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玄斗九天 > 書院崛起 第九十三章 枯慕現身
    墨玉也不知道,于是看向空明靜。

    空明靜思索道“我們即便都留在這里也沒有什么用,如果留下兩個人善后,我們其他人去浮云山莊,等到師傅來了以后,這二人再去浮云山莊不遲。這京華峰雖是寶物,但圣人境的來了根本沒辦法取走,要是破空境的大強者來了,我們留在這里也沒用。”

    眾人點頭,塵蕭略作思索道“那好吧,那我們便先去浮云山莊吧,本來還想目睹一下師傅的風采,但等到汲沁回到書院,起碼也要半個月,師傅趕來也需要一兩天時間,我們就先去找大師兄討論那本血魔教功法吧!”

    “也好。滕沙你留下吧。”空明靜道。

    “秦霜,你也留下一起吧。”塵蕭道。

    這二人分別是靈識堂和毒堂之人,都是靈覺境二階的強者,也是書院重點培養的對象,二人也沒有猶豫,拱手道“是!”

    塵蕭等人第二日便離開,起身前往浮云山莊!

    過了幾日,烏秋月消滅京華峰峰主的事情在血魔教傳的沸沸揚揚!烏秋月被謠傳的神乎其技,以靈覺三階的修為完敗靈覺三階巔峰的京華峰峰主趙準!

    ……

    血魔教,血魔殿,二殿主負手對臺下的人道“慕兒,此事恐怕需要你去一趟了,正好會會你的那些老友,我讓石諜跟著你。你去云宗城,借云嵐宗的傳送大陣,直接過去。”

    “是,義父!”那人道。

    那人轉身,正是枯慕!他興奮的看向院子里的那一輪殘月,然后陡然消失在陰影中。

    血魔教總舵在葬天城,在帝國南方,距離京華峰幾千里,中間隔了一個云嵐宗的幾個重要據點,但云嵐宗的主要控制范圍是在東南方,按距離來說,京華峰離云嵐宗更近一些,但血魔教卻率先發現了京華峰而且建立了據點,這讓云嵐宗也頗為不爽。

    云宗城是距離血魔教最近的大型城池,枯慕一行人來到之后,對云宗城城主藍楓道“二殿主得知我教京華峰被流寇所滅,特讓我等前來,還望城主行個方便,說完,便遞上一袋金幣。”

    藍楓道“教派一體,你要借道,哪有不借之理,不需要這么多。”

    “那便多謝了!”枯慕道,說完轉身帶領眾人朝大陣走去。

    藍楓皺眉,有點被無視的感覺,頗為不悅,但也沒有阻止他們,任由傳送陣法將他們帶到千里之外。

    枯慕等人經過數次周轉,最后出現在距離京華峰五百里外的余山城,這里有一個小型的傳送陣法,枯慕看了看周圍,一片寂靜,想來京華峰雖然完了,但其造成的影響還遠遠沒有消失!

    幾個時辰以后,他們出現在京華峰,烈日當頭,空無一物。

    滕沙和和秦霜一眼便認出他們是血魔教之人,二人在山頂,有陣法間隔,經過塵蕭和亦歌改造的陣法反而成了隔絕血魔教之人是屏障。

    隔著陣法,秦霜見來者不善,微怒道“建議你們立即離開此地,這里已經被毒宗接管。”

    枯慕看著滕沙和秦霜二人,笑道“毒宗?是毒宗還是書院?哈哈,聞淵那個老頭子也真是有意思,放縱你們四處作亂,卻打著毒宗的旗號,我真是為他感到不恥。”

    滕沙踏前一步,進一步激活陣法,怒道“你是何人,膽敢侮辱院長,待我書院其他弟子到來,必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枯慕不以為意,當初他被書院驅逐而且被追殺,從那一刻起,他恨不得能夠親手滅了書院!

    枯慕淡淡道“呵呵,終于承認是書院的了?說起來,你們還差一點變成我的師弟,真是造化弄人,不過我找到了更好的,只能怪書院有眼無珠了,特別是洛一,真期待未來和他相遇呀!”

    “修要口出狂言,二師兄來了必讓你在胯下求饒!”滕沙怒道。

    “呵呵,好一個伶牙俐齒的家伙,我來到血魔教學會的第一件便是,口舌之爭沒有任何意義,直接殺了便好。”枯慕頓了頓道“你們兩個以為躲在陣法之內,我便拿你們沒辦法?”

    “真是好笑!哈哈哈”枯慕大笑道“我可以用毒,可以用靈識攻擊,可以把山頂削平破壞陣法根基...”

    滕沙與秦霜雙雙變色。

    “但是,我偏偏不,今日,我偏要強破你這改造后的圣人大陣!能把這陣法修改成如此的,書院唯有長澗和洛一了吧,那我便來領教領教!”枯慕猖狂道,仿佛要發泄一身的怒怨。

    滕沙與秦霜知道這是亦歌與塵蕭的手筆,但此時必然不會透露半個字,而且枯慕既然這么說,那么他很可能是有這個能力!

    枯慕緩緩抬手,在山頂上空出現了一把巨大的血色魔刀!

    “兇冥玄刀?”滕沙與秦霜異口同聲道。

    “哦?你們兩個書院普通弟子竟然知道這血魔教的兇冥玄刀?還算有點見識。”枯慕笑道,說完雙手便迅速的壓了下來!

    轟!

    山頂劇烈震蕩!山頂大陣竟然隱隱有破碎的跡象!

    圣級!秦霜倒吸一口涼氣,枯慕的這一刀比之前京華峰的二峰主高磊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竟然是圣級的力量!

    “再來幾刀,他真的會破開大陣!”滕沙顫抖道。

    秦霜面色凝重,“只能期望陣法能堅持到他的修為耗盡了。”

    轟!轟!轟!

    又是三招大神通,陣法核心若隱若現,裂痕更加明顯,但秦霜看到枯慕之后,也暗自慶幸,此人應該是剛破境,此時修為是圣人二階,修為還不穩固,四招大神通之后,便有些后繼乏力。而他們便有時間修復陣法。

    四招之后,枯慕也在大口喘息,氣血翻騰,有些站立不穩。

    一旁的石諜見狀,微微躬身道“少爺,我來吧。”

    枯慕并不是那種凡事親力親為之人,也不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人,既然義父讓石諜跟著他,那他自然也要發揮石諜的作用,默默點頭。

    枯慕離開書院之時是靈覺三階巔峰,在血魔教這三年不但破鏡入圣,修為直接來到圣人境一階!要知道在圣人境沒升一階都不像靈覺境那么簡單!除了血魔教的修煉資源之外,不得不說枯慕的天賦極高!

    石諜伸出手,緩緩握拳,而后一拳擊出!滕沙和秦霜二人眼里充滿了絕望!

    他是圣人境巔峰的修為,是血魔教最強大的長老之一!他的出拳力道控制的剛剛好,陣法剛好處于要破卻未破之間,仿佛只要風輕輕一吹便會破碎一般!

    枯慕直起身,漫步走上前,伸出食指,輕輕的點在陣法之上,大陣轟然破碎!

    枯慕看著滕沙和秦霜二人如同死人一般,淡淡道“我這里有一百種死法,你們想要怎么死?”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