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極品朋友圈 > 第1630章 神秘色彩
    眼睛夠賊,這都能聯系到一起。

    柴榮對此予以否認,當前人類對世界生物的認知是非常少的,僅是一小部分,還有大量的未知領域等待人們去發現。

    所以,兩者不能聯系在一起。

    得到的都是否定答案,記者們當然不滿意,深挖的問題也越來越多。還有人提及,視頻中拍攝點旁邊的棚子是做什么的,據傳里面是珍稀藥材,不知是否屬實。

    眼看局面有些失控,麥小吉給南宮月使了個顏色,她款款站起身,笑吟吟道:“提到恐龍,大家總會想到霸王龍獨角龍這些兇殘的動物,其實美頜龍卻弱小到需要我們的保護。如果大家足夠安靜的話,或許可以讓它進來打個招呼。”

    哇!

    記者們激動不已,還有人帶頭鼓掌,當然表示期待,隨后都閉上嘴巴,靜等美頜龍的出現。

    南宮月回到自己辦公室,不過等進來時,不光有個蒙著布的籠子,燕北飛也亦步亦趨跟了進來,她還沒有見過美頜龍的真容。

    揭開布,籠子里的白色絨毯上,握著一只身體細長的七彩大蜥蜴,所有人的脖子都伸長了。燕北飛近水樓臺先得月,臉都湊到籠子上,露出欣喜表情。

    雖不能確定這就是遠古美頜龍的后代,但體型奇特,非當代生物圖譜所記載,起碼也是個新物種。

    記者們有些急了,前排有人將手掌攏在嘴邊,小聲問道:“可以可以拍照。”

    南宮月咯咯笑了,請這位記者先坐下,“閃光燈過于密集,會把大美麗嚇壞的。”

    一片遺憾之聲,沒想到南宮月又說道:“請大家各就各位,不要亂動,我會讓大美麗挨個給你們打招呼,等靠近時,請抓緊時間拍照,每人十五秒時間。請注意,其余人不要搶拍哦,會嚇到它的。”

    “讓它從我面前經過嗎?”第一排左側一名女記者激動問道。

    “是的。”南宮月笑了,“那就先從您開始好不好?”

    “謝謝,謝謝。”

    輕輕拍了拍籠子,美頜龍醒來,南宮月將它抱出來,又在額頭吻了下,大家無法淡定,羨慕,妒忌!要是自己也能有這樣一只寵物,該多好。

    美頜龍很配合,從南宮月懷里跳下來,果然來到那名女記者跟前,微微揚起頭,好像呆萌打招呼。

    “好可愛!我是第一個拍照的!”女記者淚光盈盈,不忘關掉閃光燈拍照,室內光線明亮,距離又近,高清圖是沒問題的。

    很快,美頜龍又來到下一個記者跟前。這位記者有點貪心,拍了照后,還想摸兩下,美頜龍細長尾巴不客氣抽在他的手背,疼得呲牙咧嘴,卻美滋滋的,自封第一個挨揍的。

    很快,美頜龍轉了一圈,又回到籠子里趴著打盹,被燕北飛邀功般提出去,那眼神,先放我辦公室玩一會兒。

    趁著氣氛融洽,麥小吉又請諸位記者到輝煌云端大酒店休息用餐,希望媒體朋友們公正報道,多多美言。

    輝煌云端,大名鼎鼎,很多記者都沒去過,很是驚喜。一次采訪,可以得到兩手資料,不虛此行。

    無意插柳柳成蔭,經過媒體的大量宣傳,吉元生物基因公司的名氣,一時間沒有哪家企業能比得上。更由于不開放廠房參觀,又給這家公司增添了許多神秘色彩。

    哪里是不開放,其實里面就是個空殼公司,連個最基礎的生物研究設備都沒有,哪怕是顯微鏡器皿之類的也都沒有,一進去看就露餡了。

    大家還是混淆了吉元和求知集團的關系,反正都是麥小吉的,歸不歸集團管理并不重要。又有不少人打電話進來,各種稀奇古怪的詢問。

    美頜龍售價多少,想要買一個,不差錢!

    家里的寵物貓沒了,能不能利用貓毛給復活一個,出價三十萬!

    重癥病人急需肝移植,能夠給做一個活體肝臟,大恩大德永世不忘!

    男人走了十年,孤枕難眠,好希望他能回來,哪怕是個沒有靈魂的軀殼也行!

    能不能復制一個我,這個世界上,除了我,沒人更了解我!

    ……

    生物基因公司,前景遠大,絕對是高科技中的翹楚,市場需求量更是沒有任何行業可以比擬。

    但是,自己這邊幾斤幾兩,麥小吉再清楚不過了,除了一群古人,目前還多個嫦娥,其余的什么都沒有。

    “小吉,你還真是驚喜不斷,美頜龍都重生了。”盧有才在鐵三角群里,總是得不到痛快答復,直接打來了電話。

    “一不小心……”

    “行了,這種話其實不用說,但凡有腦子的,都知道是假的。”盧有才打斷了,又說:“微芯科技也有基因重組這一塊,你還是股東,怎么不想著合作一下?”

    “這個嘛,以后可以考慮,目前生物公司被盯得很緊,基本上什么都干不成了。”麥小吉道搪塞道。

    “小吉,我想麻煩你一下。”盧有才猶豫道。

    “咱們現在的關系,你吩咐就是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兒,三河村的那個吉升觀,已經一個星期都沒電了,也不見有人出來,透著些古怪。”盧有才說道。

    懂了,盧有才的蘿卜手機工廠,就在吉升觀的對面,他應該秘密安排人,一直關注著吉升觀,也在關注著華君。

    “都一星期了,你才說?”一聽這個,麥小吉有些著急,不得不說,他也把華君擱置在腦后。

    “前幾天還能聽到動靜,這兩天沒有什么音信都沒有。”

    “那好,我馬上過去看一下,回來給你消息。”

    “小吉,謝謝你。”盧有才誠懇道,難掩擔心口吻,“她是個死腦筋,我就是怕這人想不開。”

    “不用解釋了,放不下就是放不下。”麥小吉鄙夷道。

    “放下了,但總不能……”

    “好,你高尚,等消息吧!”

    吉升觀一個星期沒電,確實有些古怪,難道說華君從不開燈?

    也不對,從盧有才口中聽到的,好像是電力沒了,真要去看一下,萬一華君有個一差二錯,可惜了一個美人。

    麥小吉也沒耽擱,喊來南宮月,帶上姬曼麗,直接坐飛機趕往三河村。

    那里是南宮月的故鄉,但今天的她,顯然對三河村也沒什么感情,曾經生活過的家,已經成了道觀,連個念想也沒了。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