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穿越 > 第一重裝 > 第175章 悍戾
    真是,太特娘的驚艷了。

    對于一眾聯邦軍人們來說,驚呆他們的,可不光是唐浪匪夷所思那一槍的“風情”!而是后面連續不斷的30秒瘋狂攻擊,那才是讓人嘆為觀止的存在。

    那尚是第一次,一臺聯邦機甲在單獨對戰兇威赫赫的杰彭第9代機甲的戰斗中,獲得最后的勝利。

    完勝!

    雖然,勝利的主因是那一槍,就像那位所說的那樣,射的很有些驚艷。

    是的,就是驚艷。除了這個詞語,再無其他詞語可形容了。

    要不,怎么都說歷史是由勝利者書寫的呢?勝利者說驚艷,那就是驚艷,再和其他扯不上關系。

    反正,自此次戰斗后,這幫在現場并最終存活下來的空盜和聯邦機甲師們特別熱衷于對制式機甲進行一些“無傷大雅”的改造。

    從機甲后座猛然彈出一個瘋狂旋轉著的合金輪已經算不上什么別出心裁,陳石那家伙竟然在機械臂原本裝載備用彈的彈倉里加裝了個霧狀凝固膠的噴頭,才是亮瞎眼的存在。

    用他的話說,可將鋼鐵粘合在一起的凝固膠如果噴到對手的光學觀測儀探頭上,那他對手的樂子可就大了。

    好吧!這位也算是活學活用,把小混混打架斗毆的“白石灰”創意都給用上了。

    雖然現在的科技不用光學探頭,用金屬探測和紅外熱成像以及雷達回波等都可以將外在景物合成圖像顯示在光屏上,但人類最習慣的還是用光學來看世界不是?不適應,就是短板,哪怕0.1秒的遲疑,都可能導致戰斗結局的改變。

    然后,這個創意就被滾刀肉竊取了。經過超級人工智能研究出的可噴五十米遠的超級“黑暗石灰粉”令對手苦不堪言。

    主要是腹黑的滾刀肉不光是讓對手的光學視野一片漆黑,還在其中加入了不知道什么玩意兒導致一旦被沾染上后就會擁有一股獨特清奇的味道。

    除了臭,再無任何形容詞可以形容那股味道了。那股子結合了來自異域口味的臭,別說位于其中的機甲師了,就是和其戰斗的機甲師,都必須第一時間打開機甲內的獨立氧氣循環系統,否則一定會被熏暈過去。

    在未來的全面戰爭中,由滾刀肉研發,唐浪負責推薦,長孫雪晴捏著鼻子負責申請專利的“黑暗石灰粉”甚至一度成為軍火市場上的熱銷貨,其價格一直居高不小。

    星空各國科研人員研究出了類似于它的粉末凝固效果的仿制品,但卻怎么也仿制不出異域星空人工智能獨特至極余味能繞梁三日而經久不衰的“口味”。

    扯遠了,回到戰場。

    反正這一刻,唐浪這牛逼哄哄的單人單機搞定鬼切機甲的一幕,不光是那些狐假虎威張牙舞爪的村正機甲傻眼了,就連聯邦機甲師們也傻眼了。

    但最震驚的無疑是張無退和葉小舟,看到唐武士狂暴無比的面對鬼切機甲,兇猛的以近身格斗將之解決,不過是讓他們有幾分模糊的熟悉感,但那位單手持槍指著已經斃命的鬼切睥睨天下的姿態,卻使他們剎那間脊椎有股電流閃過。

    那是個,讓他們無比熟悉而難以忘懷的的畫面。

    那是在昨日夜間于基地戰網里發生的故事。一個意外的闖入者,捏著嗓子把大家伙兒罵了一遍然后和張無退的重裝突擊排來了場廢墟追逐戰,最終,拉著張無退一起完蛋。

    那場戰斗里,在他以極為精準的遠程狙擊連續干掉數臺秦武士面對追兵,就是這樣,單手持槍,身姿挺拔。

    只是,一想到如此風姿卓然的高手,卻毫無節操的說自爆就自爆,張無退每每思之,就襠下淡淡憂郁,如果用更俗氣的形容的話,這種名詞叫蛋疼。

    再看看躺在地上已再無任何聲息的鬼切,張無退感同身受,換成誰被這樣戳上一槍而遭受重創并失去所有先機,恐怕不光是蛋疼的問題,而是再也感受不到疼痛了。

    唐武士并沒有在那里和一個已經死去的杰彭人裝逼,而是借著說話間,將機甲引擎的功率開至最大,巨大的轟鳴聲顯示著他已經將那款已經堪稱優秀的引擎壓榨到了極點,巨大的鋼鐵巨人在微微一頓的瞬間,加速,向著300米外的戰場沖去。

    他第一個目標就是被沈成峰打得連連后退的另一臺鬼切,在發現唐武士向自己沖來的時候,鬼切機甲就想逃。

    能和沈成峰纏斗半天甚至還能將沈成峰這個老牌機甲師壓制的杰彭機甲師又怎么會弱?但源義澤的戰亡卻是讓他膽氣盡散。論實力,他還比不上源義澤,他又怎敢和一個剛在格斗戰中生生格殺源義澤的高手以及一個完全不弱于他的對手對拼呢?

    傻子也得溜啊!

