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仙俠 > 某光頭的江湖 > 第一百八十三章 當謊言被拆穿
    這是個染著黃毛的青年,脖子上還紋了個蝎子。

    不過長得不錯,有點痞帥的感覺。

    他是見過王羽的,所以此時怕的要死,哪怕剛才陳霜抱著他,他也不敢有絲毫動作。

    “會…會主。”

    趙山河弱弱的叫了一句。

    王羽輕聲道:“我聽說你想做怪物獵人,想要鋤強扶弱?”

    “呃…是…是的。”

    趙山河臉上的冷汗冒了出來,看了一眼陳霜后,他咬牙承認了下來。

    “很好,剛才獵人協會的人正好告訴我,離這里不遠的地方有個怪物冒頭了,已經殺了不少人。”

    王羽目光冷了下來:“走,我們一起去吧,也好讓你完成目標。”

    “我…我…”

    趙山河傻眼了,我了半天,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怎么,你是在騙我?”王羽忽然冷聲道:“你是巨像門的人,應該知道騙我的下場。”

    趙山河差點嚇尿,腦海中瞬間浮現出自己在武館里,聽到的種種傳聞。

    比如會主殺人不眨眼,吃人不放鹽之類的東西。

    他張大了嘴,被憋的有些翻白眼了,只覺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

    王羽撇了一眼陳霜,她臉上滿是焦急,而旁邊的陳沖則是快意。

    “這樣吧,我問你答,必須是心里話,無論結果怎么樣,我都不計較你騙我的事,如何?”

    趙山河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連忙道:“好,好,多謝會主開恩。”

    “你喜歡她嗎?”王羽指了指陳霜。

    “我…我喜歡。”

    “只是玩兒玩兒,還是想和她過一輩子?”

    “我…我想…”趙山河眼神游離,說話也開始吞吞吐吐。

    王羽冷漠的看了他一眼,“記著,人要為自己說過的話負責,如果有人想逃避責任,那么我就讓他付出代價。”

    趙山河打了個冷顫,“我只是,只是玩玩兒,我根本就不喜歡她,是她自己纏著我的。”

    “那她幫你墊的學費呢?”

    “早就花光了,我每天都會去酒吧,那里的女孩很多,也很放得開,比她有趣多了。”

    趙山河已經豁出去了,跪倒在王羽腳邊,不斷磕頭道:“會主,我沒騙你啊,我說的都是實話。”

    王羽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

    陳霜早就哭著跑回去了,而陳沖則雙眼布滿了血絲,沖上前一掌朝趙山河頭頂拍去。

    砰!

    一聲悶響,王羽攔住了他的攻擊,“他無論犯了什么錯,都是我巨像門的人,而且,你女兒只是損失了一些金錢,以及付出了一段感情而已。”

    說著他轉頭問道:“你沒碰過陳霜吧?”

    趙山河剛剛被嚇慘了,還以為自己要被打死,此時早已經對王羽敬若神明,聞言后猛搖頭道:“沒有沒有,我只牽過手,連親都沒親過。”

    “好了,你走吧。”

    “不,他不能走!”陳沖怒吼一聲,還想動手殺了這個敢欺騙自己女兒感情的混蛋。

    王羽猛地轉頭,冷眼盯著他,一字一句道:“我說,他可以走了!”

    頓時,陳沖只覺一股壓力鋪天蓋地的往自己身上襲來,以至于他差點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到地上。

    王愛國在一旁十分尷尬,說什么都不是。

    王羽松開陳沖的手,領著趙山河回到車上,“你們好好聚一聚吧,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他有些后悔跟著王愛國過來了,遇上這種破事,總讓人有些不爽。

    趙山河要說多壞,其實也算不上,但絕對談不上好,只是個渣男而已。

    陳霜看上他,一方面和陳沖的教育有關,另一方面也和自己有關。

    能喜歡這么一個看上去就不是好東西的家伙,她自己能好到哪里去?

    坐上梅錢的車,幾人呼嘯而去。

    陳沖喘著粗氣,一方面是剛才被嚇得,一方面是被氣的。

    “小子,你生了個好兒子啊。”他冷笑著看向王愛國:“本事大得很吶。”

    “唉,老陳,我真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而且你也知道,我離家這么多年,哪里有資格對他指指點點。”

    王愛國苦笑不已,他剛才也被嚇了一跳。這些年注意力都放在王瑤身上,對于另外一雙子女難免有些疏忽。

    其實之前王羽讓他別演戲了,就是看出王愛國,想拉近雙方關系的意圖。

    不過事到如今,后悔也晚了,他還指望這孩子去解決三合會的麻煩呢,不會也不敢去指手畫腳。

    陳沖冷哼一聲,“你這個兒子看似平和,其實心性薄涼,對誰都不在乎,加上實力這么強,逐漸有了霸道的意味在里面。”

    他嘆了口氣道:“要注意教育了,否則你們夫妻兩以后就別想管他了。”

    說著直接甩上大門,將王愛國扔在外面。他還要趕著去哄女兒呢,可沒空在這里瞎扯。

    “唉,我真的錯了嗎?”

    王愛國看著快要落下去的太陽,心情十分復雜。

    隊伍王羽,他既陌生,又想要親近。但卻發現雙方始終有隔閡。

    甚至不僅是他,連劉小蘭,王燕,王瑤等人在王羽面前,也同樣有這種感覺。

    所以王瑤才想方設法的給他介紹女朋友,可惜,一切都是徒勞無功。嘆了口氣,王愛國落寞的朝外面的大馬路走去。

    ……

    與此同時,正在獵人協會上班的王瑤,遇到了麻煩。

    只見Z市分部的部長,正點頭哈腰的和一個老人說著什么。

    “你們找王瑤是嗎?我馬上去安排。”

    這位在Z市稱得上一手遮天的大人物,語氣要多諂媚就有多諂媚。

    他走到王瑤的辦公桌旁邊敲了敲,“有貴人見你,等下說話小心點,現在跟我來。”

    貴人?

    王瑤不明所以,能被分部的部長這么稱呼,開頭肯定不小。

    所以她心里盡管不愿意,也只得老老實實跟了過去。

    為了方便雙方見面,部長將自己的辦公室讓了出來,自己則站在外面當門童。

    王瑤剛進門,就見到了坐立不安的謝雨涵,頓時露出驚喜的神情。

    “雨涵!你來看我嗎?”

    她跑了過去,想要拉對方的手,結果被躲了過去。

    王瑤臉上的表情僵住,這才環視了一圈屋內的人。

    兩個和謝雨涵有些相似的男人,應該是她的親人。

    另外還有三個面色蒼白的人,一個就是之前和部長說話的老人,另外兩個則是一男一女。

    看起來應該是一對夫妻。

    沒等她問好,胡曉云便彈著指甲道:“你就是王羽的姐姐王瑤?那個讓雨涵和自己弟弟鄉親的女人?”

    ()

    1秒記住愛尚: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