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云凰鳳棲 > 36.身中密毒
    夜空撒落的月光照亮了閣樓,房間中涌了三名男子與一名女子,房門外站滿了今夜前去路洲行宮相救的黑衣男子。

    他們臉上的黑巾已摘除,露出剛毅面容,竟然是那日城墻上的將士,盡管多數人身上已有傷痕露出,可此刻他們的目光焦急地望向緊閉的房門,擔憂著里面情形。

    慕云棲雙目緊閉躺在榻上,她胸口的箭已被拔出,此刻已纏上白紗,白紗血跡很快浸濕出來,染紅了它。

    “棲兒所中何毒?”慕云澈看向落座榻邊的一容,面上著急。

    “此毒我從未見過,還得在琢磨一番。”一容一臉凝重說道。

    “此毒乃三日殤,如它此名一樣,中毒后三日若未解便會毒發身亡。”宮桓立身窗欞邊,負手看向窗下風光。

    慕云澈快速跨步到他身旁,看向他問急道:“三日?皓月宮可有此解藥?”

    宮桓回過身掃過他看向榻上的女子,道:“三日殤乃連朝皇室之物,天下唯有連朝皇室之人可有。”

    皇室密藥怎會那般容易有解藥,若要尋得解藥唯有找出下毒人,不用多想也知此毒屬北約太后所下,為了她的兒子,她想要殺了慕云棲,毫不意外。

    “難道就尋不出解藥了?”慕云澈吼道,看著榻上那蒼白的女子,心痛不已。

    “要在三日內尋出解藥根本不可能。”一容站起身來看向宮桓,既然太后想要她死,就肯定不會有解藥在邊境,先不說太后可否會交出解藥,就連要回到帝都來回最快也要十五日。

    “我已將她血脈封住,先將她放去冰窖,待宮然回來再前往連朝尋出解藥。”宮桓走到榻邊打橫抱起她,看了眼立身一旁的琳瑯,道:“你速去尋回宮然。”說完便抱著女子邁步離去。

    琳瑯點頭離去,身影隱入黑夜下。

    慕云澈看向宮桓離去的身影,心中多番思量,看著大大敞開的房門,道:“想法子將消息放給顧寒軒,棲兒根本等不到從連朝尋回解藥,只能讓他去太后那里尋出解藥。”

    “眼下也只有此法或可救小姐。”一容贊同道,慕云棲血脈已封住,在冰室或可撐過十日。

    房外站在前面的幾名男子進屋,與慕云澈圍在一起,商量著如何將消息傳至路洲又不會暴露行蹤。

    宮然回到閣樓便立馬來了冰室,當他踏步進入冰窖便瞧見了冰石上平躺的女子,透亮冰塊上她一襲紅衣如鑲嵌入石的雕像。

    宮桓負手立身冰石邊,看向慕云棲不語,背影看起來如這冰室般寒冷。

    “二哥。”他走上前去,看著冰石上的慕云棲,道:“眼下她已中毒,若毒素流入全身血脈,吟洛之毒便無解了。”他的目光看向一旁男子,面上流露擔憂。

    宮桓側首看向他,蹙眉問道:“你所言何意?”

    “眼下唯有將她之血放出,這個月的月圓之日融進吟洛體內,待尋出解藥解了她的毒,再以她之血去救吟洛。”宮然此刻說的肯定,從他聽說慕云棲所中之毒時,便已派人知會吟洛往邊境趕來。

    “她今日已失血過多,若再放血出來,恐怕根本等不到解藥。”宮桓不忍說道。

    “二哥,若等到她毒素深入又無藥可救時,吟洛的毒就再也無解了,若現下將她血放出,或還可緩一緩吟洛之毒。”宮然急色道,抽出腳踝的匕首,攤放在宮桓面前。

    宮桓看著匕首,心頭沉思,當年母后被白繁夕以血為引種下奇毒,那年吟洛出生,母后難產而逝,從那以后娘胎里的毒素每逢月圓時便折磨著她,令她痛不欲生。

    回想起母后生前與吟洛月圓夜所受之痛,他心間的柔軟慢慢退去,看向冰石上女子的目光也漸漸多了幾分寒意。

    見他接過匕首,宮然立馬跑出冰室,片刻后,他手里拿著器皿走進來。

    “二哥?”他見宮桓手拿著匕首神色游離,目光渙散。

    宮桓收回思緒,心間溢起鈍痛,看向慕云棲蒼白的面色微微疼惜。

    此刻宮然不禁有些不解,明明二哥自小最寵愛的便是吟洛,每次吟洛毒發的時候他恨不得替她去承受。

    當初剛收到消息知曉白繁夕之女還活在世上時,那時候二哥是那般迫切地想要將她擒走為吟洛解毒。

    眼下若將她未染毒素的血放出,或許她會因失血而亡,但吟洛便可撐上一些時日。

    待慕云棲的毒素深入經脈,三日后如果還未能尋出解藥,那么世上便再無人可救吟洛。

    可二哥如今猶豫的神色告訴他,慕云棲在他心底是否已有所不同。

    “二哥別忘了,她是白繁夕之女。”宮然聲音有些冷,似乎刻意告知著他什么。

    宮桓終是拿起匕首走向她,抬起她的手腕將她衣袖撓起,她手臂上的守宮砂直直落入他的眼里,他雙目微瞇,再次猶豫起來。

    浮想起母后的去世,吟洛之痛。他狠下心將匕首在她腕上劃過,殷紅鮮血順著她手腕滴落入器皿。

    當他的手觸碰到慕云棲的身子已冷如冰石,他的心一陣一陣痛起,看著那直流的鮮血,仿若是從他心底流出來般,那切膚之痛錐心刺骨。

    路洲行宮中,顧寒軒孤身站在觀望臺,他思緒里還浮想著今夜那幕。

    慕云棲擋箭的那名男子應該就是她心之所愛吧,妄他還自欺欺人的以為她是真的厭惡皇宮。

    多么諷刺啊,她當著他的面拿命去救別的男子。

    他不由大笑出聲,對著明月發出凄涼又嘲諷的笑聲,那聲音從上傳至下方將士耳中,眾人相視對看,面上浮起凝重之色。

    顧寒毅快步上了觀望臺,走到他身旁道:“今日放箭之人已招認,乃太后授意。”

    他雙目痛苦閉上,其實他心中早已猜出,他的母后恨不得將慕云棲除之而后快。

    “可追到蹤跡了?”

    見久久未曾聽他回答,顧寒軒側首看向他,見他的面上的神色帶著不安,問道:“怎么?難道還有什么不能說?”

    “接到消息,皇后中的箭上有毒。”顧寒毅低頭說道。

    “中毒?可知何毒?”他霍然轉身,凝視著顧寒毅的身影,心中隱隱升起恐慌。

    “三日殤。”

    顧寒軒的身子一個趔趄,他的手扶住觀望臺的護欄,心中突然窒息般一片空白。

    過了片刻,他快步下了觀望臺,背影匆忙又孤寂。

    他愿意為了她,傾其所有。他不希望如父皇那般,日日月月承受著心中愛人逝去的悲痛,既無法忘記又飽受相思之苦。哪怕她不愿意留在他身邊,他只要她好好活著,只求她能好好活著。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