    可惜,沈成峰或許不足以干掉他,甚至也不能說就留下他,但拖住他五秒鐘以上還是沒問題的。

    而唐浪,在瞬間將唐武士的速度加至最大,就是為了防止這臺鬼切溜走,萬一被他躥入山脊那邊的聯邦民眾之間,那可就大大的糟糕了。

    300多米的距離轉瞬即至,就在鬼切機甲一刀格擋開沈成峰劈出的一刀,借著反震力跳出戰團的那一刻,唐浪的破艦槍猶如毒蛇一般刺向鬼切的肋部。

    “小心!”不遠處的張無退不由脫口而出。

    和鬼切大戰過一場的張無退可知道,鬼切在肋部加裝了六級裝甲,遠比五級裝甲的防御力要高。

    沈成峰眼中卻是閃過喜色,因為他清楚,唐浪是知道鬼切這個設計的。

    顯然,露出肋部破綻的鬼切機甲是故意丟出誘餌,等著唐浪上當。

    當唐浪的破艦槍在其肋部擦著可怕的火花滑過但卻不能刺穿的那一瞬間,鬼切單臂一夾將破艦槍夾住,另一支沒有持刀的機械手掌上卻猛然彈出合金刺,朝著突然失去武器的唐武士胸前刺去。

    唐武士只來得及猛地一側身,合金刺“刺拉拉”在唐武士前胸的裝甲板上撕開一個大口子。

    但,他的攻擊也就到此結束了。

    “想要老子的槍,那你幫老子拿著好了。”隨著唐浪一聲大吼,側身避過合金刺刺擊的唐武士竟然欺身而上,趁著對方只有單臂發力的機會,機甲臂狠狠抓住鬼切機甲的胸甲和機械臂的連接處。

    冒著巨大風險吞掉誘餌,唐浪的目的就是要近身格斗,人貼人的那種。給鬼切留下閃躍的空間,他同樣不是敵手。

    “給老子起!”唐武士機甲引擎猛然爆起紅光,那是超負荷百分之一百二的癥狀,這種極限狀態,只能存在不超過10秒,就會導致能量反應爐爆炸。

    唐武士所在的沙地像是突然從內朝外蕩開了一陣沙圈,鋼鐵巨人竟然雙叉臂舉起這臺鬼切,一個倒摔甩翻在身后的地面,反手又是一個背摔,再摔。

    連續數次,地面不斷傳來轟轟轟的沉重鈍響。

    看得所有人禁不住眼皮直跳。

    鬼切機甲倒是真的結實,除了一些附著部件被砸得碎屑橫飛,但機甲主體結構卻是完好。

    但駕駛艙之中的機甲師。。。。。。

    把你放到一輛坦克里,不斷的從六七米高的空中往下砸,你覺得會怎樣?

    無比頑強的鬼切機甲師用堅韌給出了回答,雖然很狼狽,但鬼切機甲依舊在掙扎,引擎不斷轟鳴著,兩手撐地,雙腳蹬出,力圖起身。

    可惜,面對這樣一臺攜狂怒而來的唐武士,沒了合金刃,失去了高速機動力,甚至狂吐鮮血手速已經降至連初級機甲師都不如的杰彭機甲師,實在太過于無力了。

    唐武士一腳將這臺鬼切機甲的身子踩住,就像是踩住一條瀕臨死亡的大魚,兩只機械臂抓住鬼切的頭顱,一陣令人頭皮發顫牙酸的巨大撕裂聲,竟然硬生生把這臺鬼切機甲的頭顱,給扯了下來。

    然后,就這樣硬生生板著裝甲的裂縫,將鬼切的外掛裝甲。。。。。一片一片,都被唐武士徒手拆了下來。

    被剝離了外掛裝甲的鬼切,身形更是變得纖細了許多,只是,裸露著機械骨骼和各種傳輸線路讓鬼切變得更加猙獰。

    虛弱的猙獰。

    再隨著唐武士無比粗魯的對著鬼切四肢的機械骨骼連續幾拳砸下,鬼切機甲的掙扎徹底變成了蠕動。

    仿佛根本不在意鬼切機甲的自爆,或許也是因為其中的機甲師早已屬于不清醒狀態,唐浪就這樣提著丑陋而虛弱的鬼切機身,,對準駕駛艙的位置,狠狠朝地面一塊巨大巖石砸上去,抓舉,砸下,抓舉,砸下,抓舉,砸下。。。。。。

    金屬和巨石沉重而巨大的碰撞聲傳遍山野,鬼切開始還能蠕動,但接著一下又一下,周而復始的砸擊,這臺鬼切終于失了靈魂般雙臂垂了下去。

    鬼切殘破的機身和巖石被撞擊成的齏粉和裂紋間,血跡斑斑。。。。。。

    一時間,無論敵我,皆被唐武士的兇殘所攝。

    “我尼瑪,夠兇殘!”滾刀肉嘖嘖感嘆。“不過,我喜歡!長孫小妞應該也很喜歡,山風仿佛都捎來了她輕笑的聲音。”

    “你特娘的少看還珠格格。。。。。”唐浪生怕這位啥時候給他整出:“我好喜歡和你坐在屋頂上看星星看月亮談人生談理想”的句子。

    特么扯那么多最終目的都不是為了“生人”嘛!

    就像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殘留的近10臺村正III機甲瘋狂向后逃竄,除了疲憊的終于靜止坐在駕駛艙里的渾身大汗淋漓的唐浪,聯邦所有在戰場上的機甲師更瘋狂的追殺。

    先前所遭受到的屈辱,這一刻,都要狠狠地反擊回去。

    ()

    全本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