道,笑聲有點滲人。

    金子煜頓時心驚肉跳,手上一哆嗦,差一點撞到前面的車,連忙踩緊急剎車,將車子再次開穩,定了定神說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我正巧看見你帶著他去了你們家,真是巧了。哈哈!剛剛嚇了一跳嗎?你會害怕?”周娜娜戲謔道,聲音變得尖利。她家跟金子煜家相隔不遠,她恰巧看見金子煜開車帶著白冰潔進了他家。

    “你說什么呢,我正在開車,前面的車急剎車。我有什么好怕的,白冰潔在我家吃飯了,我媽很高興,我剛把她送回去,現在正要回家呢!”金子煜解釋一句,他不想招惹這個難纏的妖精,如實說了情況,這跟她又有什么關系呢。

    “哦!小女人不在身邊啊!我跟幾個老伙計在玩樂呢,你來不來?”周娜娜嬌滴滴的說道,魅惑死人。

    “我快到家了,你們玩吧。”金子煜想也不想,直接拒絕了。

    “你怕了!你怕那個小美女了!哈哈!原來你也是一個慫貨!”周娜娜嫌棄地不屑。

    “誰怕了?誰慫了?……在那?”金子煜最受不了別人說他怕女人,只有女人怕他才行。

    周娜娜蕩然大笑著報了地點,金子煜一踩油門,跑車疾馳而去。

    這一切,白冰潔并不知道,她回到宿舍,實在感到有些疲乏,早點洗洗睡了。

    早上的陽光穿透窗戶玻璃照射進房間,金子煜終于睜開沉重酸澀的眼睛,這才發覺自己睡在一張床上,這不是自己的房間,這是在哪兒?

    他想要側身,卻發覺自己的手臂被一個東西壓著,他轉過頭,看見的卻是一張再熟悉不過的女人的臉。

    不錯,這張臉太熟悉了,曾經多少個早晨,睜開眼睛看見的就是這張臉,這張臉就是周娜娜。

    金子煜身體一動,周娜娜也睜開了眼睛,她早已經醒了。她看著有些茫然失措的金子煜,微微笑了笑,溫柔地說道:“你醒了,再睡會吧,昨晚上太累了,不知道你是怎么了,是不是好幾年沒碰過女人了,都快要被你折騰死了,渾身酸疼,你不要命,我還想好好活著呢!”

    金子煜心里震驚,顫聲道:“昨晚,到底發生什么了,我怎么會……”

    “你怎么會跟我睡到一張床上?”周娜娜白了他一眼,身體又往他的懷里鉆了鉆,“昨晚你是不是受刺激了,像一只發了情的野狼,拽著我不停地喝酒不停地跳舞,最后把我抱進了房間,你那個粗魯,真的很野蠻,一點也不疼惜人家。”

    金子煜受不了周娜娜的情調,他的頭還有點疼,昨晚確實喝得太多了,也徹底玩瘋了,可是他怎么會一點也記不得了呢?

    金子煜不想再跟周娜娜這樣躺在床上,掀開被子就要下床,突然發現自己赤著身體,他猶豫了一下,還是站起身來,直接穿上衣服。

    周娜娜露著上半身側臥在床上,看著悉悉索索穿衣服的金子煜,又轉眼看了看梳妝臺上放著的那瓶香水,是不是需要再噴點香水呢?

    可是渾身上下沒有不疼的地方,又痛又癢又酸又累,誘聲魅惑道:“你這么著急走嗎?再溫存一會兒不行啊,至少我們一起洗個澡吧!咯咯!”

    金子煜對周娜娜的話充耳不聞,穿好衣服,推門而去,門后傳來周娜娜肆意的笑聲。

    他實在沒有心思在房間里洗澡,即使身上還帶著腥臊和臭味,他也毅然決然的離開了,趕緊回家好好洗一洗,好似他昨晚被人污辱了一般。

    如果按照正常理解的話,違背了男人的意志,一樣有一種被強了的感覺。

    金子煜以為就這樣離開,這件事就過去了。他是這樣想的,可是周娜娜會這樣想嗎?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